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神棍
农家小神棍

农家小神棍

温二爷

古代言情/经商种田

更新时间:2022-01-04 18:53:41

苏眠被雷劈了,穿越成被父亲卖了抵债的小农女。   叔婶不善仗势欺人, 争房产, 夺田地   爷奶不慈偏心偏言, 堂兄跋扈抢 ,堂妹刁钻   她睡的比狗晚 ,起的比鸡早   苏眠无语望天,她堂堂修真界大能竟过的如此憋屈,她决定重拾旧业!   “这位公子,你今日之内有血光之灾,消灾解难收费百两,童叟无欺哦!”   某公子冷冷的瞥了她一眼,直接无视,刚转身走入小巷,麻袋天上来,蒙头一顿揍,直到见了血!   某公子含泪奔了过去“大佬,这是百两,快为我卜一卦!”   苏眠淡淡的睨了一眼,唇角一勾“我说的是黄金!”   测风水 ,占吉凶, 小日子过的风水水起   但算天算地却独独算不了自己   苏眠转头看着手拿麻袋 身姿优雅的男人, 怎么就被他缠上了呢!   男人桃花眼带笑,一副妖孽魅惑的模样看着她道:“眠眠,你杀人 我递刀!”   苏眠...怎么感觉哪里不对?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118章 将军府

第一章 被雷劈了

  “大...大...我押大!”

  “小...一定是小!”

  “买定离手!开了...大!”

  “哎!又输没了...”

  此起彼伏的吆喝声,叹息声,欢呼声夹杂着隐隐约约的痛哭声在赌场里回荡着。

  此时赌场门口却围了一大群人,地上躺着一名女子的尸体,说是女子,看起来不过十一二岁的年纪。

  她的额头上鲜血直流,边上跪着一名妇人,此时正抱着女孩的尸体大哭着。

  在她们身旁不远处,一名管事打扮的男人一脸不快的开口:“苏老三,你这女儿是自己撞死的,跟我们赌场可是没有半点干系!”

  “是是是,是她自己作死...”

  管事身前一名畏畏缩缩的男人,颤抖着回话,地上死的可是他的女儿,他的脸上却不见半点悲伤,只有害怕之色。

  “你欠的账如果再还不上,可别怪我不留情面了!”赌场管事的又冷哼了一声:“真是晦气,大早上在这里哭丧!”

  苏老三闻言抖的更厉害了,赌场的手段他很清楚,这债如果真的还不上,他的命都要交代在这里!

  苏老三走到女人身后,一脚踹了上去:“哭什么哭!老子的运气都是被你还有这个赔钱货给哭没的!”

  跪在地上的正是苏老三的妻子刘氏,被苏老三这一踹,抱着女孩的尸体跌倒在了一旁,女孩的头在地上又重重的撞了一下。

  不知是不是错觉,刘氏好像听到了女孩的闷哼声。

  苏老三这一踹,让原本一直低着头的刘氏露了脸,赌场管事见了,眸光一闪道:“苏老三,你女儿虽然没了,但你不是还有媳妇吗?”

  刘氏虽然年纪大了点,但还是有几分姿色的,年轻的时候也是村里的村花,卖到青楼去倒也能换点银子!

  苏老三闻言看向刘氏,有些犹豫,毕竟刘氏也跟他一起生活了十多年,家里里里外外也都是靠刘氏打理,包括地里的农活,如果将刘氏卖了...

  看出了苏老三的犹豫,赌场管事冷笑一声:“苏老三,命一旦没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苏老三身子抖了一下,的确,命如果没了,这媳妇不也是别人的?

  刘氏也听到了管事和苏老三的对话,她抱着女儿,哭求道:“当家的,不要...”

  输的倾家荡产的赌徒太多了,用妻女抵债也是常事,赌场的人都习以为常了。

  苏老三看了看管事的,又看了看刘氏,最后咬了咬牙,狠心道:“你放心,等我有了钱就立刻去赎你!”

  刘氏瞬间跌坐在地上没了力气,浑身颤抖着,别说苏老三这样的赌徒一辈子也不可能翻身,就算他有朝一日真的有钱了,也绝不会来赎她,只会另娶一个能给他生儿子的!

  刘氏看向一旁的柱子,刚才女儿就是一头撞死在了这里,她也不想活了!

  苏眠只觉得头疼的厉害,眼前似是有一片血雾,耳边嘈杂的声音似远似近,让她头痛欲裂又听不真切!

  好一会儿,苏眠终于费力的睁开了眼睛,入目就是女人万念俱灰的样子,她下意识的伸出手拽住了她的衣角。

  她不是被一道天雷给劈死了吗?

  她算天算地,却独独算不了自己,也没想到她有朝一日会死在一道天雷之下,她堂堂修真界大能,竟然死的如此憋屈!

  脑海中有很多陌生的画面闪过,苏眠闭了闭眼,片刻后再次睁开,眼底的血雾逐渐散去,她竟然重生了,重生在另一个位面的时空里。

  她这具身体的主人名叫苏眠,今年已经十三岁了,但可能是因为营养不良,所以看起来格外的瘦小。

  而她刚刚第一眼看到的女人是她的娘亲刘氏,一旁不远处穿着破烂,畏畏缩缩的则是她的父亲苏老三。

  苏老三嗜赌成性,家里的钱早就被他输光了,但还是欠下了很多赌债,今天他本来是要将苏眠抵给赌场,却没想到苏眠虽然平时看着胆小怯懦,但今天哭闹之后竟然当着众人的面一头撞死了!

