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愁绪

  林姝蔓脸唰的红了,作势要捶吴青杏,被她一个机敏躲开了。

  宋若静赶紧拦着两人,“好了阿杏,可别闹了。”又牵着林姝蔓手,“蔓蔓你这五日可住的惯,我和阿杏怕你寂寞,想来陪陪你,只我家中琐事繁多,今天才得了空。”

  宋若静和林青峰的亲事定在了今年秋天,作为待嫁女子,宋若静一直在家准备嫁妆。

  “你们能来我就很开心。”林姝蔓牵起两人手,“今个定要好好陪我,我们姐妹几个聚一聚。”

  说罢吩咐王大家的,中午置办一桌子好菜,又拿出地窖里的果子酒,这种青梅果子酒,后劲不大,清甜可口,女子孩子也能喝。

  吩咐完又拉了两人游玩庄子。

  逛了一圈,宋若静点头:“虽离京城远点,到底布置精致,不缺东西,倒放心许多呢。”

  三人闲逛间,吴青杏一直默不作声。

  林姝蔓奇怪:“阿杏今个怎么了?你何时这样话少过?”

  吴青杏跺脚:“我一直这般淑女好么!”话音刚落,自己忍不住叹气。

  宋若静一旁解释:“阿杏……这几日在相看亲事。”

  亲事一直是女子大事。

  林姝蔓了然,也不多言。

  倒是吴青杏,扯了路边一朵茶花,不停摆弄,“唉,前些日子相看了卫家二公子,他……我很满意,本来爹娘也都同意,可这几日爹爹却有些反悔。”

  卫家也是簪缨世家,身份和吴家很是相配。

  吴青杏解释:“最近朝中风波你们也晓得,卫家一贯和李家走得近,爹爹他不想吴家卷进风波,只说要多考虑。”

  林姝蔓亦沉默,吴青杏父亲明哲保身,实在不能过多指责。而且据她前世记忆,从这次朝廷风波后,三皇子与太子之间争斗再不是以往小打小闹。

  别说吴青杏父亲会这么做,就是宋家和广平候也会如此。

  从龙之功向来诱人,可一个不慎,也会将整个家族带入深渊。谨慎些总是没错的。

  只可怜吴青杏,想来卫家公子定是风度翩翩,少女怀春最为美好,却只能早早夭折。

  林姝蔓不可抑制的想起自己,重生以来,她一直关注怎么退亲,从来没想过以后,现下也是一阵迷茫,自己会嫁给谁?

  一时之间,三人都沉默,明媚阳光温暖如火,却照耀不了她们的内心。

  还是吴青杏第一个打破沉默:“好了好了,本来是和蔓蔓玩乐的,怎么我一说完都沉着脸!打起精神啊!”

  林姝蔓收回心神:“可不是,我带你们看看温泉汤,现下泡有些热,可那白雾袅袅,好一番景色呢。”

  温泉汤果然景色别致,两人感慨一番,午膳置办好,林姝蔓纷纷带两人上坐。

  席上两人又是夸赞一番,这里食材大多普通,做法却别有一番风味,其中有道笋煨火肉,是用春笋和火腿肉切成方块,一同煨烂,中间加入冰糖,鲜嫩无比,风味独特。

  几人吃的开心,天色已尽黄昏,两人起身告辞。

  上了车宋若静有些不放心,回身拉了林姝蔓的玉手,轻声道:“蔓蔓且莫担忧,近来王夫人托我娘相看京中公子哥,定会为你寻个好亲事。”

  林姝蔓心中暖暖,她其实并未担忧亲事,但这种被人记挂的感觉真的很好。

  她不知道的是,京城中,王氏近来为她的亲事急得是焦头烂额。

  王氏这双儿女,儿子林青峰亲事已定,只待秋季完婚。本来林姝蔓也已定亲,谁知一番波折退了亲,亲事顿时没了着落。

  前些日子女儿在,王氏怕女儿担忧,即使心中愁绪千丝,也不敢表露在脸上。

  这几日她却吃喝不香,此刻半躺在榻上,手里捻着玉带糕却不吃,心里却盘算起了京城中年岁相当的公子哥。

  正盘算着,琥珀打了帘帐走进道:“夫人,高夫人前来拜访。”

  哪个高夫人?王氏不解。琥珀忙走到她耳边耳语两句。

  王氏蹙眉,原是那次去明安寺礼佛,遇到的顺天府高明成的母亲,言道上次儿子不小心冲撞了贵府小姐,特来赔礼。

  楹窗外缕缕春风吹的帘幔忽起忽落,王氏的心也如这帘幔忽上忽下。

  这件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如果真是赔礼何须这么久才来。

  心下疑惑,王氏还是坐到妆奁前,让琥珀伺候她梳洗绾发。梳洗打扮妥当,才扶着丫鬟的手去了正屋。

  正屋内,一妇人明艳如烈阳,身着金黄色上襦,曳地金色长裙,头戴八宝攢金钗,手上赤金莲花浮雕镯子熠熠生辉,端的是富贵逼人。

  她一见王氏便乐呵呵道:“王夫人,打扰了。上次我儿在寺庙执行公务,不想打扰贵府,今儿我特来赔个罪。”

  说罢招手,身后自有三四婢女手捧紫檀匣子,婢女们将匣子放在案几上,又一一退回到高夫人身后。

  高夫人面带笑意:“多有得罪,特来赔罪,不知贵府小姐喜欢什么,便都带了些,些许心意,请多包涵。”

  王氏一边客气一边打开匣子,匣内珠光宝气,蓝底团花光明锦布上放着一对翡翠玉镯,水头极好,价值万金,这可不是些许简单心意罢了。

  她万没想到匣中物件居然如此贵重,一个就罢了,这里三个匣子价值让人咋舌。

  王氏忙阖上匣子推了过去,“这太贵重了,断不能收。当日事情我也了解,高公子也是有公务在身,反倒是姝蔓性子娇惯,添了麻烦。”

  高夫人将匣子推回去,“哎,夫人尽管收下,这是我儿子的一点心意,自那日我儿便念念不忘,总惦记冲撞了林家小姐,您若不收,我们这心里过意不去呢。”

  这话里有话,王氏眉头轻蹙,此番高夫人来的突然,带的赔礼也过于贵重,不像是赔罪,反倒像……提亲。

  王氏心底一阵热切,这可真是一瞌睡就有人送枕头,她心里快速略过高明成的信息,年纪轻轻就任顺天府府尹,家室也是门当户对,真算上天赐良缘。

  只有一点,王氏心中不安,近日来高家与三皇子走的颇近。

  她非不知世事的内阁女子,听广平侯常提朝中事,对近来朝中风雨有所耳闻。

  广平侯素来不想沾染这皇位争斗,一心只忠于圣上,儿子林青峰的婚事定的宋家,宋家亦是满门清贵,远离争斗。小女儿林姝蔓的亲事亦是如此考虑。

  是以王氏心下很是满意高明成,嘴上却没应下任何事,只打哈哈过去,将高夫人送走。

  待人走了,王氏揉着太阳穴惆怅,小女儿的亲事着实愁人啊!

  

第十九章 愁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