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盛开在黎明

她盛开在黎明

葛覃非茗

为了护她周全,他算计了所有可能,连自己都是局中棋。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各取所需的男女

  “喻轻轻,你不要脸!”

  一道尖锐的咒骂声,让身穿华贵旗袍的女人停下脚步。

  她作势就要转过头,肩膀却被身边打伞的助理按住,语态商量:“喻姐淡定,这儿人太多,你不用搭理,我去打发她就行。”

  助理不说话还好,她这一劝,被人叫喻轻轻的女人纤手一抬,直接挥开了助理给她遮阳的黑伞。

  她是谁?!

  她喻轻轻可是现在娱乐圈炙手可热的女演员,商业价值稳居前三位的流量女王。

  所以,怎能让人在片场说骂就骂?!

  黑伞一落,喻轻轻的面容全然显露。

  精致的黑丝盘发下是一对柳叶弯眉,眼尾上挑的狐狸眼妩媚灵动,但又因目光微泛冰冷,让人不敢轻易亵渎。

  民国贵妇的妆容,使她原本丰满的唇瓣更加性感娇艳,让人有一亲芳泽的冲动。修长纤瘦的身形有了高跟鞋的加持,喻轻轻看人都要微微俯下视线,傲慢尽显。

  而此时站在她眼前的女人,显然也被喻轻轻凌人的气势慑住,足足有三四秒没有反应过来。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绝不能忍。

  高跟鞋的鞋跟在地面上发出“咚咚”的声音,喻轻轻一步一步优雅地靠近,那个最先骂人的女人却畏怯着后退,嘴里一直不干不净地嚷嚷:“喻轻轻你别神气,抢戏又抢男人,你早晚遭到反噬,身败名裂。”

  此时正值片场午休,一众工作人员全都聚在一起。这女人的爆料如一颗炸弹,瞬间在人员人群中蔓延,众人左右议论纷纷,打算免费看一场撕逼大戏。

  而当事人喻轻轻已然懵逼……

  抢戏抢男人?

  什么戏?

  哪有男人?

  男人……

  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喻轻轻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张冰冷至极的脸。下一秒,她一掌打在额头上,强行打消这种可怕的联想。

  整理思绪,喻轻轻越来越觉得眼前这陌生女人应该是同行。她前言没搭后语,故作硬气地问出口:“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剧组众人心一紧,难道是误会?

  此时,助理迅速凑到喻轻轻耳边低语:“她是咱们公司的新人演员,叫林璐妮。去年年末大赏,你还给她颁过最佳新人奖。”

  喻轻轻:“……”

  尴了个大尬!

  她干咳一声,试图缓解这诡异的气氛,转头对林璐妮微微一笑,说:“不好意思哈,我脸盲,不太容易记住你。”

  原本是一句真心实意的解释,但在林璐妮听来全然是嘲讽意味。

  喻轻轻这女人无非是在嘲笑她不红,长相普通。心中郁火燃起,林璐妮眸色一深,双手往前狠狠一推,她使足了力道。

  所有人都始料未及,喻轻轻想逃未果,先觉背部钝痛,随后手肘和脚踝的刺痛感让她没忍住发出痛苦的尖叫。

  声音袭入耳膜,看戏人瞬间惊醒。喻轻轻的助理最先跳下三级台阶,蹲在地上扶住喻轻轻,口中不停地关心她伤势。

  见喻轻轻受伤,众人迅速围过去。

  林璐妮眼中闪过一丝惊慌,众所周知,喻轻轻为人骄纵跋扈,如今被她当众羞辱,她怎么可能宁愿受伤也不对自己大大出手?!

