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计划:对手
妙笔计划:对手

妙笔计划:对手

纯洁滴小龙

奇幻/史诗奇幻

更新时间:2021-08-30 20:00:25

本篇为长安区域作品 英雄:狄仁杰 作者:纯洁滴小龙 “妙笔计划”是王者荣耀与阅文集团合作的王者荣耀文学共创活动。首期活动由王者荣耀邀请25位阅文知名作家,基于王者荣耀的世界观及英雄设定,创作作家心中的王者故事。 长安城,六艺馆,大理寺少卿狄仁杰忙碌之余唯来此消遣娱乐,各项竞技项目,均为榜首第一。可最近狄仁杰遇上了位不容小觑的神秘人,竟能与他一争高低。更棘手的是,朝堂之上,也有一位巾帼英雄,成为了他在追查案件时的强劲对手……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十章 心照不宣的默契

第一章 六艺馆

  “听说了么,前阵子户部侍郎孙大人家遭贼了。”

  “怎可能不知道呢,不仅仅是孙大人家,先前礼部的周大人家、工部的阮大人家,连兵部的秦大人家,也都遭贼了。”

  “嚯,连秦大人家也遭贼了?”

  “你别不信,我一同乡同年就是在兵部当差的,他说那几天秦大人入衙后整张脸都是黑的,当真吓死个人。

  只不过秦大人早年知过兵事,据说平日里在府中也向来喜欢喝点小酒后舞刀弄枪一阵,故而他家遭了贼后估摸着是没脸说出去宣扬,但治安司的人可是去过兵部问询过的。”

  “那这事儿可是闹大了啊。”

  “听上头说,连陛下都被惊动了。”

  “连陛下也被惊动了?”

  “那可不,咱长安城向来是个安生地界,不说没有小偷小摸徇私枉法吧,但这些年来总体是个安泰局面,眼下一连这么多个大人府邸遭贼,事儿已经大了。我可听说,陛下已经严令让狄大人限期破案了。”

  “那狄大人现在岂不是头都大了?敢对一连串大人府邸下手的盗贼又岂可能是寻常之辈?”

  “这就不是咱们该思虑的事儿了,反正咱俩在各自衙门里也是个边缘小人物,咱这种小门小户家里也不是那些贼人下手的目标。

  狄大人头疼,就由他狄大人头疼去呗,抓紧喝了这碗羹,待会儿再进这六艺馆高乐高乐。”

  “那是,那是,这才是正理,对了,待会儿进去后我得再买个面具,可不能省俭那二两银子,前阵子上次咱们小聚时也来的薛兄,你可还记得?”

  “记得,他如何了?”

  “他在六艺馆里和一个人争一个排名,弄出火气了,结果转头出来,发现对方是自己主官。”

  “哈哈哈,是极是极,我待会儿也买一个,有备无患。”

  两位年轻的官员很快就起身离开,在他们背后一桌,则坐着一名年轻男子,男子的桌上倒扣着一个斗笠,可以帮其遮挡住前方绝大部分视线。

  “头疼么?”

  男子一只手轻轻地戳着自己的额头,另一只手搅动着汤匙,将最后一点羹汤搅起,送入自己口中。

  “马上就不头疼了。”

  盗窃团伙的下一个目标已经被确定,接下来,就是等日子去收网了。

  狄仁杰将结账钱放在桌上,

  转而从怀中取出一面蓝色的面具,将其覆盖在了脸上。

  这面具是六艺馆出品,不仅可以遮挡面目,还能敛藏使用者的气息。

  斗笠一飞,挂到了摊位的旗杆上,正在忙活着的摊位老板扭头向这里笑着点点头,这位客官每次都会这般将斗笠寄放在自己这里,主客之间早就习惯了。

  随即,

  狄仁杰起身。

  可能,很少有人会料到,本该处于皇命严令漩涡之中的长安城治安官狄大人,竟然走入了六艺馆去寻求消遣。

  ……

  “客官,您请。”

  六艺馆门口有很多侍者,他们恭敬地从客人手中接过一块水晶牌,牌里储存着客人一些信息,再放入门口的一排石狮子口中,就标志着客人进入了六艺馆,其相对应的身份排名也都会被点亮。

