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纠缠

    这话一出,林姝蔓、高明成脸色皆是一变。

  这话对未出阁的女子来说实属失礼,语气中的调笑也有些冒犯。

  如果是其他人,林姝蔓大可以直接离开,可他是三皇子,天家贵胄,广平候再受重用也是臣子。

  林姝蔓低垂美眸,福了一礼:“三皇子宽厚,小女子感激不尽,只是小女并没受伤,无需殿下费心。”

  高明成暗自焦急,京都中谁不知道三皇子沉湎声色,京中但凡有些姿色、他瞧上眼的都拉进府中,就这样,平日里瘦马歌姬的还往府上送。

  正是三皇子这个性子,见了林姝蔓这等不凡姿色,能没心思么。

  高明成已从偶遇心上人的兴奋中清醒过来,他最不想看的就是三皇子对林姝蔓起了心思。

  当下他附到蒋明德耳边一阵耳语。

  一阵风吹过林间,带来远处芬芳。林姝蔓一直低低垂首,如一株不胜风雨的西府海棠。

  被林风一吹,蒋明德身上的汗意消散,人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他这几日心情不好,来之前喝了点酒,刚才高明成介绍林姝蔓时也没听清,只当林姝蔓乃是什么小官之女,他自是可一阵享受。

  可广平候嫡长女?广平候手握兵权,也深得帝心,即便蒋明德天家冑贵,也不能轻易招惹。

  若是平日里,蒋明德定能反应过来,只是如今酒意上头,他心中不禁有些憋屈。

  自己堂堂皇子还要看臣子脸色不成?

  再说,自己不吃到口,只是瞧瞧不行么!

  当下眼珠一转,笑道:“林姑娘怎么自己在这里,岂不危险?”

  林姝蔓去京郊避风头也不算隐蔽事,京中知道的大有人在,如今蒋明德故意这么一问用意何在?

  林姝蔓有些头疼,却还是规矩道:“小女子在山脚下庄子处玩乐,已有一段时日。”

  “哦,可是附近那个温泉庄子?”

  “正是。”林姝蔓敛眸。

  蒋明德抚掌大笑:“哈哈哈,如此甚好,来的路上我就注意到那庄子,风景别致自有一番雅趣,早就想进去一览,只不知道主家是谁不好前往。现下居然正好遇到林姑娘了,不若这样,我和明成也打了些猎物,正好一路送到林姑娘庄子上,也算作赔礼如何?”

  这就是明着要林姝蔓招待一番了。

  话说到这份上,真是由不得林姝蔓拒绝,她袖中玉手紧紧握拳,指节泛白。

  林姝蔓强颜福身:“这……殿下,寒舍简陋……”

  蒋明德笑意有些凝固,眼神晦暗:“怎么,林姑娘要拒绝我?”

  “不敢。”林姝蔓长长的睫毛颤抖,“只是庄子景色平淡,怕入不得贵人的眼。”

  蒋明德大笑:“无妨无妨!”

  一边唤过奴仆牵着马,自己走在前头。

  身后奴仆有带着行囊的,还有拿着猎物的,有野兔、野鸡,还有一头鹿,真是猎到不少猎物。

  可此刻林姝蔓心乱如麻,根本没注意,她紧紧攥着海棠的手,彷佛在汲取力量,一边吩咐王大家的快回庄子,收拾布置一番。

  来时的路不过短短半盏茶,回去却彷佛遥遥无期。

  待到了庄子上,林姝蔓领着二人来到温泉池旁,这里白雾袅袅,烟雾弥漫,不似凡间倒像仙境,在这里设桌摆宴,着实享受。

  王大家的着实机灵,早早就摆好桌椅,备好膳具,中间更是置办下烤炉,先一步送回庄子上的各色猎物也都处理妥当,一些做成了各色荤菜,一部分切好刷上油,待到一会儿烤制。

  林姝蔓福身道:“殿下请先稍等,小女仪容不整,先行告退。”

  又吩咐下人精心伺候着,这才带着海棠去了内院。

  刚一进屋她就瘫软下来,海棠吓得失色,连忙扶起她到榻上歇息,惶恐不安。

  林姝蔓头疼欲裂,一阵阵恐惧的酥麻从脚底蔓延到头顶。

  她实在没想到招惹来了三皇子!

  三皇子这人于女色上如何荒唐恐怕没有人比她更了解,前世先帝驾崩,三皇子登基,无人可以管束得了这位当朝天子,三皇子才暴露本性,后宫三千嫔妃已然满足不了他,他那时荒淫无度,京城中但凡有姿色的女子,不管是待嫁闺中,还是嫁为人妇,只要他看上眼了,通通收进宫内,玩段日子又腻烦了,就抛在身后不再理会。

  那段日子虽她已被刘怀玉囚禁起来,三皇子的荒唐依然有所耳闻,甚至朝中大臣都有妻子被三皇子强行纳入宫中。

  如此荒唐无度的一个人,今日更是饮了酒,难保做不出什么事!

  只如此一想,林姝蔓便脊背发寒,玉手颤抖。

  海棠在一旁忙拿了碟子绿豆糕,倒上一壶花茶水,“姑娘你无事吧,可是累的,吃点东西?”

  林姝蔓拿了块绿豆糕送进朱唇之中,几块下肚方缓了过来,神情好多了。

  看了眼外面天色,已近午后,京城中有宵禁,无论如何,晚上城门关闭前三皇子和高明成也会离开,只要挺过这段时间,也许事情还有转机。

  林姝蔓眸光一沉,紧握玉拳,朗声道:“海棠,伺候我换衣裳。我要穿去年做的那件绛紫色春衫。”

  那件绛紫色春衫,颜色老气,花色过时,透着暮气,当时做完林姝蔓很是不喜,压在箱子底下,可如今她却希翼这件衣衫能压压自己容颜。

  妆奁前,海棠给林姝蔓上妆,特意将唇色涂得发白,显得单薄无力。

  最后绾发,发上不多钗钿,只一支翡翠簪。

  林姝蔓歪头思索,“去把那只金凤钗拿了给我。”

  海棠一怔,翻起妆奁,那只金凤钗钗头磨得锋利,一不小心就容易划破肌肤,素日林姝蔓也不多用。

  海棠心中疑惑,却不多问,拿了钗子递给林姝蔓。

  林姝蔓满意审视锋利无比的钗头,将它藏于袖中。

  她可也是将门之女,如果三皇子真起了荒唐的心思,她林姝蔓也不惧怕!

  

第二十一章 纠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