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备偷看我日记,立马跑去卖草鞋
刘备偷看我日记,立马跑去卖草鞋

刘备偷看我日记,立马跑去卖草鞋

吃酒喝肉的金蝉

历史/秦汉三国

更新时间:2021-11-11 23:20:02

李长安梦回东汉末年,绑定三国日记系统。 每天写写日记就能得到各种奖励。 “这大耳贼刘备为何不在此地卖草鞋?” “刘备于黄巾起义后,当了安喜县尉。” “刘备待我如弟,我却不愿做李四。” “阿巴阿巴阿巴。” 却不知道,刘备竟然拥有日记本副本,能同步他日记上的内容! “鼎鼎有名的武将?行,那我去卖草鞋。” “这人整天阿巴阿巴阿巴,难道有何玄机?” “安喜县尉?对不住了,我去当更高的官了。” “不当李四?那子龙便当赵四吧。” 一个蝴蝶效应,种种改变浮出水面... “不行,我已封官,势必去请写日记之人出山!” 刘备靠着先知先觉的李长安,弥补前期无军师,提前发育,一路过关斩将,历史发生剧烈变化...... 某一天,刘备看着大汉版图,嘴角上扬: “天下之大,皆尊汉人。”
目录

1年前·连载至047 刺客

001 三国日记本系统,我不正经了

  “咳咳。”

  “郎君,起来喝药了。”

  “嘭。”

  李长安用力一推,侍女阿宁手中的药碗摔落地上,汤药撒满了整个地面。

  侍女急忙跪下,低着头。

  “郎君,您可不能不喝药啊,万一,万一......”

  说着说着,她竟抽泣起来,已开不了口。

  李长安怔怔的看着天花板,脸色苍白,嘴唇毫无血色,瞳孔布满了血丝,默默无言。

  其实他是一名穿越者,三天前意外身亡穿越到这东汉末年,幽州涿县一个当铺商人家中,名李长安,字平乐。

  因为他出生便是带病,治了好久才好,不过却留下了顽疾,从小便要注意身体,不要受到风寒等等,所以他父母便给他取了这个名字,希望他可以平安长乐。

  倒也奇怪,竟然不取单字,取了三个字的名字,不过想想好像也对,难道自己要叫李长?还是李安?

  但去年他的父母双双去世,因为他从小到大身体孱弱,患有顽疾,在父母双亡后又受到强烈的刺激。

  李长安直接大病了一场,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整日躺在床上喝着药,身体只有一丝丝的力气,能站起来走十米远都算好的了。

  至于店铺,也早已转让他人。

  在他发现自己穿越之后,还兴高采烈的准备大干一番,没想到等他接受完记忆,就知道了事实是多么的残酷。

  三天来,他根本睡不着,整个人脑海里就只有一个字。

  烦!很烦!非常烦!

  此刻他已经撑不住了,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剧烈的跳动。

  索性他双眼一闭,静静等死算了。

  恨啊!

  自己死过一次后,没想到还要再死一次。

  可悲可叹。

  李长安又想起前世的快乐时光,不由得嘴角上扬,然后又叹了口气。

  这就是死前回忆自己一生的流程吗?

  “叮。”

  “察觉到宿主情绪剧烈波动,已达到激活系统的条件。”

  “三国日记系统已激活。”

  “已发放[三国日记本],宿主每天写日记即可获得奖励。”

  “奖励无穷无尽,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得不到的。”

  “温馨提醒:每篇日记需满100字才可获得奖励。”

  李长安一惊,瞪大自己的双眼,消化完脑海里的信息,转头看向旁边的桌子。

  桌子上正有一个笔记本和一只笔。

  “阿宁,你看这桌子上有什么?”

  侍女阿宁听到自家少主的声音,一愣,急忙抬头看向桌子,摇摇头。

  “郎君,桌子上没什么呀。”

  李长安一愣,难道这日记本只有自己看得见吗?

  想了想,看向还在跪着的侍女。

  “好了,我累了,阿宁你出去吧,我歇息一下。”

  “是,郎君,我再去煮碗药汤,过会郎君醒了就能喝了。”

  侍女起身,抹了抹眼泪,轻轻的走了出去,小心翼翼的关上门。

  李长安苦笑一声,用力挪动着支撑起身体,靠在床头上,颤颤巍巍的拿过桌子上的笔记本。

  “[三国笔记本]”

  李长安抚摸着笔记本上的文字,这是他前世的简体字啊,多么熟悉。

  李长安叹了口气,拿起笔,开始缓慢的写起了日记。

  【公元184年 3月14日天气阴】

  【今日我已病入膏肓,三天没睡,离死也不远了,没想到获得了一个机缘,不知能否彻底治愈我的身体。】

  【我很累,浑身无力,连下床走路都是个问题,幸好父母留下了不少钱财,而我的侍女又全天24小时不离不弃的伺候着,所以还能撑到现在。】

  李长安看了看,应该还没够一百字,不由得皱眉思索着要再写些什么。

  毕竟自己前世也是个正经人,正经人...谁写日记啊?

