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东京,灵感为零
人在东京,灵感为零

人在东京,灵感为零

臣想涮火锅

二次元/原生幻想

更新时间:2023-05-26 21:21:55

人在东京,百鬼夜行。   即便如此,世界和平。   起码,在夜神空眼里是这样。   “所以你明白了吗,一切的鬼怪都是人的主观能动性作祟,或者说是意识的衍生体,根本不可能存在于现实世界之中......”   “所谓的除灵,就是通过某种方式予人以心理暗示,从而让人感觉摆脱了鬼怪的侵扰,充其量算是一种精神疗法.....”   某天夜里,夜神空向着突然闯入自己家中的对魔忍耐心的解释道。   对方看着夜神空身后漂浮着的、面色隐隐不善的白衣少女,麻木的点了点头。   “嗯,你说的都对。”
目录

8个月前·连载至第二百八十八章 黑兽与容器

第一章 房屋中走出的少年

  东京都,荒川区。

  深夜,柔和的月光洒落,照亮了街边初绽的樱花。

  道巷的十字路口旁,在此徘徊了许久的千叶结衣停下了脚步。

  她小心翼翼的拿出手机,点开了相册。

  手机屏幕的光照在她那姣好的脸蛋上,同时,也照亮了那略微有些不安的双眸。

  看一眼图片,再抬头望着远处某栋沉浸在黑暗中的二层日式民房。

  再三比对之后,她终于确认。

  没错,七木番町639号。

  这里,就是图片上的那间房屋。

  那间...灵异之屋。

  千叶结衣不禁抿紧了嘴唇。

  迄今为止,她都没想明白。

  去指定的灵异地点拍摄签到打卡视频什么的......为什么学校会安排这样的社会实践活动?

  而且还要求必须由个人独立完成,一旦发现隐瞒或者作假者统统按照考试作弊处理。

  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项社会实践活动居然占了四个学分。

  拿不到这四个学分,很有可能导致高中无法毕业。

  明天就是开学日了,没办法继续拖下去了......

  而且同学们也都完成了拍摄,没听说谁出现了意外,都将这一次的拍摄归结为一次试胆大会一样的活动,没有完成的人反而会受到大家的嘲笑......

  想到这,千叶结衣不禁阖上了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再一点点的吐出来。

  等到气吐完时,她也睁开了眼,目光俨然变的坚定无比。

  点开手机的录像功能,清了清嗓子,开口道。

  “现在是三月二十七号,晚上九点十六分。”

  “学号145236,千叶结衣,已经抵达拍摄地点。”

  “马上进入三分钟的内景拍摄。”

  说罢,千叶结衣举起手机,如同圣女端着沐浴的圣水,神情庄严的向那处房屋进军。

  但渐渐的,她的脚步慢了下来。

  这是因为她有一种十分特殊的“体质”。

  在小时候,她经常能看到自己身边有模糊的黑影来回走动,而与她一起玩耍的小伙伴却对之视而不见。

  在她将这件事告诉父母后,父母第一反应是她的眼睛出了什么问题,连忙将她送往医院检查。

  可检查的结果却显示一切正常。

  最后,医生也只能诊断为一种极其特殊的飞蚊症不了了之。

  直到后来某一次新年参拜时,神社里的宫司察觉到了她的异常,将其父母叫至一边,郑重其事的交代了一番。

  事后千叶结衣才得知,据那位宫司讲,她具有一种出类拔萃的天赋。

  那即为“灵感”。

  因此,能看到常人不可视之物,甚至是超越阴阳界限之物。

  而此刻在千叶结衣眼中,眼前的这栋房子就像是炸胡了的天妇罗一样,正向外喷发着滚滚浓烈的黑烟。

  不妙不妙不妙......

  千叶结衣不由得攥紧了手机,心跳快的像是打点计时器。

  这间房子,是真家伙......

  而且这种等级,以往从没遇见过......

  但都到了这一步,她也只能安慰自己。

  毕竟比起不能毕业来讲,从小看到大的灵异反而并没有那么可怕。

  而且只是拍摄三分钟内景而已,如果发现有危险,可以马上逃离......

  她硬着头皮来到门前,握住了门把手,向内一推。

  随着她的动作,年久失修的房门在阴沉的夜色中响起一阵刺耳的吱嘎声,如同老鸦临终前悲恸的嘶鸣。

  但令千叶结衣意外的,门并没有被她推开。

  它被锁住了。

  察觉到无法进入之后,千叶结衣顿时松了一口气。

  社会实践里标注的很清楚,如果是因为不可抗力因素导致视频拍摄无法完成,不会追究学生的责任。

  这样一来,她就不必进入房屋内部了,只用在外面拍摄一下外景。

  安全!

  她又开心的反复拧动了几次门把手,拍了拍门,确认已经将其录入视频之中,这才转过身,将镜头对准自己,语调雀跃。

  “这里是千叶结衣,如您所见,目标地点因为某些原因无法进入——”

  忽然,一声更为沉重的嘎吱声打断了她的话。

  刺耳的开门声响起,如同生锈的钝刀般慢慢推入了她的耳膜。

  一阵阴冷刺骨的寒意从她背后袭来,像是无数只青黑鬼手从身后的黑暗中伸出,攀爬上了她的身体,要将她拖曳入奈落地狱。

  霎时间,千叶结衣圆润的双眸控制不住的瞪大。

  糟糕——

  可下一秒,一道清朗的声音传入她耳中,瞬间驱散了惊悚与阴寒。

  “晚上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欸?

