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二章 酒宴

    温泉汤旁,白雾袅袅,轻歌曼舞,吹笙鼓瑟,白云渺渺漂浮天际,好一派景色。

  林姝蔓回去时,宴会已开,奴仆在旁将切好的肉片炙烤好,又在一旁圆瓷碟内蘸好酱料,供客人享受。桌上不仅放置烤肉,还有各色小菜,八宝豆腐、虾油芙蓉豆腐、珍珠菜等消腻解暑。

  每桌案几上放置烤肉汤,这汤先用葱白椒盐炒制的肉做成汤,中间又加入粳米、酱汁调和好味道,这种汤最解油腻,每次烤肉都要配置。

  这时节的猎物不似秋天肥美,却也很有嚼劲,且烤制过后外皮酥脆,油脂都被文火烤出,三皇子吃得连连点头。

  他见林姝蔓袅娜娉婷,款款走来,明明是老气横生的绛紫色,在她身上却更衬得身姿轻盈,欺霜赛雪。

  蒋明德一见她便朗声道:“温泉池畔,赏美景,听丝竹,品美食,果然爽快!只是林姑娘家中可有酒,眼下若能小酌,定是极好的!”

  一旁高明成听了坐立不安,自进了庄子,他便如此,他也了解三皇子性情,就怕三皇子酒意上头做出荒唐事,如今一听又要喝酒,那还了得?

  他倾身劝道:“殿下,您今日来时已喝了三杯,如今我们来时未带马车,回去定是骑马,如果再喝,恐不利于骑马。”

  他这话一出,蒋明德眉心皱起,搁在往常,他可能也就作罢,可今日却酒意上头,只觉得身为皇子,却不能按照性子肆意潇洒,真是没个滋味。

  当下眉心紧缩,冷冷的目光瞟向高明成:“这点酒量岂能放倒我,明成多虑了,如果明成不喜宴席,大可自己回去!”

  这话语气凉飕飕地,高明成脊背一凉,剩下的话咽在了肚子里。

  高家虽亦算世家,却也青黄不接,如今他这一代为官者只他自己,整个高家不过面子亮堂,内里空虚。

  是以经过他和爹娘多方商量,决定搭上三皇子一党,如今朝中成景帝对李家如此器重信任,且太子身边已有能臣干将,再插不进去,不若跟随三皇子放手一搏。

  表面上看,近来高明成才与三皇子走得近,实则私底下,高家老早就搭上三皇子这艘船。

  如今已经再下不得船。

  而讨好三皇子是他的重中之重。

  高明成痛苦闭眼,三皇子话已至此,他再不敢劝,只得一旁自己吃肉夹菜。

  林姝蔓心下苦笑,“殿下,庄中并未置办美酒,只有些许女人家喝的梅子酒……”

  “那也可以!”蒋明德打断,“哈哈哈,美酒配美景,佳人在侧,才算上良辰美景啊!”

  林姝蔓使眼色,王大家的机灵,捧上梅子酒,这种酒度数不高,后劲小,不担心喝醉。

  林姝蔓抿嘴落座,海棠在一侧为她夹菜烤肉,这肉炙烤后蘸上调制好的酱料,味道鲜美多汁,外焦里嫩,味道极好。

  可林姝蔓味同嚼蜡,吃的机械,她看似低头垂目认真用膳,实则眼角总会瞥见三皇子席间动静。

  越看心越凉,三皇子蒋明德一杯接着一杯畅饮,虽梅子酒度数小,也经不住这么喝,只半个时辰,几个酒坛子便空了出来,再看蒋明德,双眼迷离,醉意尽显。

  这边笙歌鼓乐四起,因庄子上奴仆不擅长于此,曼妙之音不比京城,略显刺耳。

  蒋明德眉头紧皱,越听脸色越烦,拿起桌案上一只茶碗狠狠掷到地上!

  “粗鄙之音,不登大雅之堂!”他训斥。

  丝竹之声戛然而止,奴仆们脸色惨白,一个个跪地匍匐求饶。

  林姝蔓忙起身行至奴仆前,一福身:“殿下息怒,庄子上奴仆不精通于此,倒污了殿下耳,还请殿下恕罪。”

  蒋明德晃晃脑袋,醉意微醺,起身离开座位,跨步走到林姝蔓面前伸手扶她,“林姑娘何必如此,这与你何罪之有,只是呕哑粗鄙之音,反倒扰了雅兴,不若……”

  他上下打量林姝蔓,眼神迷离流连在高耸和低洼处,女子身姿丰盈,肌肤莹润似玉,只一眼便有一丛邪火烧在心底。

  他舔了舔嘴唇,“不若林姑娘为我们演奏一曲,想来定如仙乐。”

  话音坠地,林姝蔓脸色煞白,全身血液都涌上胸口,一阵屈辱感传遍全身。

  这话着实浪荡,完全是把林姝蔓当成歌姬卖唱女,哪个正经闺阁女子要给外男演奏弹唱!

  她眼神慌乱,忙望向一旁高明成,她相信这话高明成亦能听出不妥。

  她眼眸如误入陷阱的麋鹿,清澈透亮中暗藏慌乱,看的高明成心底慌乱,一番犹豫后,他终于别过脸,只作没看到。

  他无法忤逆三皇子。

  如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林姝蔓咬紧下唇,袖中玉手紧紧攥住金凤钗。

  她低头避开蒋明德淫邪目光:“殿下恕罪,小女子于丝竹一道并不精通,恐污了殿下耳。”

  如此一低头,白皙脖颈露在外面,冰肌玉骨,隐隐颤抖,令人不禁倾倒。

  蒋明德酒劲上头,脑子亦有些不清明,一时间竟忘了林姝蔓广平候嫡女身份,只见她身子袅娜,娇声软糯,好似回到了自己王府,丝竹管弦中,自己正在与歌姬舞女嬉闹。

  当下他伸出手,仿佛要抚摸那节白玉,嘴上说道:“姑娘别怕……”

  林姝蔓全身颤抖,身体如一根绷紧的弦,手中金凤钗的钗头已经冒出袖口,她死死盯着蒋明德手指,只要他敢碰到自己,就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电光火石间,蒋明德随身伺候的奴仆连滚带爬赶了进来,气喘吁吁停在蒋明德面前,呼哧喘气道:“殿下……殿下……外面……”

  蒋明德正想和美人春风一度,被如此打断心中烦躁,狠一甩头怒斥:“话都说不清,可是欠打!”

  小厮慌乱跪下道:“不是,殿下。贺千空……贺大人来了,说要找您,就在门口!”

  屋内三人脸色都是一变,不待反应,就见温泉汤池旁,白雾袅袅中,黑衣男子疾步走来,衣袂翩飞,一派清贵华然,不是贺千空又是哪个?

  

二十二章 酒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