沈少,你的娇妻含糖过高
沈少,你的娇妻含糖过高

沈少,你的娇妻含糖过高

三色堇YR

现代言情/婚恋情缘

更新时间:2022-01-23 09:01:01

苗豆豆,绝美睿智,一身绝技出神入化。一次意外,仙落凡尘成了沈家的小媳妇,在别人眼中,她是娇柔小甜妻一枚,一直默默守护着他。
沈云轩,高冷孤傲,敛起狠厉锋芒,蛰伏逆袭,成长为一代商界大亨。
人前他正儿八经,人后苏话连篇,撩无底线...
“...”苗豆豆有些吃不消了,她是不是用力过猛,现在后悔还来不来得及?!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177章 老婆,我们回家!(完结)

第01章 买来的新娘

  星辰辉映的太平洋上,‘珍珠’号豪华邮轮乘风破浪,款款而行。

  啊—

  犀利的尖叫声打破了夜的宁静,择慌而逃的苗豆豆此时像个不受控制的沙包沿着突然60度倾斜的通风管通迅疾滑落-

  数秒之后,她整个人冲出了通风口,只身凌空的瞬间,她的声音吓得卡在喉咙里发不出来了。

  砰-

  顷刻,地心引力将她从半空拉下,她重重地和冰凉的地板来了个亲密接吻。

  疼!疼!疼!

  苗豆豆灰头土脸地撑坐起身,揉揉摔疼的膝盖,错愕抬头,通风口就置在离她四米的半空,像只怪兽的嘴,无情的嘲笑着她。

  原本幽暗的狭窄空间,蓦地亮了起来,白晃晃的聚光灯照在了她的身上,她用手遮住眼睛,以便避开耀眼的亮光。

  她的小高跟摔掉了,逃跑时带的小提包也掉落在不远处,包口敞开,证件小物品等散了一地。

  光着两只小脚的她缓缓站起来,她摔疼了,幸运的是没有受伤。

  灯光全打在了她的身上,四周显得黑幽幽的,看不清楚情况,可是,她却能强烈的感觉到有无数双眼睛正从四面八方焦聚到她的身上。

  苗豆豆警惕的屏住呼吸,两只小脚稍微拉开了距离,摆出一付随时应战的姿态。

  那是一双如玉般晶莹的小脚丫,在灯光下,仿佛是玉雕成一般,每一个脚趾都仿佛艺术品一样,无懈可击。

  露在小礼裙外的长腿,闪动着如玉一般的光泽,纤细漂亮,有着修长的比例,年轻而诱人。

  她一头微卷的亚麻色长发慵懒地披落在玉肩上,身体并不是很丰满,却充满年轻的活力。

  精致立体的五官,此时却因为意识到的危险紧紧绷着,一双灵动警惕的大眼睛时不时环顾四周-

  潜伏在黑暗中的窥视者像是见到了稀世珍宝一般,兴致勃勃,空气中的可燃分子正在躁动。

  她像只被猛兽盯上的小猎物,无处可逃,额上渗出细细一层冷汗,紧张得悬在半空的小手不自觉攥成了拳头。

  “压轴好戏来了,迷人却难于驯服的小野猫,满足您的征服欲,起拍价一百万美元。”

  突然,一道广播响起。

  苗豆豆循声探去-

  咯吱-

  一只机械手臂从暗处伸来,乘机在她的右脚腕上扣住了一枚黑色的金属环。

  苗豆豆心脏猛地一缩,顾不得那广播以及紧接而来的竞拍声。

  她试图将扣在脚腕上的金属环弄掉,怎奈它如毒蛇一般紧紧地缠着她,不为蛮力所动。

  “五千万一次,五千万两次…...还有没有出更高价的?”

  数秒的等待之后,竞拍尘埃落定。

  “五千万三次,这次商品由十九号客人竞拍成功,恭喜您!”