  可此时情况不容她多想,现场导演直接拨了120,喻轻轻躺在地上一边呼痛,一边嚷嚷着要报警,顷刻间片场混乱嘈杂。

  救护车还未到,林璐妮便心虚趁乱逃跑。

  ******

  直耸入云的顶级写字楼内,时御集团久闭的会议室大门终于打开。

  一双黑亮的皮鞋率先踏出,剪裁得体的墨蓝色定制西裤随着长腿迈动,线条依旧顺滑,同色系的西装外套衬得男人体态笔挺,他领口开着两颗扣子,气质添了几分慵懒随性。

  “少爷,少夫人上热搜了……”

  助理顶着巨大的心理压力,还是决定和少爷提一下这个鲜少被他提起的女人。

  傅锦楼动作优雅地抬臂,目光聚焦在腕表上,语气漫不经心:“这种小事也需要我知道?”

  助理抿着唇纠结,但一想到傅老夫人的暗示,他又加了把火:“少夫人今天在片场被人打了,身上受了很多伤,而且她还……”

  助理故意留了半句话,妄图吊吊自家老板的胃口。

  闻言,傅锦楼狭长的眸闪着打量,淡然的敛眉:“想说?还是不想说?”

  傅锦楼脸色变冷,助理心尖一颤,乖巧地如实禀告:“少夫人哭了,估计伤得不轻。”

  哭?

  傅锦楼眼皮挑起,瞳眸中泛着哂意。

  见傅锦楼一脸明显不信的表情,助理连忙打开自己手机,翻出网上已经热传的现场图片,其中一张喻轻轻已经哭花了妆,模样可怜又滑稽。

  岂料傅锦楼态度丝毫未变,他推回助理的手机,声音低沉了几分,警告意味十足:“游宋,记住。你是我的助理,不是我奶奶的助理。”

  游宋:“……”

  他真是左右不讨好啊。

  被他戳破心思,游宋尴尬一笑,连连颔首示好:“少爷饿了吧,我已经在楼下餐厅定了位置。”

  傅锦楼显然不吃这套,他挥手拒绝,毫不退让:“你去整理刚刚会议的合同,下班前拟好给我。”

  “好!”游宋松了口气,见傅锦楼欲往外走,他下意识关心道:“少爷这是去哪儿?已经午饭时间了。”

  傅锦楼闻言微微撇过脸,浓眉不悦地挑起:“我需要和你报备行程?”

  游宋后悔莫及,冷汗涔涔着赔笑:“当然不用当然不用。”

  ******

  医院VIP病房内,喻轻轻用被子蒙着头,死活不出来。

  丢人,太丢人了。

  现在丑照遍及全网,她连把手机联上网的勇气都没有。她不想看,也不敢看。

  “喻姐,我求你了,你快出来吧,不然真的会窒息的。”助理小玥既担心又无奈,毕竟喻轻轻是小祖宗脾气,要想让她乖乖听话,有时比登天还难。

  捂住头的喻轻轻一直在抽咽,往日灵动的双眼此时泪水氤氲,眼睑上下和鼻头都透着浅浅的粉红,整个人看起来楚楚可怜。

  听着喻轻轻隐忍的呜咽,小玥一时间无从下手。

  神啊,谁来救救我!

  ……

  啪嗒。

  病房门被人在外推开,小玥的目光瞬间循声探去。

  傅锦楼一身定制西装,整个人的气质看起来沉稳而矜贵。

  小玥做喻轻轻的助理时间不长,之前从未见过傅锦楼,此时看他穿着正式,她说话语气下意识变得恭敬礼貌:“你好,请问哪位?”

  傅锦楼沉淡如水的目光一直投在病床上拱起的一团上,他用下巴指向喻轻轻,答非所问:“探病。”

  听到那有几分熟悉的声音,喻轻轻迅速抹掉眼泪,猛地从棉被里跪起身,背对着他们俩吸了吸鼻子道:“小玥,你先出去。”

  “啊?”小玥疑惑地望向西装革履的傅锦楼,目光无法掩饰打量。

  “她说,让你先出去。”傅锦楼耐性不多,此时语气已经带上了一层寒意。

  小玥闻言匆匆避开目光,小跑着出去等候。

  ......

