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合作

  贺千空一怔,这件事他第一次注意。

  他稍一思索,也承认林姝蔓所言极是。

  如果长春阁地方偏僻,也许没有这些顾虑,可长春阁地处繁华街市,人来人往,熙熙攘攘,来往行人必然会注意到长春阁异动,难保不会有有心之人想到什么,招来是非。

  贺千空不怕是非,却不想惹麻烦。

  他摸了摸手上的白玉扳指,有些为难,如此一来,长春阁还需要略加经营。

  可打仗为官他皆擅长,但做生意,特别是女人生意,他一想到便头皮发麻。

  就连钱掌柜,说是掌柜,也是战场上追随过他的军士,手上功夫了得,才被他选在长春阁打理,平日里传信、收集情报都是他的长项,但这女人家的首饰、衣裳,军营出身的糙老爷们怎么懂。

  如此一想不禁更加为难。

  林姝蔓小声开口:“大人可是有难处?”

  她这一问倒是提醒了贺千空,贺千空打量面前人,点头问道:“我同钱掌柜都不善经营,你可想管长春阁?”

  什么?林姝蔓美眸圆瞪,满是疑惑。

  贺千空仍继续:“可以五五分成,你意下如何?”

  世家贵女出阁前多要学习管家,打理铺子。每个大家族手上都有些大小铺子,当家主母再差也会看账簿,算盈亏,方才能不被商铺掌柜蒙蔽。

  林姝蔓从小就在王氏教育下长大,王氏管理府上事务林姝蔓便在一侧旁听,更何况前世林姝蔓嫁给刘怀玉,更是操劳一大家子,管家算账不在话下。

  且首饰头面一道,不自谦的说,林姝蔓真是精通于此。

  便如她自己说的,女子大多希望自己头面首饰独一无二,林姝蔓自小就爱美,更希望自己与众不同,设计头面首饰也不是第一回了。

  她的首饰很多都是自己设计图纸,请工匠打造,总能在各种贵女聚会中大放异彩。

  只是贺千空提得突然,林姝蔓一时反应不过来,卡壳在那里。

  贺千空略一思索道:“分成三七?你七我三?”

  他误以为林姝蔓不满意报酬。

  “不是,大人。事出突然,我一时……”不能抉择。

  贺千空沉默,他不擅言语,也不知道如何劝服林姝蔓。

  须臾,他道:“我不擅于此,身边也无人擅长。”

  这话无异于恳求和服软,只是语气一贯的冷硬。

  可林姝蔓却明白了,“大人误会了,我其实愿意,只是我时间不多,即便管理店铺也怕不能周全。我不过帮忙,大人对我的恩情难以为报,不需要报酬和分成。只我自己水平有限,如若大人信我,我便姑且一试。”

  “我会告诉钱掌柜,你有空去长春阁管管即可。”贺千空没有顾虑,一锤定音,“分成你不想要那么多,就你三我七,如此不需多言。”

  这无异于信任,林姝蔓有些不安,却也欣喜。

  “我定不负大人所托。”她轻声道。

  天色已近黄昏,天边的云染上深深浅浅的赤红。

  贺千空明白时辰到了,再不回去京城宵禁,他也难以进城。

  林姝蔓见他起身,也跟着出来:“我送送大人。”

  晚风袭来,扯得衣角纷飞,林姝蔓打了个寒颤,这里昼夜温差巨大,她出来的急,没换厚衣服,有些抵挡不住这料峭春寒,她偷偷搓了搓两臂,企图取暖。

  正懊恼,走在前面的贺千空猛地停住身形,转了过来。

  林姝蔓疑惑:“大人……”

  红霞漫天,晚霞的余晖将贺千空高大的身影拉得颀长,他淡淡道:“冷就回去。”

  绯红染上了林姝蔓耳根,她不想那些小动作居然被人看在眼里,张口想解释,又半个字说不出来。

  贺千空转过身,大步疾驰,门口停着匹青骢马,身形高大,皮毛光亮,他一手拽住缰绳,一个跃起翻身上马,动作矫健流畅。

  夕阳中,他只回头望了一眼,深邃眸光似乎扫过林姝蔓,又似乎只是无意间的掠过,旋即,他夹紧马腹,马箭步飞驰,扬起阵阵灰尘。

  便这样,他如一阵风,突然出现又很快消失。

  直到他离开,林姝蔓都没来得及问上一句,他的出现是否是偶然。

  她伫立在风中,看了那个背影许久,海棠默默为主人披上赤红大氅,轻声道:“姑娘,夜露寒凉,回去吧。”

  林姝蔓颔首:“回去,你派人传信给爹爹,这庄子不能待了。”

  三皇子蒋明德如此一闹,林姝蔓再不敢自己待在这里,且来庄子也有月余了,早些回家也好的。

  月影如钩,她抬眼望去,突的有些想家。

  月光如缟素,洋洋洒洒镀在青石板路上,贺千空踩着月影,停在朱红大门前。

  院落前的石狮子狰狞凶狠,在月色下有些骇人。

  他只瞄了一眼便上前叩动门环。

  叩叩的声音在寂静的街市格外响亮,门内传来窸窸窣窣的人声,不过片刻,朱红大门“吱呀”一声敞开。

  钱掌柜身着常服,恭敬作揖:“大人,您来了。”

  贺千空随手将青骢马的缰绳递给后面小厮,跨过门槛往里走去,“常五回来了么?”

  钱掌柜小跑才能跟上他的步伐,喘息回道:“回来了,大人……这以后是不需要盯着三皇子了?”

  贺千空豢养了一批暗卫,以“常”为姓氏,一到九为编号。其中常五武艺高超,被派出去盯着三皇子一举一动。

  今个不知怎么的,常五下午突然回来,吓了钱掌柜一跳。

  这个档口,朝中形势不明朗,怎么回来了?

  贺千空坐到内堂黄花梨木椅上,呷了一口茶,“这段时间先让常五歇歇,何时再去听我命令。”

  他摩挲手上茶碗,有些心烦意乱。今天他能及时赶到不过是因为常五一直在盯梢三皇子,见三皇子有异动及时汇报,他听到消息便动身前去。

  只这一来,他派人盯梢三皇子一事很有可能暴露,即便当时他随口搪塞了三皇子,难保他今后不会想起,清理身边的人,常五极有可能有危险。

  与其等那时被动,不如今时主动撤回来,也能保了常五性命。

  然而贺千空烦恼并非于此,今天听暗卫汇报,他便失了分寸急急前往,似乎往日的自持冷静都抛到脑后。

  他不敢深思下去,不敢去深究这背后原因。

  正沉思,忽然瞥到一旁钱掌柜,原地打转,他眉头轻蹙低声问:“怎么了?”

  钱掌柜额头沁汗,低头不敢正眼看他,小声道:“大人,镇国公……镇国公派人送信,让您回去一趟。”

  

第二十五章 合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