  同时,石狮子也会发出相对应的光芒,从低到高是赤橙黄绿青蓝紫;

  每种光亮对应着客人的排名高低,侍者会根据这个来给予客人在六艺馆内的相对应服务以及某些特权。

  这也正是六艺馆能做大做强的原因所在,在这里,不看身份地位高低也不看花销是否阔绰,纯粹看你的排名也就是你的实力,反而因此给予了六艺馆持续不断的吸引力,往来其中的达官贵人哪怕无法在这里享受到平日里在其他地方的排面,却依旧对这里乐此不疲。

  大家在这里竞争着属于自己阶段的排名,为自己可以更进一步而兴奋不已;

  志同道合的人,可以选择以真面目示人在这里交友,也能戴着面具互不知身份的前提下成为知己,共同探讨争榜的经验;

  在偌大的长安城里,这是难得的一片纯粹之地,故而更加让人着迷于这里的氛围。

  当狄仁杰的水晶牌被侍者送入石狮子口中时,石狮子当即释放出了紫色的光芒,石狮子脑袋上,也浮现出了“黑影”两个字,这是客人在六艺馆内为自己取的名字,有些客人不方便用真名,会取他名来代表自己的排位;

  这里的光亮一时间惊得周围不少客人侧目;

  紫色,代表着持有者在总排行榜上得是排名前十,可以说得上是六艺馆最顶尖的一批存在。

  也因此,很多人未免有些遗憾,这位“大能”戴着六艺馆内的面具,使得他们无法一窥真容。

  但想来在外头,应该也不会是无名之辈吧。

  “您请。”

  侍者领着狄仁杰直接走入了六艺馆,不需要经过排队以及安检。

  那边排队的客人倒是没谁露出不满之色,毕竟人家有这个实力。

  六艺馆是一个极大的场所,一定程度上,可以称得上是长安机关术的精华结晶所在。

  只是,

  当狄仁杰站在大厅,抬头看向上方挂着的排名榜时,微微有些惊讶。

  六艺馆的六艺,对应着的是君子六艺,即礼、乐、射、御、书、数。

  其中,礼是榜单;

  后面的五个,则每一个都对应着具体的竞技项目。

  前阵子,因为长安频发的针对达官显贵的盗窃案,狄仁杰有段时间没来六艺馆了,但他在射、御、数的分榜单上,排名第一,乐和书上,虽然不是第一,但也是前十。

  所以,在总榜单上,他综合排名本是第一。

  可现在,他的名字“黑影”,却排在第二的位置,排第一的,则是“青鸟”。

  此时,“青鸟”这个名字和自己的“黑影”,在榜单上都是亮着的,证明“青鸟”这个人,此时还在六艺馆内。

  六艺馆的榜单会根据每年“春夏秋冬”一季为变化进行刷新,但新的一季还没来临,所以在榜单上自己前阵子打下的纪录分还在;

  也就是说,“青鸟”是超过了自己之前的纪录,在总榜上,排到了自己的前面。

  “有点意思。”

  对于自己被超越了这件事,狄仁杰并没有生气,一潭死水的竞技,本就意味着枯燥和乏味,他其实很期待挑战者的出现。

  边上的侍者主动开口道;

  “这位‘青鸟’,是在上次您拿下第一后的第二天创建的身份,花了三天时间,在礼榜上超过了您。”

  狄仁杰看了一眼刚刚说完话的侍者,侍者只觉得对方透过面具的目光让其整个人一哆嗦,仿佛内心的小心思被其完全看穿了一般,马上低下了头。

  作为六艺馆的一方,他们当然希望这种竞争可以越来越激烈,尤其是这种榜单头名之争,可以吸引来极高的人气,所以,话语里不免带着些许的……“挑拨”。

  狄仁杰一个人走到榜单前,查看了总榜之下的榜单。

  发现那位“青鸟”,在“书”榜和“乐”榜上排名第一,另外,还反超了自己在“射”榜上拿了第一,靠着这个,在总榜排名上超过了自己。

  “那就先从射榜上开始吧。”

