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二章 宫宴

    这一大早,王氏和林姝蔓便早早起身,盥洗一番后,下人摆上早膳。

  碧粳米粥、水晶蒸饺,玲珑金丝花卷等各色点心并杂七杂八的小菜摆了一盘。

  宫宴之上吃食不过样子看得好吃,为了将满桌菜一并上了,御膳房会将菜肴提前做好,等上了桌,早就凉透了,除了成景帝、皇后等几个贵重主子,其他命妇桌上不过是个样子货,根本不能吃。

  是以每次赴宴之前,有经验的主妇都会在家填饱肚子,省得宫宴之上肚子饿。

  林姝蔓自小进宫也有几次,加上王氏指点,也是早早准备好了。

  她先是吃了几个甜糯的点心,粥不敢多用,只沾了沾唇。

  用过膳后,婢女们服侍她穿衣,在妆奁前绾发。

  一番梳洗装扮后,王氏携着林姝蔓坐上马车,广平侯并林青峰骑马,身后跟着众多奴仆,一群人浩浩荡荡前往宫殿。

  待到了宫殿门口,四人分开,广平侯带着林青峰去拜见成景帝,王氏并林姝蔓在小黄门的指引下去后殿凤仪宫觐见皇后娘娘。

  凤仪宫巍峨高耸,檐牙耸立,屋檐上的绿琉璃瓦光芒璀璨,殿外的白玉石阶上已经站满了各个命妇及贵女,觐见完的自有小黄门指引着去花园歇息。

  林姝蔓出门时候不算晚,可路上车马慢,到了宫殿也将近午时,日头正浓,打在脸上火辣辣的,不一会便沁出汗珠来。

  这样下去可有些不妙,时间久了,汗水晕湿妆容,那可便是殿前失仪。

  可凤仪宫前树木稀疏,只有几棵青槐树,下面站满了等候的命妇和小娘子们。

  林姝蔓和王氏无法,只得用衣袖中帕子摁着额头汗珠。

  正烦恼间,忽的凤仪宫侧殿出了几个小太监,一人抬着绀青华盖,另有随行诸人抬着檀香木杌子,来到殿外。

  中间的小太监放下华盖,轻咳了一声:“皇后娘娘见日头浓烈,关心诸位命妇身子,特命我等送来华盖等物,供各位休息。”

  命妇们福身行礼,口称“谢娘娘恩典”。

  华盖厚重,其下空间仍旧闷热,可好歹有了片阴凉,众人纷纷落座,总算不用担心汗水晕染了妆容。

  谁知刚坐下半盏茶,殿门外居然又来了三五个小太监,抱着桌椅,手捧茶碗菓子,中间的那个身子精瘦,眼睛眯起,嗓音尖利:“贵妃娘娘知夏日天气闷热,各位命妇等待不易,特命杂家送来各色茶点瓜果,消暑止渴!”

  拉长的尾音中,众命妇们面面相觑,不知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众人谢恩后,太监们将案几置备好,各色解暑蜜瓜、酸梅汁等纷纷摆放,东西精致异常,可命妇们谁也不敢多吃,只沾了沾嘴算作恩典。

  如果因吃这些殿前失仪那才因小失大了。

  林姝蔓也只用银签子扎了块蜜瓜放到嘴里,这瓜香甜可口,鲜美多汁,她不禁眯了眯眼。宫中的东西都是贡品,确实不一样,这种瓜广平侯也能买到,只是口味差得远了。

  一块吃完,她放下银签子,用手帕揩了揩手,坐回杌子。

  天空碧蓝如洗,只有丝丝缕缕的云朵缓缓漂浮,她依偎在王氏身畔,觑眼看天边流云。

  这宫里当真暗藏玄机,皇后前脚刚给命妇送来遮阳之物,贵妃便似不服输一般又送来了止渴之物,真像是你方唱罢我登场的一出大戏。

  且今天皇后生辰,贵妃居然这时机也不消停。

  她袖中玉手蜷起,隐隐有些不安。

  时间一寸寸过,半个时辰后,终于有小宫女来到王氏身边,领着王氏和林姝蔓往凤仪宫内。

  一同前去的还有三位命妇携着各自小娘子。

  一行人浩浩荡荡跨过凤仪宫门槛,进入内殿。

  甫一入内室,凉爽潮湿的气息扑面而来,夹杂着甜香的瓜果味道,沁人心脾。

  林姝蔓抬了抬眼角,果见凤仪宫过道两侧皆放着冰盆。

  而殿中味道也如传言一样,皇后娘娘并不爱熏香,屋内只爱放些瓜果散发自然甜香。

  只偷瞄了一眼,林姝蔓便收回了视线,眼观鼻鼻观心,低眉顺目,随着王氏行跪拜礼。

  她眼底只能看见大殿白玉石板上铺的对鹿纹金丝织毯,色泽鲜艳浓郁。

  行礼完毕,她低垂螓首,眸光只盯着眼前的一小块。

  耳边是皇后大宫女一一介绍的声音,同行的命妇一一行礼,皇后声音清澈却又威严,亲切问候各位命妇,每问候完一个便命婢女送上赏赐,无外乎绸缎首饰,规格大抵相同。

  前面的三位命妇皆如此程序,林姝蔓扑通乱跳的心终于平静了些许。

  待到王氏,大丫鬟春晓细声细气:“这便是广平侯夫人及其嫡长女。”

  王氏并林姝蔓再次跪下口称:“给皇后娘娘请安。”

  皇后抬手:“快起来,广平侯于朝廷有功,陛下很是盛赞。”

  王氏忙道:“娘娘过奖了,为国效力应该的。”

  “这可是你家嫡长女,抬头来看看。”

  林姝蔓袖中小手攥紧,面上带着浅浅笑意微微扬起下巴,只目光还是盯着地下,不去看玉座上的贵人。

  只听衣裙窸窣声,有一清脆声音开口道:“娘娘,妾身今日才知什么是‘灼若芙蕖出渌波’,这等美人,可真是开了眼了!”

  王氏忙道:“淑妃娘娘过谦了,小女不过蒲柳之姿,哪敢在娘娘面前班门弄斧。”

  皇后道:“来,上前来。”

  这却是之前召见命妇贵女都没有的。

  林姝蔓不明所以,身形却稳当,轻移莲步,袅娜多姿便来到皇后跟前。

  离得近了,方能看清皇后面容。四十的人面上却不过二十许,皮肤细腻,眼神清澈,笑容和善。但久居高位,自带着一股子威严。

  她亲切拉着林姝蔓的手,问着几岁了,学过什么的话。

  林姝蔓轻声细细答了,话题轻松自然,她狂跳的心渐渐平静。

  只是忽的,皇后又笑:“你这身上熏得什么香?味道倒是极好。”

  冷汗顺着林姝蔓脊骨流下,她澄澈清明的眸光染上了缕缕慌张。

  谁都知道皇后不爱熏香,皇后这一问,连玉座下的王氏都忍不住紧张抬了头。

第三十二章 宫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