  李长安嘴角上扬,心里有了主意。

  【希望我的身体能彻底治愈,以后都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心想事成,天天向上,积极乐观,热爱生活热爱自己,多做好事,少做坏事,多做点梦,梦里啥都有。】

  李长安长叹一口气,写完这篇日记,已经用尽了自己全身的力气。

  看着这篇日记,不由得赞叹。

  实在是一篇完美的日记啊!

  “叮!恭喜宿主完成第一篇日记。”

  “根据宿主目前的情况,本系统结合了第一篇日记的奖励和新手大礼包,给出一份超级奖励。”

  “恭喜宿主获得超级奖励:身体健康。”

  下一刻,李长安感觉自己身体暖洋洋的,一股莫名的暖流从丹田处流遍全身。

  “舒服啊~”

  李长安闭上眼睛,感觉自己已经舒服的飞了起来。

  一盏茶后,身体里的暖流消失。

  李长安睁开双眼,眼神凌厉而平静,瞳孔没有丝毫杂质。

  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充满了力量,用力揭开被子,没想到被子竟然飞到了地上。

  李长安一愣,想起前两日的自己还是用尽全力才等勉强的揭开被子,走下了床。

  李长安顿时欣喜,身体里充满了力量,不爆发一下看来是不行了。

  想了想,他开始做起了准备运动,然后打开门,冲进院子里,开始围绕着院子全速跑步。

  “哈哈哈,巴适啊,真滴巴适啊!”

  “啪啦。”

  侍女阿宁手中的瓷碗掉在地上化为碎片,她怔怔的看着在院中极速奔跑的李长安,嘴唇颤抖着却说不出话来。

  李长安听到声音,继续奔跑着,转头看着她笑道:

  “哈哈哈,小阿宁,等我跑完再说。”

  李长安足足全速跑了十几分钟,还有些意犹未尽,但身体已经感觉到一丝疲倦。

  李长安慢慢停下奔跑,站在原地松了口气,抬头对着阴转晴的天空,张开嘴,发泄出来。

  “呃...啊~”

  “哈哈哈,我又活过来了!”

  李长安发泄完后,走到发懵的侍女面前,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侍女阿宁还是双眼无神。

  李长安嘴角上扬,捏了一下她的脸颊。

  “哎哟。”

  “郎君你为何掐我,痛死了。”

  侍女阿宁回过神,捂着脸,噘着嘴,皱起了柳叶眉。

  “哈哈哈,我开心啊。”

  侍女阿宁看他活蹦乱跳,心情舒畅的,自己这才反应过来。

  郎君的病好了?

  阿宁两眼冒光,拉着他的手。

  “郎君,你的病......好了?”

  李长安点点头,深呼吸了口清新的空气。

  “是啊,全好了。”

  “太好了,太好了,郎君的病终于好了。”

  阿宁乐了,蹦蹦跳跳绕着他转圈,水汪汪的大眼睛弯成月牙,露出两个甜甜的大酒窝,嘻嘻笑个不停。

  李长安心里流过一阵温暖,微笑的看着眼前蹦蹦跳跳的小侍女。

  突然,他身体里残余的暖流爆发,看着小侍女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股邪火浮现在眼中。

  李长安顿时浑身发热,不由自主的按住还在蹦蹦跳跳的侍女,一把把她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贪婪的吸收着少女的体香味,同时手也开始不安分。

  “啊,郎君,你......”

  侍女阿宁被他抱在怀里,脸色通红,低着头埋在他的胸前,感受到他双手的温度,十分羞涩。

  李长安一愣,回过神来,急忙心里默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一瞬间,他成功压制住了自己心里的邪火,瞳孔恢复清明。

  低头看着怀里任君采撷的清秀侍女,心里的邪火又有涌现而出的意思。

  李长安急忙闭上眼睛,用力一捏,随即松开双手,继续默念阿弥陀佛,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阿宁,准备一下,我需要沐浴。”

  侍女阿宁此时脸色通红已蔓延到脖子,低着头应了的一声,急忙跑开。

  李长安睁开眼睛,看着侍女离去的倩影,摇了摇头。

  自己这刚恢复健康的身体,就如刚出生的牛,可不兴去耕田啊,一不小心就耕坏了自己这头牛啊。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