  大厅中央,有一尊正在运转着的铁球,宛若活动着的雕塑,在铁球四周,则有一个个圆圈,每个圆圈前都有一尊青蛇台面。

  青蛇头顶顶着莲花冠,分五种颜色,分别对应着乐、射、御、书、数。

  狄仁杰将自己的水晶牌放入面前青蛇石雕的莲花冠上,

  一道微光闪烁,

  紧接着,

  自中央运转铁球中剥离出一具人偶,飘浮到了狄仁杰的面前。

  “尊敬的客人,我是……”

  冗长的自我介绍、旁白以及规则讲解即将开始,

  但老客户都会直接选择说出自己的要求以跳过这个沉闷的环节。

  “挑战难度比榜一加一层,现在开始。”

  人偶闭上了嘴,

  少顷,

  开口道:

  “尊敬的客人,您的排名满足挑战这一难度的资格,现在开始对您进行竞技场传送。”

  脚下圆圈位置,升起一圈护栏,而后,台子开始向下落入,进入了地下,原地则重新变回了那个圆圈。

  这一幕,在其他圆圈处也在不停地发生着,各个客人根据自己水晶牌读取出的排名,被传入地下。

  坊市的上方,六艺馆有一座楼;

  而坊市的下方,则全都是六艺馆,在这里,有分列而出的一座座竞技场,规模无比宏大。

  狄仁杰被传送入了其中一座竞技场内;

  入口处,放着一套弓箭,当然,客人可以不使用六艺馆提供的弓箭,可以自带。

  狄仁杰没拿那里的弓箭,正式走入其中。

  “竞技挑战,开始。”

  狄仁杰前方的地面开始高低错落下来,道路变得崎岖,到处都是遮掩,紧接着,一道道手持弓箭的机关人身影开始在这其间快速地闪现着。

  最低级的“射”竞技场内,这些机关人是站在那里不动让你射的,根据距离和命中率来获得积分从而换算成排名;

  而狄仁杰现在面对的,则几乎是最高难度的机关人“射”竞技场。

  这里的机关人不仅会快速移动,展现出令人匪夷所思的身法,而且还会动用自己手中的弓箭进行还击。

  只不过,弓箭是用特殊的晶粉制作而成,触及到人体后会自行消解,但会留下印记,同时意味着挑战者的这一轮失败。

  狄仁杰安静地站在那里,闭上了眼,在此时,眼睛已经无法给予足够的周围讯息。

  其左手掌心里,已经出现了属于他的飞镖。

  其实,自己的武器是令牌,但令牌容易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在六艺馆里,一直选择用飞镖。

  终于,

  机关人率先发动了进攻。

  顷刻间,足足七个机关人向狄仁杰所在的位置射出了自己的弓箭,三根箭矢是直射狄仁杰,另外四根箭矢则提前封锁了狄仁杰腾挪的位置。

  狄仁杰身形不退反进,三道飞镖射出,直接抵消掉了机关人的三根箭矢,随后,更多的飞镖飞出。

  一个,

  两个,

  三个。

  待得双方的这一轮交锋结束后,七个机关人,已经被射中了三个,被射中的机关人当即停止了动作,剩下的四个,则全部隐没进了四周的环境之中。

  六艺坊被称为长安机关技术的结晶确实不假,且不提这规模浩大的坊市下层竞技场,最清晰的一点就是,这些机关人的作战思维上,早就脱离了常规的教条,在意识到挑战者“不好惹”之后,还会选择迂回和纠缠的战术。

  狄仁杰抬头看了看上方挂着的沙漏,那是计时器,而一场竞技的完成时间,也会被算入到分数之中。

  虽然在进入这座竞技场时,他对木偶人说的是比“青鸟”难度再高加一层,但狄仁杰很怀疑,这是否还会真的有“高一层”,因为他上次刷“射”榜时,是打完了所谓的最高难度才出来的。

  所以说,那位“青鸟”,挑战的难度应该和自己相当,但应该是在完成时间上,超过了自己。

  狄仁杰没作犹豫,身形快速地深入障碍物之中,搜寻着一个又一个机关人,快速躲避机关人箭矢的同时,再将自己的飞镖射入机关人身体。

  待得最后一具机关人被射中后,

  沙漏静止,

  地面也开始恢复原貌。

  七个被飞镖射中的机关人整齐地被推送到了狄仁杰的面前,供挑战者收回自己的兵器。

  而这些机关人会被送回修补,然后出现在另一处竞技场内和其他挑战者进行新一轮的对抗。

  狄仁杰走到这座竞技场入口处,在摆放着六艺馆配套的弓箭旁边,也有一尊青蛇台面,将飞镖放进去后,显露出挑战者现在在“射”榜上的排名。

  黑影———第二名。

  狄仁杰微微有些惊讶,自己还是第二么?

