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监管者
诡异监管者

诡异监管者

露馅的芝麻胡

灵异/恐怖惊悚

更新时间:2024-05-23 20:35:40

(偏暗黑风,无感情线) 神秘酒店中的十七幅黑白遗像, 装满鬼魅的十个房间, 在灵异之地挣扎的三两活人。 完成匪夷所思的生路,接引世间诡异入住,多重人格复生… 季礼和这所诡异酒店的历代店长都不一样。 他,从来都不是个正常人。
目录

4小时前·连载至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任务撤回

第一章 复生人格

  午夜的深雨撒进了巷子,一具尸体,静静地靠在墙角。

  长发被风吹开,露出那张白纸般单薄的脸,头颅无力地歪着。

  整个脖颈像是被什么东西用蛮力折断,呈现了一个夸张的扭曲死法。

  但随着一滴雨水侵入了那圆睁的双目,断裂的骨骼发出了一声脆响,涣散的瞳孔有了一份聚合的迹象。

  思维开始重组、恢复。

  同时,两个焦躁不安的声音,在他的大脑之中响起。

  “我是谁?”

  “你是季礼。”

  “你是谁?”

  “我也是季礼。

  我们都是季礼!我们都是季礼!我们都是季礼!”

  杂乱的声音在脑海中搅动,那具尸体在一声声刺激下,身体陡然绷紧,转瞬站起带翻了一片雨珠。

  “呼!”

  季礼,死了,然后又活了。

  “失败了……”

  一口白雾吐出,季礼揉了揉发涨的脖子,那双灰蒙蒙的眼眸看着雨中世界,洗刷他复生后的茫然。

  半晌之后,他猛地迈出脚步,对脑海声音暴喝一声:“闭嘴!”

  脑中的世界安静了,季礼也安静了。

  从肮脏小巷走进璀璨都市,他的步伐越来越快,奔着某个方向前行着,灯火霓虹将他的背影拉得越来越长。

  恍惚之间,地上存在三个影子。

  ……

  山明市,护城河对岸。

  季礼无声地看着面前的一座公厕,像是在沉吟,片刻后伸手推开了那道小门。

  瞬息间,改天换地。

  门后并不是厕所,而是一个装修奢华的酒店大厅。

  灯火璀璨下,金光照亮了季礼惨白的脸庞,适当的暖风快速将一身湿透的衣着烘干。

  他看着金色大厅中央挂着的,与周遭环境极度违和的十七个黑白遗像,沉默不语。

  “恭喜天海酒店,七号店代理店长,季礼先生成功回归。

  虽未完成接引任务,但您仍可以选择休息,并品尝一杯暖茶,抵挡秋雨的寒……”

  季礼挥了挥手打断了广播中那甜美的女声,面色不佳地走向了左侧的楼梯。

  “我刚刚被那东西掰断了脖子,现在还觉得疼呢!找个按摩的行吗?”

  “主人格?主人格?你还在吗?”

  季礼的大脑里,先前那个声音又开始喋喋不休,他皱着眉头没有去管。

  自从半个月前,失去所有记忆在这里醒来,他已经死了两次。

  虽然每次都可以毫发无损地“复活”,但代价就是他的脑海里就会多出一个“人格”。

  截止到现在,算上主人格的话,他的灵魂被切割成了三份。

  失去记忆之后,他已经记不起任何事来,就连“季礼”这个名字,都是他在醒来那一刻,脑海中仅剩的一个词汇。

  于是他确信自己叫做季礼,但却不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正常人。

  “啧!”

  季礼的思维被中断,脚下的地毯上陡然涌现了大量猩红的鲜血,粘稠得连成了片。

  “205!205!你以后割腕能不能在浴缸里,血都渗出门口了!”

  此话一出,地毯上的血迹顿时有了削减的迹象,从走廊撤回了门缝之内。

  季礼刚刚转头,就又听到走廊的深处,传来一阵阵玻璃弹珠的弹跳声。

  他眯了眯眼,仔细看去,210对应的过道上,一颗无人操控的玻璃弹珠正在上下跳动。

  “210!你给我滚回房间去!”

