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从落凤坡开始
三国:从落凤坡开始

三国:从落凤坡开始

凤溪凰跃

历史/秦汉三国

更新时间:2024-04-29 16:22:46

重生为赵云长子赵统。 汉建安十七年,二刘决裂。 落凤坡前: 面对着即将陨落的凤雏,赵统该如何救,又该如何兴复汉室? 继父命之志,讨篡汉之贼,扬华夏之威。 Ps:已有完本书《隋末之大乱世召唤》《扶蜀》,感兴趣的可以借步看看。
目录

2个月前·连载至完本感言

第一章 落凤坡下

  汉建安十八年(213),盛夏。

  雒城以北,约三十余里处间,此地现正屯驻着一支甲胄鲜明,旌旗林立的大军,一眼望去,是数之不尽的军士结成整齐战阵,似有数万大军的气势。

  而前方则是两条道路。

  主阵间,只见一身席锦袍,长相略为奇特,两侧大耳醒目无比,猿臂招展,年过五旬之人忽然坚毅的拔出腰间利剑,高声道:

  “赵统听令,本将命汝携众护佑军师之安危,务必护其周全,万不能有所闪失!”

  “喏!”

  闻言,一侧的青年将领顿时纵马奔来,连忙拱手接令道。

  只见此青年生得八尺有余,面目俊朗,目若朗星,浑身散发着一股儒雅气息,颇有温文尔雅之风范。

  此正是赵云膝下长子赵统。

  但此赵统非彼赵统,早在三载以前,他就已经从后世穿越附身而来。

  一瞬间,接到了其主刘备的指令,他一时面上有些喜色连连,甚至摩拳擦掌……

  前方便是重镇雒城。

  其城高墙厚,依山傍水而建,易守难攻。

  立于绵竹城前,是成都门户所在,乃咽喉要地,地理位置极其重要。

  而此刻,通往雒城的就有两条道路,正前方的乃是主道,宽阔平坦,适于大军行进,可直抵雒城下。

  另一条则是偏僻山道,路狭且险。

  也正是考虑到雒城“易守难攻”,故而军师庞统方才会于此处献策,令刘备继续率主力沿大道进逼雒城,而由他遣一支偏师沿山道驱驰,以绕行至雒城侧后,以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虽然刘备决议自己率部走山道奇袭,但却拗不过军师庞统的据理力争,最终只能令其率偏军。

  这也就有了令赵统随军护佑的一幕。

  大军就此展开分兵,各自前行。

  ……

  行进于山道间,此刻赵统特意将精锐伏于庞统两侧,以便在发生在意外以后能够第一时间护其周全。

  此次命他护佑的同时,刘备还从亲卫营间拨了二百余白耳精兵供他差遣。

  须知,白耳精兵跟随刘备南征北战多年,几乎个个都是百战精锐,可也由于连年征战的缘故,也就一千上下的规模。

  而此次入川也只携五百余众,其余的则留守荆州,由赵云统领,掌管内府。

  一次性拿出二百上下的白耳精兵,也足以能感受到对于庞统安危的重视。

  但既然此次是奉命护佑庞统安危,在安排好白耳精兵贴身保护后,赵统便请缨率众先行。

  概因他拥有先知先觉,知晓如今己方已是危机重重。

  前方不远处就是大名鼎鼎的“落凤坡。”

  原史上,此地就是凤雏庞统的殒命之地。

  不出意外,前方此刻恐怕已经尽数遍布伏兵,只等有缘人前往了……

  赵统深知,如若己方还是按照原计划行进,那恐怕庞统的结局并不会有所改变。

  而此次他被安排此使命,亦有其主刘备培养他的意思。

  若是这一次使命无法出色完成。

  恐怕后续更多入军旅作战立功的机会都将会离他远去。

  既然来到了这个乱世,还成为了未来蜀汉五虎的后裔,那胸间岂会不心怀功名利禄?

  前程还是极为重要的。

  他明白,能够跟随刘备入川,是自家父亲努力为自己争取来的名额。

  穿越来的这几年,由于年纪尚且还未及冠的缘故,鲜有能够参与战事的机会。

  而这一次刘备命他护佑庞统周全,也是一道契机了。

  赵统一时在心下暗自思索,此次也是自己脱颖而出的好机会。

  表现好,自然皆大欢喜。

  若有差池,那可能就另当别论了。

  理清这些,赵统忽是深吸一口气,面色逐渐郑重起来。

  “只能说,前方必然会有伏兵,若想护佑军师周全,只能设法挫败敌军伏兵,令其无法设伏了。”

  不过,念想于此,赵统却是不由摇摇头,暗自沉吟着:“挫败伏击,说来轻巧,恐怕想要实施却并不是那么的容易呢。”

  毕竟,此次设伏乃是张任这位蜀中名将亲自主导的。

  想要击败他,难度可并不会小。

  何况,此次小道奇袭,还是己方在明,敌在暗,那就更不好操作了。

  沉思了良久,赵统嘴角方才掠过一丝笑容,似是已经胸有成竹。

  随着时间的推移下,这支接近五千余众的步军也渐渐地往“落凤坡”逐步靠拢。

  而越往前行,却见本就并不宽阔的山道似是愈发狭窄,两侧山峦叠嶂,起伏跌宕,越发险峻起来。

  即便如此,各部依旧按令结阵而行。

  军中丝毫并未有退缩、胆怯的迹象。

  由此可见,这支军队的军事素养也出奇的过硬。

  日过晌午之际。

  时值五月中下旬的季节,今日晴空万里,气温亦是无比炎热。

  各部已经行进了一两个时辰,早已是汗流浃背。

  赵统方才先行领前锋抵足了落凤坡脚下,遂令麾下部众经过短暂的歇息后,才再度继续往前行进。

  随后,庞统才率中军姗姗而来!

  行至一道口处,此时身骑白马,身材瘦弱且肤色黝黑,身不过七尺的一中年男子不由徐徐询问着身旁侍卫:

  “此地乃何处也?”

  闻言,似有本地军士听罢,遂拱手回应着:

  “启禀军师,此地名为落凤坡也!”

  “落凤坡?”

  此话一出,此人眉宇间微微凝神,心下生出莫名的不安,遂暗自沉吟着:“我道号凤雏,此地之名于我不利也!”

  但话锋一转,他瞧了瞧两侧的山峦等地势,面上亦是浮现出一丝不以为意的神色,随即面露一丝轻笑的笑容,说道:

  “不过,我道号凤雏,即便从此过,反令敌军料不到。”

  一席话落,他大手一挥,高喝着:

  “全军原地扎营,以做休整。”

  号令传下,各部将官虽面露不解,但军令如山,亦是只得服从。

  随即,各部除了赵统先行率前锋通过落凤坡道口以外,其余所部尽数于此地安营歇息。

  而就在这支军众并未继续前行,反而是一反常态的原地休整时,落凤坡上似乎是有所异动,但却并未令人觉察到。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