  穿着医院宽松的病号服,喻轻轻羸弱的身子看起来更加弱不禁风。

  傅锦楼看了她一眼,随即迈动脚步靠过去。

  他一走近,喻轻轻俏皮地眨着红肿的眼睛,抬起胳膊就向傅锦楼要抱抱,甚至还在嘟起水唇撒娇:“老公,人家今天受伤了......”

  她的语气娇憨而故意拖长,让人听了骨头都酥软。

  可傅锦楼却发出一声低笑,他深眸睨着坐在床边的喻轻轻,语气嘲弄:“喻小姐真客气,为了让我给你拦下黑料,一声老公说叫就叫。”

  喻轻轻:“......”

  自己的小心思被拆穿,喻轻轻抿着唇瓣浅笑,她脚尖微微抬起,上下摩擦着傅锦楼的膝盖,胡搅蛮缠:“咱可是领了证儿的,你就是我老公嘛。”

  “......”

  傅锦楼没有避开她带有目的性的触碰,他眼角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顺水推舟问:“所以呢?”

  喻轻轻全然没了刚刚委屈的心思,她不如趁机抱住眼前男人的大腿,求得他的帮忙,“咱俩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如果我名声臭了,爷爷奶奶又该教训你了。”

  她知道,一旦她出了什么绯闻,傅锦楼就会被家里长辈叫回去训话,内容无非是挑剔他找了她这样的女人做老婆,有掉身价。

  喻轻轻对此并不在意。

  人前风光,人后受罪,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傅锦楼挑眉,示意她接着说。

  喻轻轻舔了舔自己略微干涩的唇瓣,硬着头皮试探道:“要不,算我欠你个人情?”

  “人情?”傅锦楼抿唇轻笑,“喻小姐能帮我什么?”

  “……”

  喻轻轻被怼得语塞。

  悲哀,这男人可真够巧言令色!

  “咳咳……”喻轻轻坐在床边摆了摆嫩白的小脚,硬着头皮往上抬自己的能力:“我什么忙都能帮,费力不讨好的事儿也行。”

  唉……

  喻轻轻脸上有多自信,心里就有多狼狈,真是掉价儿。

  闻此,傅锦楼闭眼慵懒一笑,一字一顿:“正好,今天大姐一家回国,晚上老宅有家宴。”

  “......”

  喻轻轻倏地收回脚,当下就觉得步入了傅锦楼的圈套。她牙齿咬住上唇,清楚地明白自己又落了下风。

  傅锦楼刻意忽视她的情绪,淡淡道:“听说喻小姐今天疼哭了,如果身体不舒服,我可以一个人回去。”

  “......”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喻轻轻咬牙切齿地展露笑容,语气努力维持温柔:“不碍事,你晚上来接我吧。”

  末了,她总觉得自己吃亏,便故作洒脱地点了他一句:“咱俩是夫妻,只要这关系存在一天,你和我的情意都是相互的。”

  所以,他应该帮她拦下网上的黑料。

  她的暗示意味足够明显,傅锦楼是个聪明人,自然能领会。

  男人终于露出少许笑意,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喻轻轻的同时,似乎话里有话:“游宋是我助理,这件事怎么处理你亲自和他说。只要你开口,他都能办到。”

  话落,喻轻轻瞬间捕捉到他话里的玄机,她抬起湿漉漉的眸子,目光试探。

  但傅锦楼只是回给她一个玩味的挑眉,不可能再多解释。

  ......

  门一关,傅锦楼离开了。

  看着手中精致的名片,喻轻轻心里的不平不忿也随之消失。

  他的意思是,她可以让他助理一起解决林璐妮的事?

  是么?

  是吧……

  房门再次打开,小玥一脸暧昧地走过来:“谁啊谁啊?好帅啊。”

  询问声让喻轻轻的心神瞬间清醒,她看着房门的方向,神情恍惚着回答:“他啊......一个熟人......”

  熟悉的陌生人,陌生的熟悉人。

第一章 各取所需的男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