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宗门的人怎全成天才了?
我宗门的人怎全成天才了?

我宗门的人怎全成天才了?

执灯看月

仙侠/幻想修仙

更新时间:2021-11-18 18:43:29

七个人提桶跑路,到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另建山门。 未曾想搬来不久后,一个镇压亘古的仙宗诞生了。 本书又名:《寻神问道》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十章 村子出状况了

第一章 山门困境,福祸相依

  一间破旧的茅屋外。

  何不休看了看鸡圈栏杆上的一个木牌匾。

  牌匾上“造化门”三个字,已经被蚂蚁啃食掉一部分。

  “哎。”何不休叹了一口气,做一个造化门的弟子,看到这一幕有点心痛。

  俊朗帅气的脸颊,略带忧愁。

  “本想找个宗门苟着,没想到会提桶跑路,来这破地方。”

  何不休本来是地球上一个平平无奇的小人物,cos了一个谪仙去漫展,凭着俊美的颜值,认识了几个圈子里小姐姐,互换联系方式,打算有时间线下交流一下。

  回来的时候,他穿上轮滑在街上穿行,身穿古装如谪仙般的他,是整条街最靓的仔,结果被楼上的高空抛物砸到,不甘心的闭上眼走完了悲催的一生。

  醒来就穿越了。

  在荒无人烟的大山深处,当了数年的野人,吃一顿饿三天,忍饥挨饿数年,终于迎来转机,遇到修仙者,来到造化门。

  但没待几年,掌门在外失踪,然后门内有奸细,宗门也没了。

  这运气没谁了,真是流年不利。

  几个师兄妹只能收拾东西走人,带着宗门的牌匾走,似乎他们也只能拿这个牌匾。

  挑了一个荒无人烟,灵气稀薄的地方安家,没办法,好的地方都让人给霸占了,不霸占也守不住。

  “以我们七人在此另立山门,把这个破宗门维持下去应该不难。”

  何不休很无奈。

  数百人的小宗门,走的走,散的散,只有他们七个人留下来。

  在院子转了一圈,一个人也没有。

  “看来师兄师姐一直在为重建宗门奔波。”

  何不休想着,他也不能偷懒,也得为宗门添砖加瓦做贡献啊。

  “记得三师兄半夜挖矿回来,和我说山下的村子有妖邪作祟,村民委托除妖,忘记说这事了,既然宗门都没人在,就我去了解一下情况吧。”

  准备了一下,何不休下山去。

  这次搬迁到的地方,位于一个叫千云山脉上。

  山下有一个村子。

  做为邻居,知道有妖邪作祟,怎么也得管一下这些村民的死活。

  一路来到山下。

  一个在外耕田的壮汉见到何不休,丢下手中的农具就跑回村子。

  “村长!村长!山上的仙人来了。”

  过了一会,一个老头子急忙带人出来迎接。

  何不休也目睹了这一情况,就在村外落下,走了过去。

  村长带人迎了上来:“先生,可是山上的仙人?”

  “正是。”何不休道。

  对这些村民来说他们是高高在上的仙人,但自身情况只有自己清楚,他们会来这地方,纯属是逃难来的。

  “村长,你们说村子有邪祟是怎么一回事?”

  村长叹息起来。

  “这话说来话长了,有邪祟的地方在村子的祠堂,一个月前祠堂供奉的食物一直丢失,半夜里面总有声响,我们就让人去守,结果每个守夜的人都会看到一个苍白的人影,接着食物浮空,无故消失,现在晚上都没有人敢靠近祠堂了。”

  了解个大概,何不休点点头:“这事交给我们,你带我去祠堂,需要确认一下。”

  村长让一个人带他过去。

  在祠堂里查看了一下,看不出什么异样。

  村长早就带人守着,等何不休出来,急忙上前。

  “上仙,怎么样了?”

  “现在看不出什么,只能等晚上了。”何不休如实告知。

  “好好,上仙,你尽管等到晚上在看,我们这就给你备好吃好喝的。”

  何不休有点尴尬,早就不托大了。

  他就一个练气修士,可没这个胆晚上一个人守着。

  立即给目前造化门唯一的长老,也是唯一的筑基修士传了一则信息。

  才放下心来。

  “村长这事先不急事,容我先在村子转转。”

  “好,好,我让大牛跟你去吧,有什么事可以问他。”

  村长让一个看起来比较憨厚,壮得跟头牛的小子跟着。

  “可。”

  对此,何不休倒也没怎么在意,有个人跟着也好。

  搬到一个新地方,人生地不熟的,现在宗门人丁稀少,他们首要的事得去找弟子,添加新鲜血液。

  但这村子的人以前都看过了,没什么修仙资质。

  “仙老爷,你看你要去什么地方,俺给你带路。”

  “大牛,你就随便带我在村子走走,我想感受一下乡野的气息。”

  “好。”大牛一个老实人,这村子他都生活了十几年,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但何不休开口,他只能照办。

  现在时候还早,何不休纯粹是闲的,想走走。

  然后遇到一群村民在举办什么活动。

  “大牛,这些村民在干嘛?”

  “今年丰收村子的人在祭天,庆祝丰收,祈求明年,又有一个好收成,说来也奇怪,这一年本来是干旱年,但下半年突然风调雨顺,这才有个好收成。”

  何不休点点头,抬头看了一眼,头上有一朵祥云。

  “记得半年前我们来这里观这村子还是福源浅薄,贫瘠的地方,如今有祥云出现在村子上空,来年肯定也会丰收的。”

  ……

  到了晚上,何不休还是一个人。

  宗门的筑基长老,还是没有出现。

  “上仙,守夜的事就拜托你了,给你准备的夜宵马上送来。”

  村长带了一群村民过来,把场面搞的有点大。

  但何不休有点打退堂鼓,他一个人可不敢守夜,打算等晚上偷偷溜走得了。

  “既然这些村民守夜都没有事,我肯定也不会有事,先待到村民都睡了就跑。”

  何不休走了进去。

  过了一会,一个人把东西送来,急急忙忙的跑掉。

  何不休也想跑。

  打开窗户,从里面出来,舒展了一下身子。

  “何不休,你在干嘛?”

  一道悦耳的少女声响起。

  屋檐上,一个身穿锦绣裙,曲线玲珑,身形娇小的少女,低头俯视,衣口处微微张开,很有料。

  何不休顿了一下,看清来人道:“不是,你这么晚才过来,我都想跑了。”

  “我在修炼,谁知道你又在做什么无聊的事,这么晚了,你在村子里干嘛?”

  何不休把村子的事情说了出来。

  少女想了想,明亮的眸子,漂亮而有神。

  “好吧,我和你一起,看看村子有什么邪祟作怪。”

  屋顶上,何不休和沐雨璇两个人待了一会。

  一个身影快速而来,打开窗户。

  接着一个诡异的纸人端了里面的贡品,快速的跑掉,

  “刚才的是纸人?”

  何不休道。

  “似乎是的。”沐雨璇道。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