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在帮爹地追妻
今天也在帮爹地追妻

今天也在帮爹地追妻

一船梦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更新时间:2021-12-12 22:33:25

【双洁甜宠】因为一个交易,夏晚成了冲喜新娘,带着儿子嫁给了传说中天生不详,缠绵病榻的司家大少爷司厌。 *** 举国皆知,司厌不能人道且活不过三个月,所有人都等着看夏晚的笑话。 夏晚淡定的掰着指头,盘算着等便宜老公归天,她就带着小萌娃天南地北,吃香喝辣,简直美滋滋~ *** 然而,事情的发展不太对劲。 夏晚本想给司厌号脉,突然被小萌宝撞了一下,她手一偏,如玉指尖沿着司厌的掌心轻轻的划上小臂,对上司厌深邃的双眸,夏晚尴尬一笑,“手误手误。” *** 夏晚拿东西,小萌宝偷偷绊一脚,她猝不及防的撞进司厌怀里,触及到司厌颇有深意的目光,夏晚轻咳一声,“没站稳”, 司厌眉梢微挑,“你今天已经有3次都没站稳了。” “........” *** 停电了,小萌宝怕黑,吵着要夏晚哄睡,夏晚摸黑拉开被子,看到的却是司厌那张似笑非笑的脸,还没等夏晚开口,司厌已经开了口,“手误,找错路,还是,想上来?” 夏晚:“你误会了,还有,请崩住你不能人道的人设好吗?” 司厌眉尖微扬,一双黑曜双眸散出幽幽的光,“你这些天的举动,我都懂。” N多个小时之后, 夏晚:你懂个P !!!还有,谁说你不能人道的?拖出来打一顿!!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67章 一个巴掌拍不响

第1章 夏家来人

  “妈咪,家里来了好多人~~”

  安静的山谷里,突然响起奶萌奶萌的娃娃音,不远处,一个白糯可爱的小团子正跌跌撞撞的跑过来,

  山谷石子多,一不小心,小团子啪叽摔在了地上,他眼角有些泛红,“妈咪~~”

  “小男子汉”轻灵的女声不知从何处响起,带着几分慵懒的意味,

  “要坚强!”小团子瞬间满血复活,撑着手自己爬起来,然后噔噔噔的继续往前跑,

  转过一块大石头,小团子在一棵巨大的梧桐树下停住,他抬起头,眼眸弯如月牙,“妈咪,你又睡懒觉哦!”

  粗壮的枝桠上,一个纤细的身影正躺在上面,一头如瀑的黑丝垂下,露出半截如玉的脖颈,在细碎的阳光阴影中散着淡淡的光芒。

  “谁来了啊?”夏晚打了个哈欠,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说是夏家的人,来接我们回帝都。”小团子一五一十的复述着他听来的消息,

  “嗯?”树上,夏晚瞬间睁开眼,她将脸上遮着的梧桐叶子拿开,一双清如山雪的眸中浮上几许意外,“夏家?”

  有意思。

  在她五岁的时候,生母病逝,夏家那个小三上位的继母,嫌她碍眼,便找理由把她赶到了这边陲小镇,夏家也从此和她断了所有的联系。

  现在这是吹的哪门子风?又要把她接回去了?

  夏晚轻盈的从树上跳下来,发丝在身后飘舞,露出一张十分矛盾的脸,

  肤如凝脂,峨眉纤细,挺翘的鼻尖勾勒出完美的玲珑弧度,那双凝霜似雪的眼睛,仿若玉虚山巅凝聚了千万年的寒冰,有着傲然世间的高贵,同时又带着淬裂寰宇的冰凉。

  如果忽略她右脸上那个巨大的胎记的话,世间恐怕再也找不出这样一张倾城绝色的面容,那胎记从上而下的横亘,撕裂了整张脸的美丽,甚至看起来有些可怖。

  小团子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夏晚,眼中没有丝毫的害怕,反而尽是亲昵,“妈咪,我们要去玩吗?”

  “不,”夏晚唇角微勾,“我们去看猴。”

  小团子眼中浮起几分疑惑,夏晚笑着伸出手,“走,回去了。”

  “嗯!”小团子把手放进夏晚手心,母子俩从树下离开,

  午后的太阳带着几分懒懒的金色,铺洒在两人身后,散开漫漫流光。

  半小时以后,母子俩便从山里出来,回到了海宁镇。

  平日里静可罗雀的小院门口,此时被十几辆豪车包围,

  事出反常必有妖,夏晚大概能猜到夏家派人来是干什么了,

  夏晚眉梢微挑,在手机上写下几行字,然后递给小团子,“一会儿照着这个念。”

  “好”小团子乖乖巧巧。

  夏晚这才牵着他继续往里走,还没走几步,就听到里面传来吵闹声,

  “还没找到??!!”尖细的嗓门刺的人耳朵都有些不舒服。

  “没有,街坊邻居们都说早上还在。”下属低着头禀报,

  “是的,是的。”邻居们都被召集了过来,现下站在院子里连连点头,“昨晚她还带着孩子在外面散步呢,我们都看到了。”

  “那人呢”管家皱着眉,“再去找,贴告示,赏金五万。”

  终于等到管家说出这句话了,夏晚推开门,一双眼睛弯起,脸上梨涡隐隐若现,

  “我把我自己送上门了,赏金直接给我就可以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