  再看第一名,还是“青鸟”。

  “那就再来一次吧,这次,更快一些。”

  转过身,

  狄仁杰再度走入竞技场。

  “尊敬的客人,是否将再次开启竞技挑战。”

  “开启。”

  “竞技挑战,开始。”

  ……

  其实,在上方六艺馆的大厅里,当“黑影”与“青鸟”在榜单上的排名名字亮起后,就已经吸引到了很多人的注意。

  这里头,很多客人其实只能在低段位里厮混,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欣赏这些高段位大拿的竞争。

  且在大厅内,在一面大镜面里,还有投影。

  一个镜面投影的是正在进行“射”竞技场的狄仁杰,也就是“黑影”。

  另一个镜面里挑战的人,也戴着面具,但依旧可以看出来是一个女子,也就是“青鸟”,她正在挑战着“御”竞技场,此时的她,驾驭着奔腾的机关马车正在和机关人驾驶的马车进行着激烈对抗。

  六艺馆显然很懂得如何吸引客人的注意,专门将两位总榜第一和总榜第二拿出来做投影,让大厅里聚集着的其他客人们情不自禁地沉浸于其中。

  哦,六艺馆的茶座,可是有最低消费的,哪怕是最简单的一杯茶也不便宜。

  “看,黑影的速度真快!”

  “他的飞镖射得太准了。”

  “天呐,这就是最高难度的‘射’竞技场么,我现在觉得我射的机关人真的是木头。”

  “青鸟也很厉害,她的马车已经毁掉了一个轮子,但她居然依旧能操控着它前进。”

  “这真的是太刺激了。”

  “看,黑影挑战成功了,‘射’榜单上黑影拿回了第一!总榜呢,总榜呢。”

  “总榜黑影也是第一了!”

  “哦哦哦!!!!”

  “我就说嘛,黑影是最强的,这个‘青鸟’前些日子刚冒出来,怎么可能和黑影竞争成功。”

  狄仁杰并不知道的是,虽然他一直戴着面具出现在六艺馆里,且不会和其他客人做什么交流,更不会去暴露身份进行什么炫耀;

  但即使如此,一直低调且神秘的“黑影”,在六艺馆里,有着极多的崇拜者。

  而这时,

  狄仁杰被传送回了圆圈里,完成了第二次挑战,他应该在完成时间上超过了那个青鸟,查询出自己重新拿回“射”榜第一后,他就出来了。

  当他身影出现时,

  大厅内当即爆发出欢呼声。

  狄仁杰有些无奈,如果不是他知道镜面会投影竞技画面的话,用自己更熟悉的令牌,可以在“射”竞技场里节约更多的时间。

  但欢呼声却又戛然而止,

  很多人都张大了嘴巴,

  因为在镜面投影中,在“御”竞技场中的“青鸟”,在极为困难的条件下,竟然完成了这一难度的挑战;

  同时,“御”榜单上,原本属于黑影的第一名,被换成了“青鸟”;

  总榜单上,刚刚拿回第一的黑影,再度被被青鸟反超,落回了第二。

  狄仁杰抬头看着榜单,

  隐藏在面具之下的面庞,露出了微笑。

  有意思,很有意思。

  随即,

  在狄仁杰身边不远处的一个圆圈,放出了微弱的光芒,很快,一道倩影被从地下传送了上来,正是先前在投影中的“青鸟”。

  二人的目光交汇;

  狄仁杰从对方的目光里,感受到了一股冷漠,眼前这姑娘,身上散发着宛若寒冰一般的气质。

  狄大人不知道的是,他在对方眼里,也是差不离一样的形象。

  但随即,

  二人隐藏在面具之下的神情,都流露出了一抹疑惑,

  莫名地,

  觉得对方身上,似乎有一种隐约的熟悉感……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