  听到这声音,千叶结衣愣愣的转过身,看着出现在门后玄关处的黑发青年。

  五官俊美,身形颀长,深邃的双眸映着月光。

  而最关键的,他身上没有那种黑烟......

  是货真价实的人类!

  可荒废的灵异住宅里忽然走出来一位美少年,怎么想都是灵异事件......

  究竟是怎么回事?

  “晚...晚上好。”

  在对方的注视下,千叶结衣脸庞涨的通红,踌躇了半天,终于蹦出来一句话。

  “那个,那个......”

  “今晚的月色,真不错啊......”

  话刚一出口,千叶结衣恨不得一拳把自己打晕过去。

  自己是脑袋秀逗了吗,怎么会说出这种话?

  这下,对方铁定以为自己是个神经病吧?

  可出乎千叶结衣意料的,对方竟然抬起头,望着头顶的月亮,脸上露出了赞同的表情。

  “是啊,的确不错。”

  随即收回视线。

  “所以,你来这是有什么事吗?”

  “啊,抱歉,其实我是秀之院高中的二年级生千叶结衣,来这里是为了一项社会调查......”千叶结衣稍稍镇定下来,连忙补救道。

  “哦?”对方目光顿时一亮,“那还真是巧了。”

  “我名为夜神空,虽然还未入学,但也是秀之院高中的二年级生。”

  “欸...欸?”

  千叶结衣惊讶的捂住了嘴。

  “夜神君,难道是转校生吗?”

  “嗯,因为父亲工作的缘故,刚从大阪转学过来,只在这里住了一个月,对东京都还不是很熟悉。”

  夜神空点头道。

  “以后还请千叶同学多多指教。”

  “当然没问题。”千叶结衣不假思索的答应下来。

  她想了想,又提议道。

  “对了,夜神君,不如我们交换一下line吧,以后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来找我商量。”

  “好。”夜神空也没墨迹,拿出手机。

  看到line上多出来的新好友,千叶结衣脸上有着难以掩饰的开心之色闪过。

  她的目光随即移动到夜神空身后,那正如同火山爆发般喷射出黑雾的房子。

  “那,这里是夜神君的家吗?”

  “不,是租的房子。”夜神空道。

  “租的房子?为什么夜神君会选择租这里?不但离学校远,而且交通也不方便……”

  “当然是因为房租便宜啊。”夜神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房租便宜?

  千叶结衣俏脸上满是费解。

  通常来讲,霓虹转校生的家庭一般都是比较富裕的,因为普通家庭也不会随意转校。

  更何况,像秀之院高中这样的名门私立高中,更不是一般人可以转进来的。

  她忍不住问道。

  “可是,夜神君难道不觉得这里——”

  忽然,千叶结衣的话戛然而止。

  视线中,夜神空身后的漆黑走廊里,缓缓飘起了一道人形轮廓的虚影。

  轮廓的高度只到夜神空腰际,看起来小小的一团,却散发出无比诡异的气息。

  随着虚影的出现,走廊中顿时弥漫起一层阴郁的黑色雾气。

  随即各自收缩、凝聚在一起,就像是一条条八爪鱼的触须,挥舞在走廊之中。

  空气中顿时传来一阵异样的恶臭气味。

  此刻,这些触须纷纷从夜神空身边绕过,蠕动着向她逼近。

  没有伤害夜神同学,反而在警告自己吗?

  千叶结衣慌忙向后退了两步。

  “总...总之,我之后会陪你找别的房子的!”

  “可是,房租......”夜神空俊秀的脸庞闪过一丝犹豫。

  “回头我会帮你向学校提出助学金申请,请不用担心钱的问题!”

  说罢,千叶结衣全然不顾走光的风险,迅速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

  “这次贸然登门打扰真是万分抱歉!”

  看着落荒而逃的千叶结衣,夜神空神色愈发凝重。

  转过身,喃喃低语道。

  “除了奖学金之外,竟然还有助学金吗。”

  “秀之院高中,还真是富有啊。”

  如同在回应夜神空的话一般,他面前玄关的墙壁上缓缓渗出了阴红色的黏稠液体,顺着墙壁向下滑落,如同来自地狱的绘图。

  下一秒,墙上多了一行仿佛用血液写就的,惊悚到极致的暗红字迹。

  “是啊。”

  此刻,夜神空注视着这行诡异不详的字迹。

  三秒钟后,又忍不住发出一声感慨。

  “有钱真好啊。”

  他一脸唏嘘的回到自己的房间中,随手关上了门。

  随着关门声响起,墙壁上的阴红液体微微一怔。

  随即激烈的颤抖了起来,在走廊中绽放出一朵朵暗红色的花。

  下一瞬,墙上又多了两行满含怒意的血字。

  “可恶...可恶...”

  “为什么,就是看不见啊!”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