  苏眠将脑海中多出来的画面整理好,也对这个时空还有这具身体有了一些了解。

  “眠儿!”

  刘氏惊喜的看着怀中死而复生的女儿,一旁的苏老三和赌场众人也都愣住了,不是都断气了吗?怎么又活过来了?

  苏眠坐了起来,额头上的伤口还挺痛的,毕竟刚刚这具身体的原主是真的想死,这一撞也是用足了力气。

  苏老三怔愣过后回过神来一喜,连忙转头看向管事的:“管事的,这丫头还活着!”

  管事也不是瞎子,自然看到了,他看着苏眠那一脸的血,意味深长的开口道:“刚刚这一撞,伤口肯定小不了,说不准就破相了,破相了可就不值钱了!”

  苏老三心里一慌,怒瞪着苏眠,上前准备收拾她一顿:“你这个死丫头,我是送你去享福,你偏要跟老子作对,竟然还寻死,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

  说着他就伸出手准备将苏眠从地上拽起来,但在看到苏眠的脸和她的眼神时,伸出去的手却将在了那里。

  此时苏眠一脸的血,眼中带着几分血色,到是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这么一会儿的时间,苏眠已经将思绪整理好了,刚刚她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体内丹田气海之中,只有零星一点白气,这个位面的灵气稀薄,她的实力怕是一时半会恢复不了了,但是对付眼前这些人也足够了。

  “你个死丫头,这么看着我干什么?老子把你养这么大,用你抵债又怎么了?你就是个不孝女!”苏老三回过神后咬牙切齿的开口。

  “哦!”苏眠淡淡的应了一声,没什么表情的问:“所以你是用我抵了多少债呢?”

  众人:...

  为啥他们感觉这个丫头醒来之后好像变了一个人?难道是刚刚那一撞撞坏了脑子?她都要被抵债了竟然这么平静!

  苏老三也有些反应不过来,但还是老实的回答:“二两银子!”

  “我就值二两银子吗?”苏眠挑了挑眉,她这身价未免也太便宜了吧!

  “刚刚的你的确是值二两银子,但现在...”一旁的赌场管事此时也回过神来了,无奸不商,有可以压榨的机会他自然不会放过。

  “现在我涨价了吗?值多少?”

  众人:这是重点吗?为啥他们感觉苏眠的语气有些兴奋?被自己的爹卖了,不是应该伤心悲愤吗?她这种兴奋劲是从何而来的?

  管事的也被苏眠的反应噎了一下,但还是开口道:“你刚刚撞破了头,容貌毁了,自然不值那么多银子了,只值一两!”

  管事的话音一落,苏眠的小脸瞬间沉了下去,她竟然还掉价了!

  苏眠唰的一下就从地上站了起来,这动作麻利迅速,如果不是她那一脸的血,还真是看不出有半点受伤的样子。

  她两步就到了赌场管事身前,速度之快让一旁的一众打手都没反应过来。

  “我真的就只值一两银子?”

  “对...”管事的不知为何,心里总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苏眠一手指向傻站在一旁的苏老三:“那他一共欠了赌场多少?”

  “连本带利五两...”赌场管事下意识的回了一句。

  “那现在我就只值一两,剩下的债你们打算怎么办?”苏眠有些不太高兴,虽然她不想承认,但在这个位面,她还真的是不值钱啊!

  “将你和你娘都抵给赌场,倒也可以将这债连本带利的清了...”

  “也就是说,苏老三这债还清了,我和我娘就跟他没有关系了?”苏眠对苏老三是直呼其名,但这会儿她和赌场管事两人一问一答的,到是让苏老三忘记了这茬。

  “自然,签了卖身契,你们就没关系了!”

  苏眠对这个答案还是满意的,她转头看向刘氏,在她的记忆中,这具身体的原主一直与刘氏相依为命,两人感情很好,既然老天给了她重生的机会,她进入了这具身体,就会代替原本的苏眠好好活下去。

  “娘,你愿意离开苏老三,与他和离吗?”

  围观的众人早就被苏眠醒来后这一连串的反应给看懵了,所以此时连和离两个字都给忽略了。

  刘氏也站起了身,她脸上的泪珠还挂着,眼睛早就哭肿了,这会儿听了苏眠的话,想到苏老三刚刚差点逼死了苏眠,又要将她抵给赌场的行为,加上这么多年来,他的死性不改,刘氏点了点头。

  见刘氏点头,苏眠就没有什么可顾忌的了,她看向赌场管事开口道:“麻烦管事的找人写一份和离书,再加上一份断绝父女关系的文书!”

  管事的一时没反应过来,刚刚还寻死觅活的人,竟然这么痛快的就答应了?

  众人都因苏眠这突然的转变有些回不过神来,竟然都忘记了卖身抵债只需要一纸卖身契就可以了,根本不需要什么和离书与断绝关系的文书。

  就连这笔债的当事人苏老三,从刚刚苏眠站起来之后,也一直处于蒙圈的状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