  主持人话音方落,苗豆豆便听到右侧暗处开门的动静,她如小猫般反应迅速地冲了出去,凭着敏锐的感知力锁定暗处的两个大汉,铁拳出击,三两下就将他们放倒了。

  门的另一边,是幽长的走廊,被泥黄色的灯光微微照亮,不知通向何处。

  苗豆豆来不及多想,沿着走廊继续往前跑-

  嘶-

  猛地,一股强劲的电流从右脚腕上的金属环窜出,她只觉得浑身一麻,无力地瘫倒在地上-

  糟了!

  传闻这艘邮轮上有场秘密的‘宠物’拍卖会,这些无良的坏家伙,竟然把她当成‘宠物’给卖了。

  浑身无力的苗豆豆被人拖进了一间VIP客房,安置在一张长沙发里。

  房间里很快安静下来,静得只听到苗豆豆懊恼的呼吸声。

  灰暗的角落,有人在看她。

  那阴鸷的目光像把刀子,划在她的肌肤上。

  苗豆豆被看得头皮发麻,用眼角的余光瞥向那角落处,借着微弱的光,她依稀分辩出那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一动不动的,歪着脑袋,闷不吭声的盯视,恨不得一口将她的脖子咬断了一般。

  “喂,我可不是什么‘宠物’,他们搞错了!”苗豆豆先开了口。“你得放我走!”

  男人搁在控制器上的手指动了动,轮椅载着他移进厅央。

  苗豆豆这方看清男人的模样,约摸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虽然瘫坐在轮椅上,却掩不住他清瘦高挑的身材,齐肩的黑发贴着他半张脸,半明半寐的光线下,他的眼神也是明明灭灭,越发显得有一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寂寞和阴戾。

  “你听到没有?放我走!”苗豆豆声贝提高几分。

  “你叫什么?”他的声音轻而清。

  因为说话,他的脸稍微仰起了些,橘色柔和的灯光印在幽深宇宙般的眼睛里,竟然变成了一种诡异极致的艳丽。

  “放我走!”苗豆豆不想和这个男人有任何交集。“我要离开这个鬼地方。”

  “我叫沈云轩,呆会儿我们结了婚,自然就会离开这里。”

  沈云轩想要离开这里的心情何尝不是迫切的。

  “结……结婚?”

  苗豆豆以为听错了,睁大眼睛。

  “不然你以为我花五千万买下你做什么?”

  “谁要跟你结婚啊?再说一次,我不是‘宠物’,而且,有主人和宠物结婚的?你是不是有病啊?”

  嘿!

  她的话惹来沈云轩一声凄然的冷笑,他双眼垂下,陷入思绪,周身的阴戾之气愈发浓郁。

  他沉默不语,不再搭理她。

  约摸过了一刻钟,外面来了两个男人。

  一个是牧师,一个是管家田伯。

  田伯手里拎着苗豆豆之前落下的小提包,他走到沈云轩的身边,弯腰低语了一阵。

  沈云轩一动不动的听着,最后虚弱地点了下头。

  经得同意,田伯拿来一张早已准备好的结婚申请表,也不管苗豆豆同不同意,拿起她的手指往红色印泥中一粘,在表格签名处摁下了手指印。

  “喂……你们……”苗豆豆还没恢复过来,瘫在沙发上毫无反抗之力,就连牧师也无情地打断了她的抗议。

  “在这里我宣布沈云轩先生和苗豆豆小姐结为夫妻!”

  没有婚礼,没有亲朋祝福,草草的仪式,苗豆豆瞬间脱单,成为人妇。

  苍天啊,大地啊-

  这,苗豆豆绝不答应!

  “我不同意,谁要嫁给你了?!不就是五千万吗?我还你……”

  “吃了一次苦头你应该学乖点儿!”

  沈云轩警告的瞥了眼苗豆豆的右脚腕。

  她目光顺势移下,瞅见缠在右脚腕上的那条黑色‘毒蛇’,后怕地吞了口唾沫。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