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头面

  翌日清早。

  昨日那一通闹腾,林姝蔓是再也不敢在庄子中待了,昨夜连忙让人送信,今个一早林青峰特意告假驾车来接妹妹。

  庄子上自然又是好一番忙碌,回去的行囊东西也不少,林林总总各种东西装了两车,这里的野味着实鲜美,林姝蔓还特意吩咐王大家的装上新鲜的,回家给爹娘尝尝。

  待回了府,与王氏相见,王氏不免又掉了几滴泪,林姝蔓好一番安抚才好。

  一家子晚上和和美美吃了顿团圆饭,食材用的便是庄子上的野味,味道自是没得说。

  便这样过了几日平淡日子,五月转眼过去,迎来了盛夏的六月。

  这些日子岁月静好,三皇子、高明成皆没有出现,林姝蔓悬着的心不由放回了肚里。

  三皇子不过二十许,已经有正妃一位侧妃三位,即便想迎娶自己,爹爹也不能同意。

  而高明成,听王氏隐晦提及了高家的提亲,再一想到庄子上他懦弱的行为,林姝蔓蹙眉断然拒绝。

  王氏也不觉得遗憾,高家近来和三皇子走的近,着实不是什么好去处。

  如此林姝蔓的婚事又成了未知数,林姝蔓自己不担心,王氏却上了心,暗下决心定要给女儿寻门好亲事。

  林姝蔓却不甚在意,或者说近来她有其他事情要忙。

  车马粼粼之声,街市上人群熙熙攘攘,皆传入青油布罩着的素色马车中,林姝蔓从帷幕的罅隙偷窥外面,吹拉弹唱,好一派热闹。

  这其中也包括长春阁,黑底金字的匾额在阳光下闪闪发光,门口的大红门也重新上了漆,油光铮亮,门外停着数辆女眷的马车、轿子,熙熙攘攘,能觑见屋内来来往往的店小二招待客人,好一幅热闹景象。

  与数日前大相径庭。

  海棠窥了一眼外面,有些为难道:“姑娘,门口又没地方停靠马车了。”只得在这里下马车,走进去。

  “无妨。”林姝蔓带上帷帽扶着海棠的手下了马车。

  长春阁内人来人往,却不见喧哗,只听闻店小二间或响起的介绍声音。林姝蔓甫一踏入门槛,立马有着青衣的小厮上前,点头哈腰问道:“小姐快请进,您想看看什么?”

  没等林姝蔓回答,旁里身着华服的钱掌柜已经跨步来到跟前,“哎呦哎呦,林姑娘您来了,快请进!”

  那小厮极有眼力见,见掌柜亲自来迎接必是大主顾,也不多说,自去招待其他客人了。

  钱掌柜一边请林姝蔓上了二楼,一边道:“姑娘怎么突然来了,下次我提前派人去接姑娘,这里人来人往怕冲撞姑娘。”

  “今我也是突然路过,见生意不错,起了心思随意瞧瞧。”到了二楼,林姝蔓摘下帷帽,“我见生意很是不错,这次招的店小二也都有眼力见,很会招呼客人。”

  钱掌柜笑得眯起了眼睛,殷切的亲自倒茶:“那也是托您的福,自从用了您说的那些经营法子,来的客人渐渐多了,而且人传人,这生意啊,真是躺家里都送上门。”

  林姝蔓呷了口茶轻笑。

  她从小吃穿用度皆精致,大了些便好研究这些,京城中哪家头面首饰铺子她没去过,去的多了见的广了,心里也有些门道。

  是以刚接手长春阁,她细细观察一番,先是将店里格局改动一番,在一楼特意用屏风、围栏隔出一些空间,里面妥帖布置了,特意留着招呼高门主妇。店内则将商品摆放重新布置一番,焕然一新。

  同时她自己画了些许首饰花样,让长春阁工匠打造,这些首饰皆每个款式只打造一批,摆放店中。有身份高贵,出手大方的妇人姑娘来才拿出来介绍,因为款式新颖,且独一无二,这群妇人姑娘皆不吝惜,直接买下来。

  这样渐渐打出了名声,一传一的,便有更多人注意到长春阁。

  是以听到钱掌柜如此夸赞,林姝蔓也不自谦,这些日子她确实在长春阁经营上倾注了大量心血,能有今日的成就她也功不可没。

  钱掌柜道:“姑娘且坐一坐,正好姑娘前些日子送来的图纸工匠打造完毕,姑娘且瞧一瞧。”

  他出门招呼一番,半盏茶后,手里捧了三个黑漆嵌螺纹檀香盒子。

  钱掌柜小心翼翼放在案几上,一一打开,每个匣子里面皆放了一套首饰,从步摇、耳铛到臂钏应有尽有。

  匣子打开,内里珠光宝气,雍容华贵。

  海棠忍不住“啊”的惊呼一声。

  从左到右的三款首饰,皆以“花”为题,分别是桃花、梅花、美人蕉。

  桃花粉嫩娇柔,以粉色、白色为主,层层叠叠的粉映衬下流光溢彩。

  梅花高雅清贵,美人蕉则火热如烈阳。

  三款首饰交相辉映,令人望之却步。

  林姝蔓满意点点头,能将她画的细节一个不遗漏的展示出来,长春阁的工匠手艺真是没得说。

  “这三件我都要了,多少银子?”林姝蔓问。

  钱掌柜忙道:“姑娘想要那是长春阁的荣幸,怎么能收银子呢,姑娘快别说这话。”

  林姝蔓明白钱掌柜的心思,却也觉得不妥,可钱掌柜执意不收钱,“姑娘还要给钱真是折煞小人。”

  无奈,林姝蔓道:“这也不妥当,不若从我的分红中扣吧。”

  钱掌柜还要推脱。

  林姝蔓摆了摆手道:“快别争了,不收银子对长春阁也不妥当,就这么定了。”

  她一锤定音,如钱掌柜无奈讪讪点头。

  林姝蔓又待了会儿,多看了看长春阁的生意方才起身离开。

  待回了府,她又命海棠研墨,写了两封信笺,和梅花、美人蕉首饰放在一处,命人将梅花首饰送至宋若静处,另一个则送到吴青杏处。

  她回京也过了几天,距离她退亲已有月余,京都中传言已没有,果然如吴青杏当初说的,这世人大多健忘,不过对她来说是极好的。

  既如此,林姝蔓也应当着手参加一些京都贵女聚集的聚会,重新出场,也提醒京都中主妇主母,她回来了。

  她相信她的两个闺中好友会明白她的意思。

  果然不过第二日,吴青杏便下了帖子,请她参加初五的踏春宴。

  

第二十八章 头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