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一章 寺庙相看3

  山坡高耸,清风在此地变得凛冽寒凉,吹起山顶上两人衣袖,带去一丝丝凉气。

  赵明月此话一出,顿时便见贺千空手腕上青筋凸起,似在压抑胸中怒火。

  他吓得立即住嘴,心里越发笃定,贺千空对林家小娘子有意。

  他与贺千空认识多年,贺千空二十许岁一直未成亲,他亦是担忧。

  如果是平时,赵明月知道贺千空有了中意的小娘子,定会开怀大笑,可如今……这小娘子模样明摆是已经和白家相看,两家互相看中,就待合八字后下定,婚事便定了。

  赵明月低低叹气,好不容易有了喜欢的人,结局居然是这样。

  再看贺千空胸口微微起伏,虽脸色如常,却不过是强自镇定。

  贺千空说不清自己什么感受。

  山下凉亭中,女子粉面含春,眼尾噙着深深浅浅一抹红,衬得她人面桃花相映红。

  他本来已有数日没见到她,甫一望见便见白夫人为她插上鬓边钗钿。

  旁边白泽远含着笑意望着她,他们似乎对视了一下,她又有些含羞的低下头。

  完全是少女怀春的模样。

  却如此刺眼,刺得他五脏六腑好似燃起一堆火,火势旺盛,烧灼他的心。

  可偏偏这股无名火无处发泄。

  林姝蔓不过与他有几面之缘,他从未说过什么,她也从来没许诺什么。她与白泽远男未婚女未嫁,堂堂正正在此相看。

  正是如此,这股火烧得更旺,似乎要将他的心烧成灰烬。

  正巧下方白泽远似乎说了些什么,他拿起案几上的茶点递给林姝蔓,林姝蔓隔着手帕接过吃了几口,对白泽远绽出一个笑。

  那个笑容如三月明媚春光,四月艳丽桃花,美得不似人间该有。

  贺千空再不看去,转身疾步下山,在明安寺门口乘上青骢马,疾驰而行。

  赵明月跟在他身后,却愣是追不上,只见贺千空扬长而去的背影和散落一地的灰尘。

  他摇开折扇轻轻摇摆,叹道:“哎,真是有缘无份啊。”

  白夫人赠林姝蔓钗钿后,三家又略坐了些时候。

  言谈中,林姝蔓发现白泽远学问渊博,言语间没有一般公子哥的傲气,反倒洒脱雅致,当得上谦谦君子。

  作别后,王氏拉着林姝蔓上了一辆马车,细细询问她的意见。

  林姝蔓拂过发髻上的金凤钗钿,笑道:“女儿很满意。”

  王氏很是欢喜,直说吴家夫人这媒人当得靠谱,牵了对好姻缘。

  林姝蔓只挂着浅浅笑意,附和着。

  她实在说不清自己心底莫名的烦躁因何而起,白泽远很好,甚至超过她心里预期的好,重生回来,能与这样如玉君子举案齐眉一辈子,不是正好么?

  且正如王氏打探好的一切,白家家风严正,她这嫁定不会受委屈被辜负。

  一切如此完美,如果忽略她心底的一丝愁绪。

  她自嘲笑笑,也许是这天气闷热,才无端的起了烦。她一遍遍告诉自己,这是最好的亲事,别辜负了王氏和吴夫人的一番苦心。

  日子不知为何过得飞快。

  既然白、林两家如此满意,再没有理由拖延下去。

  五日后,白家拿林姝蔓和白泽远两人生辰八字帖子,找到京城中有名的清辉道馆,特意请清辉道长合八字。

  合出来两人八字相辅相成,百年好合,白头到老。

  真是极好的结果。

  如此只待寻个吉利日子,白家下定,婚事便定下了。

  近日来,除去心头那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还有一事让林姝蔓很是纳罕。

  长春阁外车马喧哗,人声嘈杂,自皇后生辰宴上,镇国公世子贺千空献上一副緑萼缠丝金嵌绿宝石首饰,言明长春阁工匠打造。这副首饰得到皇后娘娘夸赞,日日带上新首饰。

  从此长春阁在京城中算是出了名,现如今京都里哪个贵女妇人不知道长春阁,那可是实打实的落伍。

  而长春阁的首饰亦是水涨船高,价格攀升,便是这样,许多妇人小娘子还买不到。

  趁此机会,长春阁推出布匹衣裳生意,布匹多是云锦、绫罗等价值百金的贵重绸缎,裁成的衣裳款式别致,色彩大胆,又引来了京城中一波贵女们的追捧。

  这些自然都是林姝蔓的意思。

  自长春阁打出名声,生意是越做越好,现今一月的盈余便比得上过去一年的。

  钱掌柜每次看到林姝蔓都笑得合不拢嘴。

  今个她又来长春阁中,照样熟稔的上到二楼。钱掌柜早早备置她爱吃的瓜果点心。

  林姝蔓几次来,喜好早就被摸透。

  此刻案几上置备的正是她最爱的碎冰百果酥酪,旁边放了红玉珠般的樱桃,和西域特产蜜瓜。

  林姝蔓用银签子插上一块蜜瓜,这蜜瓜汁水丰盈,和皇后生辰宴吃的那块味道相似,想来价值不凡。

  每次她来钱掌柜都要这么大手笔招呼自己。

  林姝蔓浅笑:“这蜜瓜价值百金,钱掌柜下次不用如此客气,我看账簿不过一会功夫,太过浪费。”

  “哎呦哎呦,林姑娘可别这么说,幸好有你这些巧思才有今日的长春阁,这些蜜瓜茶点若能得您喜欢,那是小人三生有幸。”钱掌柜乐呵呵,“这蜜瓜库房中还放着一筐,姑娘既然吃着好,等会我给姑娘全装上!”

  林姝蔓苦笑,每次来钱掌柜都对她如此殷切,她真不知道如何拒绝。

  她只得先放下此事,专心看起账簿,间或拨弄算盘,一时间屋内静谧,只有一旁鎏金莲花纹三足香炉散发幽幽青烟。

  算筹完毕,她抬头展颜:“近来生意又好了些呢。”

  钱掌柜喜笑颜开:“姑娘可真厉害,账房先生写的那些字啊数啊的,我一个都看不懂,姑娘只拨弄拨弄算盘便全明白了!”

  林姝蔓被他逗乐,无奈摇头,心底却有些奇怪。自皇后生辰宴后,她已经第四次来长春阁,却……一次也没见到贺千空。

  她将账簿还给钱掌柜,钱掌柜收起账簿,殷切护送她下楼上马车。

  待林姝蔓上了马车,绀青帷帐徐徐落下,车夫便要驾车。

  “停!”林姝蔓终是忍不住,叫住马车,一掀帷帐,看向钱掌柜:“这几日,怎么未见……贺大人?”

  钱掌柜一怔,古怪道:“这……许是大人朝政繁忙……”

  是了,还能有什么原因,难不成他在躲着她?

  林姝蔓自嘲,而且自己又是什么身份,妄图打听朝廷命官的行踪。

  她向钱掌柜点点头,坐回车厢倚靠车壁,示意车夫启程。

  马车踩着辚辚之声向前驶去,直到再看不见马车背影,钱掌柜收起脸上笑容不禁长叹一声。

  他转身走进阁内,嘱咐店中小二两句,自己去了长春阁后院。

  后院中假山堆叠,泉水汩汩,正中间的凉亭中,贺千空独自啜饮。

  钱掌柜躬着身子,低声道:“大人,林姑娘刚刚离开。”

  

第四十一章 寺庙相看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