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古代后我暴富了
穿越古代后我暴富了

穿越古代后我暴富了

米饭饭呀

古代言情/经商种田

更新时间:2022-03-01 11:48:15

一睁眼,家穷,人丑,世道乱,夏江莹以为自己要凉了。 结果突然发现自己在古代赚钱竟然是如此的简单!? 难道是老天爷给的护身buff?? 于是赶紧赚赚赚,囤囤囤,在乱世中攒出一笔身家来! - 至于那位落魄的温柔嫡仙儿小哥嘛~,喂,我养你啊! - 【青梅竹马x1v1x励志搞钱x短篇x古代.欢脱.轻松.日常.小白文~】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219章完结

第1章穿越了

  夏江萤半梦半醒间,只觉得浑身血液都被冻僵了,脑子也跟浆糊似的,完全无法思考过多,只剩下体感。

  哆哆嗦嗦。

  几乎整个人抖成筛子,不受控制似的夸张地抽搐着。

  直到她被一阵干燥温暖的体温给包裹起来,落入一个有些单薄但是极其可靠的怀抱中,神奇的是她的确暖和了。

  而干燥带着皂角还有松香的味道,让无家可归的崽崽觉得安宁,她的原本混乱的思绪也逐渐变得更加深沉。

  直到安稳地陷入沉睡。

  *

  次日。

  天光乍起。

  安岭村的家家户户传来动静,安歇一夜的人们早起劳作。

  村尾的傅家。

  规整的四方院落,响起了咒骂声,傅家长媳尤氏早起,她正端着一盆热水准备去伺候婆婆,余光瞥见西厢房。

  火从心中来。

  忍不住骂骂咧咧道:“啊呸,瞧着就是晦气,一窝死白眼狼,吃得粮食也不比家里的谁少,倒是娇贵,这干不了,那不能碰的,粮食都是白吃了的,怎么就没死绝!?赶紧断气拉倒!真当咱们家粮食好得的?天天白吃白喝!”

  东厢房门前。

  门帘撩起。

  傅家二儿媳姚氏正巧也抚着发髻出来,她身形娇柔,性格也如此,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开了金口,温声劝了两句。

  “嫂子你也别太动气,好歹是小叔带回来的孩子,如今也入了咱们傅家的户籍,真说起来,也算得上半个傅家人呢...”

  姚氏模样娇柔,说起话来也温声细语的,倒是叫人生不起气。

  她端着步伐缓缓下来。

  落了几层阶梯。

  俩妯娌就碰面了。

  姚氏还抚上她端着热水的手臂,轻轻拍了拍她示意小声些。

  免得吵醒公婆。

  做人儿媳。

  早起是要去伺候公婆起床洗漱的。

  姚氏正想顺势接过尤氏手里的热水盆,却被尤氏避开。

  正厢房那边正好传来零星动静,俩妯娌都忍不住一个激灵,旋即朝那边屏息看去,见没什么大动静,方松口气。

  距离傅家不靠谱的小儿子,她们俩的小叔子带回来这些孩子的那日,已经足足过去了三天,二老的态度暂时不明,看着似乎很生气的模样,但是也没真赶人走。

  所以试探一下也就够了,可不能真闹翻天那可是找死。

  明白要收敛。

  只是尤氏还是觉得可恨,气得牙痒痒地磨牙诉苦道:“他们这些野种算什么傅家人?身上也没淌半滴傅家的血就跑过来认亲认戚,谁跟他们是一家人,一窝野种!他小叔倒是好!自己出门晃荡一圈好几年,回头就给咱们整出这么些白眼狼喂着,真不知道自家什么光景呢?”

  傅家从祖上就穷,一穷就穷了七八代,好不容易日子好些,那不靠谱的小儿子疯疯癫癫出去游历一圈竟领回来四个孩子。

  你说气不气人?

  也就最大的那个生得跟他一模一样,这个毋庸置疑,看着那一个模子出来的标致少年,就都晓得是他亲儿子。

  可是后边那三位丑的丑,病的病,残的残,净捡些废人回来跟自家人抢食儿吃可不让人生气的?真是要气死。

  尤氏可知道家里没几个人喜欢这仨孩子的,她说的也是实话,也就是故意说给西厢房那里头三个孩子听的。

  臊臊他们。

  最好把他们臊走!

  可偏偏人家就是那么不要脸,脸皮比天高比地厚似的。

  净赖着不走!

  尤氏想想都觉得肺火越燎越旺盛,恨不得抄起扫帚就撵走。

  姚氏性子温和不愿意惹是生非,就希望平平稳稳地生活下去,所以此时也再次温和地提醒道:“快到公公婆婆起床的时辰了,咱们还是先过去伺候着吧,切勿耽搁。”

  尤氏这才望着天色大白,顿时着急起来,连忙往正厢房跑,姚氏深深看一眼那边的西厢房,而后也提起裙摆跟上。

  *

  西厢房内。

  夏江萤被这聒噪的叫骂吵醒,一睁眼就发现自己换了个地方,眼前是老旧的破木横梁,角落似乎还有一堆蜘蛛丝卷吧卷吧在那边,勤劳的小蜘蛛正在补着丝网。

  她愣了愣。

  身边还有几道不属于自己的呼吸声,左右各看看就傻眼。

  左手边是一个破烂木方桌,那上头坑坑洼洼有很多的痕迹,桌脚还高低不齐,此时正用石块给垫着保持平衡呢。

  破桌桌,烂柜柜,四周还是黄泥的土墙墙,这都是啥呀?

  夏江萤愣是呆了好半晌,再扭头一看右手边是俩孩子,衣裳破破烂烂,还不合身,手腕和衣服能差老长一截儿。

  俩毛茸茸的脑袋,此时俩孩子正挨着一块背对着她睡着。

  夏江萤表示对他们的样貌并不感兴趣,她只是想喊救命!

  她明明正跟着人约架,左一拳右一脚的把那群小太妹干翻的,正觉得爽翻天呢,脑袋一疼,自己好像就被阴了...

  夏江萤想到这儿脑袋就开始疼了,她嘶嘶地倒吸一口气,看着眼前的白雾发呆,这儿明显是冬天的季节,而她那会儿正是火辣辣的夏日呢,那周遭都是热气沸腾的汗味和血腥味,怎么可能一转眼就变成了冬天?

  她忍不住抬抬胳膊动动脚,发现自己浑身上下除了酸软无力,完全没有挨揍后的酸爽感,再看看自己这小胳膊小腿的,得了,她这是赶上新潮,也学着人家穿了...

  嗯。

  穿了!

  嗯。

  穿了!?!!

  草。

  夏江萤整个人都麻了,觉得有些生无可恋,瞪得眼睛酸。

  忽然。

  旁边响起了一道细声细气的声音,稚嫩的女童音在小声说道:“小哥,她咋了?”语气带着十分疑惑的情绪。

  紧接又一道正太音缓缓响起,十分莫得感情地陈述道:“不晓得,烧傻了吧。”回复极其简略粗暴并且极其肯定。

  夏江萤一听眉梢高挑,呵的一声,脾气上来顿时扭头一看。

  那俩小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睡醒了,正坐着,一个好奇一个淡定地看她面目狰狞地进行心理活动着,也不知道看了多久。

  夏江萤渐渐起了“杀心”,觉得这种社死的情况一定要杜绝后患,想到这儿她忍不住用凉飕飕的眼神看着那俩孩子。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