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金陵
烽火金陵

烽火金陵

大壮已上线

历史/架空历史

更新时间:2021-11-01 23:15:30

“我觉得···这一切都是他们的阴谋!”林北玄喃喃地说道。他本是汉王府闲散二公子,却被置身于京城暗潮涌动的朝局之中。 简单任务,皇帝赐婚,不老传说,暗探,仙丹,复活,一件件诡异之事接踵而来,似乎有只幕后黑手不断引诱林北玄走上不归路。 而这一切的起因,竟是十八年前的旧案。那一年,京城金陵如同炼狱一般。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44章 皇掌司的重任

第1章 千里送粮

  梁国,容州汉王府。

  京城再传消息,西北之地,今年大旱,又闹蝗灾,加上北境战事又起,皇帝下令,各地藩王需再筹备粮食上缴国库,一解燃眉之急。

  汉王随即召集部下在书房商议此事。

  不过林北玄却置若罔闻,别人都在出谋划策之时,他正在府里烤红薯。

  林北玄是汉王的小儿子,从不过问政事,一心钻研种田技能。

  他原是一名叫林凡的现代人,一次意外,竟然穿越成了汉王府的二公子。

  汉王曾告知他,自呱呱坠地的那一刻,他的亲生母亲就与他阴阳相隔了。

  汉王在他七岁那年把一个箱子放在林北玄的面前,还说里面装的都是奇珍异宝。可林北玄打开后却发现,里面装的竟然都是农作物的种子。

  他甚是奇怪,为何在大梁还能有红薯,番茄,杂交水稻,玉米,辣椒,汉王说这是林北玄的母亲留下来的,这些年没人知道里面装的是何物,又不敢轻举妄动。

  从那时起,林北玄便开始了种田生涯,十年如一日。他把母亲留的种子在容州推广开来,大力发展现代农业种植。在这战乱时期,至少能解决百姓的温饱问题,而且这也可能是母亲的遗愿。

  正因如此,多年的积累让容州成了大梁富甲一方的重镇。

  可惜的是,林北玄并没有继承汉王的衣钵,不会丝毫武功。倒是汉王府世子深得汉王真传,武艺登峰造极。

  世子林鹤年,年纪轻轻就已统领十万铁骑,威震一方。

  “二弟,你还有心思摆弄这些。父亲找你有要事相商!”

  世子看着林北玄不为府里分忧,忍不住责怪起来。

  “父亲从未叫我进过书房,这次有何要事?”

  “朝廷大事,去了便知!”

  “今年的红薯大获丰收,我带些给父亲他们尝尝。”林北玄说着便从火堆里扒拉出一堆黢黑的东西,递到林鹤年面前。

  两人抱着红薯,烫的呲牙咧嘴就往书房跑去。

  汉王正在为粮食的事情发愁,今年已是皇上三次调粮了,容州再富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汉王品上一口浓茶,轻叹道:“要不是玄儿热爱种田,推广农耕,咱们容州也不可能富甲一方,更不能养十万铁骑对抗夜秦。”

  “二公子为容州带来了富足,他种的杂交水稻极为高产!这也是前两次皇上调粮,咱们可以从容应对的原因。”

  “确实如此!”

  汉王抬头看了一眼,虽说众将说的在理,可眼下皇上又要征粮,这次实在有点黔驴技穷了。

  “北境激战正酣,西北又闹灾情,皇上征粮也是迫不得已!你们有什么好办法,不妨说来听听!”

  “听说,二公子今年种了红薯,不知收成如何?”

  汉王微微摇头,“红薯?本王活到这个岁数,从未听过此物。原本多种些水稻就好了,筹粮之事,还是等玄儿来了再议吧!另外关于玄儿进京一事,诸位怎么看?”

  “既然皇上下诏让二公子进京,圣命不可违啊!”

  “这么多年了,皇上仍未放下戒心,咱们汉王府对皇上忠心耿耿,守护大梁西南,可朝廷却从未信赖过我们。”

  “这次把二公子诏进京,跟做质子有何区别!”

  众将纷纷进言,看得出来,他们对林北玄进京一事颇有微词,这明显是皇上猜忌汉王府才下的决策。

  汉王摆摆手,言道:“刚才徐将军说的对,本王虽然也舍不得,但这可能就是玄儿的命数吧,此事暂且向他保密,等到了京城再告知!”

  不时,世子和林北玄一同踏入书房,汉王立马迎了过来,看着林北玄怀里抱着颇似黑炭的东西,忙问道:“这就是红薯?能否充饥?”

  林北玄将红薯一分为二,递到汉王手里:“父亲一尝便知!”

  一炷香的功夫,红薯便被分食殆尽,众人赞不绝口。

  汉王大喜!“有这红薯,足可解决粮食问题,玄儿这红薯有多少?”

  林北玄神情自若,掐指一算道:“大概三千多石吧,加上土豆一起有五千石的样子···”

  “这么多!今日可立大功了,眼下就用这些红薯代替水稻送往京城!”

  “父亲,这下知道种田的好处了吧,我跟你说···”

  “得···赶紧操办起你的红薯,还有土豆,三后日你和徐将军一起奔赴金陵。”

  “我?”林北玄瞠目结舌,这些年他从未踏出容州半步,这次居然要奔赴千里之外的京城。

  林北玄直摇头,“我就会种田,其他的又不懂,此事重大,我怕担负不起,还是让大哥去吧!”

  “以前本王都依你,这次不行!你大哥还要在容州坐镇,再说你今天都十八了,也该为府上分忧了。”

  “父亲,我今年十七!”

  “呃···也不在乎那一岁半岁的,此事甚为简单,只要把这些粮食和户部交接清楚就行了。”

  “果真如此?”

  “那你还想咋地,这简单任务你不接?要不然带兵和夜秦干仗去?”

  林北玄吓得直摆手,打仗更不行了,他连马都骑不上去,手无缚鸡之力。

  “那还是去金陵吧,打打杀杀的实在不适合我,我想有徐将军在也不会出岔子的。”

  “汉王放心,徐庶一定保护粮食安全交到户部手里。”

  大将军徐庶跟随汉王多年,对其忠心耿耿。

  “徐将军,是护我安全,什么都没有我重要,切记。”林北玄一本正经的话,却惹得众人哈哈大笑。

  三日后,汉王府门前三百辆马车装满了红薯和土豆,蓄势待发。

  临行前,汉王叮嘱林北玄道:“你是我汉王的儿子,在外千万不能丢汉王府的脸。你记着,宁愿向前站着死,不能后退半步生!”

  林夫人哭哭啼啼,“玄儿,在外多长个心眼,别老想着种田。这把匕首是你娘亲留下来的,现在交你保管,带着防身吧。”

  虽说林夫人不是林北玄的生母,但视其如己出,如此一说倒让林北玄后背有点发凉,心想着:不是简单任务吗?至于这样?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