  天空一道闪电划过,照亮了酒店二楼。

  照耀在季礼那阴沉至极的脸上,也恍惚间映出210门边一个无头的人影。

  季礼巡视完十个房间之后,终于回到了三楼自己的房间。

  他脱掉发潮的外套,无力地瘫在椅子上,冒着荧光的电脑屏幕照亮了那张苍白的脸。

  天海酒店,是一座隐藏在尘世下的诡异酒店。

  半个月前,失去一切的季礼就是从这里苏醒。

  当时的酒店空无一人,他醒来的那一刻,酒店广播中就响起了一道女声。

  “欢迎季礼先生进入天海酒店第七分店,成为代理店长。

  您的职责有二:

  接引新住户入住、并监管住户防止外逃。

  接引任务目前只针对于您一人。

  任务出现时,会将具体内容发送到酒店官方邮箱内,请您在五分钟内注册登录,以便日后查收。

  监管住户任务,等有住户入住后,只需店内工作人员,每晚巡查防止其逃出酒店即可。

  目前七号店属于最低等的‘普通酒店’级别,距离升级为‘一星酒店’,需要接引三名住户。

  酒店等级分为:普通、一星、二星、三星、四星、五星。

  酒店升级以接引住户的数量为依照。

  每到达新等级,会为所在分店的工作人员增加对应的‘福利规则’。

  抵达‘五星酒店’等级,该分店全体员工将会脱离天海,恢复自由。

  请您尽全力完成任务,使所在酒店升级。”

  就是这样短短数句话,是季礼苏醒之后听到的唯一声音。

  同时,他看到脚下的地面上,正摆放着一部崭新手机,屏幕还亮着,是一个注册和登录页面。

  任何正常人,都不会去听从这个莫名其妙的酒店命令。

  季礼同样如此,于是他第一次发现了那个死而复生的能力。

  他的选择是略过手机,走出了酒店大门。

  而推开门的那一刻,面前正是山明市的那条护城河,但背后却是一间朴素至极的公厕。

  大门开着,公厕门内还闪烁着富丽堂皇的酒店金光,季礼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但这诡异至极的景象,却代表了一种季礼从未见过的恐怖!

  同时,酒店女声提示的五分钟内注册邮箱的时间到了。

  季礼的无所作为,代价就是登时被烈火烧身,瞬间化作了一团灰烬!

  这是他第一次身死,也是第二人格复生的开始。

  他无法选择地回到了酒店,拿起手机注册,成为了天海酒店第七分店的代理店长。

  那一整天的时间里,季礼的人生被彻底颠覆。

  他原以为自己只是一个失去了记忆的可怜人,但当死亡过后竟又重生,第二人格从体内复生。

  他才猛地意识到,自己并不是一个正常人!

  酒店官方的说明不多,甚至连接引的住户身份都没告知。

  真正让季礼明白此刻处境的,是大厅墙上那十七张黑白遗像。

  这是曾经天海酒店的历代店长,他们无一例外地身死。

  但却在每张遗像的角落处,用硬笔写了一条条酒店的潜规则,包括让他们一个个惨死的,接引任务明细!

  当消化掉全部规则后,也彻底击碎了季礼的世界观。

  这个世界有明就有暗,有人就有鬼。

  而鬼对于人类来说,无法伤害、无法对抗。

  可算作是天敌。

  但天海酒店的两项工作,就是逼迫人类去面对鬼物!

  “接引任务”,需要他们,前往灵异地点,将鬼物接回来入住!

  “日常监管”,每夜巡逻,防止入住酒店的鬼住户外逃!

  进入酒店的历代店长店员,毫无例外,没有一个是自愿的,都像是季礼一样莫名其妙被拉进酒店成为工作人员。

  从此强制进行任务。

  酒店,对于活人、乃至鬼物来说,都是最高级别的存在。

  它交代的一切,无法拒绝,否则就是登时暴毙!

  这就像是一个诅咒,从进入酒店的那一刻,就已经埋下了种子。

  按照遗像边缘的刻字来看,不是没有人试图逃跑,但下场都是惨死。

  与先前季礼未执行登录邮箱命令一样,被一股无名之火瞬间烧毁。

  但他们都没有季礼这样特殊而神秘的身体属性,可以重来。

  不过,几乎让七号分店死绝了的接引任务,虽然是两项工作中最为艰难的一个。

  但仍有一些出色的店长,存活了不短时间,完成数个任务接引到了鬼物。

  而他们,将完成任务的方向都保留了下来。

  “鬼物可以杀人,但仍然会有限制和规则存在。”

  这句话被季礼牢记于心,尤其是在日后经历了接引任务过后,他也有所总结。

  鬼物杀人都需要遵循特定规则,只要找出规则,并破解。

  那么它们就再也无法攻击活人,同时也算做是成功捕捉,将其带回酒店,就可以完成任务。

  但就算如此,死亡率仍然超高。

  算上刚刚失败的那一次,他经历了三次接引任务,也又一次身死。

  “205”和“210”那两只鬼,算是半个月来仅有的成果。

  至于那达到“五星酒店”才可以摆脱天海的规则,季礼至今也无法想象。

  从遗像的刻字来看,过往历代七号店,最高等级也只是接引到六只鬼物,抵达到了二星。

  但刚刚成为二星酒店,就直接全员覆没。

  季礼有过猜想,或许每当酒店抵达一个新等级,要面临的鬼物也会更加恐怖!

  甚至在增加“福利”的情况下,都无法去对抗!

  这就让季礼完全不敢设想,要抵达五星等级,接引十八只鬼物,究竟是不是一件可以完成的事情!

  ......

  “叮咚!”

  电脑屏幕高光亮起,一封新邮件从右下角弹出。

  季礼苦闷地揉了揉脖子,叹了口气之后点开阅读。

  “收件人:天海酒店,七号店代理店长季礼。

  请于2015年10月21日的午夜零点,前往本市西城区要饭胡同,三小时内找出生路,将新住户接回酒店。

  本次为酒店升星任务,如若完成,七号店将升级为一星酒店。

  该等级酒店的福利为:扩招店员。

  寄件人:天海。”

  季礼还未说话,他脑海中的第二人格却已经先一步聒噪起来。

  “酒店算什么东西!一个劲儿地给我发邮件,让我去接什么狗屁鬼住户!我拿什么去接!”

  “鬼住户是什么……”刚刚产生的第三人格悄声问道。

  “鬼不就是鬼,杀人的鬼!”

  季礼被它们吵得头都大了,猛地一拍桌子,“都给我闭嘴!”

  他仰头叹了口气,其实刚刚失败的那次任务,已经是晋升任务了。

  看来由于他无法死亡的特殊性,天海的规则发生更改。

  不过晋升的“福利”,是扩招店员让他很是欢愉。

  在他来看,之所以上次会失败,就是因为始终孤身一人作战。

  如果有其余帮手,最起码可以平分鬼物的袭击概率!

  良久后,季礼还紧盯着那早已熄屏的电脑,脸色阴沉地抬起了手臂。

  那条白皙胳膊的中间位置出现了一条黑色的虚线,像是预示着某种分裂。

  季礼缓缓闭上了眼睛,他能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力在每次复活之后都在逐步削弱,距离彻底身死已经不远。

  他拼命地挣扎下去,只是想要找到一个真相。

  失去的记忆到底是什么?

  死而复生的权力是谁赋予他的?

  为什么他会苏醒在天海酒店之中?

  这一切的背后显然有一双庞大的黑手将其笼罩。

  而这明显属于超自然力量的阴谋,让他不得不联想到同样具备可怕之力的天海酒店!

  季礼,和历代店长都不一样。

  他活着,并不只是为了活着……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