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拉拢

  李贵妃见他来了忙支着身子要起来,身体却颤抖摇摆,蒋明德箭步上前,扶住她稳住身形。

  李贵妃有些自嘲:“唉,年纪大了不中用。”

  蒋明德眉心紧蹙:“母妃,父皇到底是何意思,如今外祖父还在……”

  李贵妃眉头轻蹙,摇头打断他的话,她眼光一扫殿内诸人,丫鬟太监们低头顺目俱都走出殿内,留给母子两个空间。

  见无人在旁,李贵妃放轻声道:“你且不用担心,此事陛下心意回转,不会再有牵连。”

  得了这话,蒋明德紧绷的身子方松弛下来,他长长吁口气:“这次来的太突然,都怪李晨那个家伙!着实不靠谱,账册也不好好收着,惹出这么大的事!差点牵连到我!”

  他在殿内转圈,满腹怒火:“还有贺千空,不是个东西!我的人查到的消息,这次就是他偷偷潜入李晨家,找到了账册!”

  这消息李贵妃倒是第一次听说,也蹙眉问:“这些你可曾同你外祖提过?他什么意见?”

  蒋明德坐到一旁黄花梨嵌大理石方凳上,有些委屈:“我说了,外祖让我尽可能拉拢贺千空,可是母妃你没看到那家伙什么样子!一副死人脸,半点不给人好脸色……”

  “明德!”李贵妃娇颜正色,“明德,既然你外祖如此说,想必贺千空定有过人之处,拉拢过来于我们有大好处。”

  见蒋明德不说话,却还是一副不服气模样。

  李贵妃扬起上身,温柔到:“你是成大事的人,切莫因小失大。”

  须臾,蒋明德叹气:“可是母妃,之前也拉拢过他,他却油盐不进!毫无办法啊。”

  李贵妃端起茶碗,掂了掂茶盖,一时也有些为难。

  世上之人大多为名为利为财,只是不知贺千空所图什么?

  她将茶盖阖上,“我倒是有些许想法。最难消受美人恩,贺千空年已二十,却一直未成亲,孤枕难眠,想想也可怜,如果有个美娇娘在怀……”

  这世上最厉害的风大约是那耳旁风,日日吹夜夜吹,任他铁石心肠,也能给吹成绕指柔。

  “可如果他不想娶呢?知道是我们的人他万一不娶怎么办?”

  李贵妃躺在榻上,长长的睫掩住眸中万千心思,“自古娶亲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可父母俱在,即便不亲近,那也是他父母。”

  蒋明德了然,贺千空父亲镇国公贺慎之不同儿子,天生圆滑,对三皇子一党频繁示好。

  李贵妃拨弄衣裙上的荷花纹,“明德,近来你记得务必低调,不可再惹风波,此事能过去完全是圣上念旧情,不可再生事端!”

  “母妃我明白的。”

  李贵妃瞄他一眼,不欲多说,在她眼里,儿子千好万好,就是有些沉湎声色,平日里还好些,现下风波不断还是要低调,不过看蒋明德应承的快,她也不便多说。

  殿外,马车辚辚而行,穿梭街市。

  贺千空撂下竹帘一角,隔绝了窗外的吹拉弹唱、熙熙攘攘。

  坐在对面的赵明月不停摆弄手上折扇,一会儿开一会儿阖,看得出主人此刻心烦意乱。

  良久,赵明月轻声道:“如此陛下是要放过李家?”

  透过竹帘罅隙的微光打在贺千空高耸鼻梁之上,他深深看了赵明月一眼,“陛下老了。”

  是的,老了。

  多年前斗倒手握重权高氏一族的少年天子已不再年轻,鬓角染上点点星霜,曾经的铁石心肠如今已软如柔肠。

  即便如此多的证据摆在面前,他也轻易相信李贵妃苍白的辩解。

  只因他从心底里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宠妃、最爱的儿子和自己信任的忠臣会欺骗自己。

  赵明月瘫软在车壁上,叹息:“朝上要乱了。”

  成景帝不知道他这一做法,传达出一个信息,他对三皇子背后势力的纵容。

  前朝后宫全是人精,从前三皇子和太子就有别苗头的行为,却不明显,如今成景帝这一偏颇举动,无异于对世人宣布他对三皇子一派的宠爱,多少趋炎附势之人将如蝇虫扑向蜜糖,投靠三皇子一派,在这众星捧月中,三皇子即便之前没有野心也会被鼓动出野心。

  先帝时诸子争斗的惨状很可能再次重现。

  贺千空给自己倒了杯茶,轻呷一口,“回去禀告殿下,天要变了。”

  朝中山雨欲来风满楼,远离城区京郊的庄子上,林姝蔓的日子可过的着实悠哉。

  这里远离世俗,清静自然,每日别无琐事,岁月静好。

  林姝蔓也跟着清静起来,每日睡到日晒三竿才起,吃过午食,下午读会书,去庄子中走动一番,日子别有一番风趣。

  小主子在庄子上,王大家的打起精神应付,每日饭食不奢侈却也精致。

  就如这天朝食准备了碧粳粥,糯米丸子,水晶蒸饺,并时蔬酱菜,各个小巧精致,午膳又置办了白玉丸子汤、芙蓉豆腐、三鲜鸡、炸丸子,洋洋洒洒铺满一桌子,每天还换着花样做,新鲜又雅致。

  只是日子久了,也有些无趣。

  这里毕竟就林姝蔓一人,海棠、王大家的平日能说下几句,可毕竟是下人,时间久了,林姝蔓些许有些无聊。

  这日早上,林姝蔓看天气好,命人将竹榻搬到院中柳树荫下,自己拿了本琴谱翻看。海棠一边打着扇子,一边剥王大家送来的葡萄。

  正悠闲处,就听脚步声,却是王大家的,她福了一福道:“姑娘,门外来了两辆马车,有两家小姐来找您。一位小姐称她姓宋。”

  静姐姐?林姝蔓喜的豁然起身,将琴谱一阖,忙道:“快请进来,好好招待,海棠,快来给我梳头。”

  这几日散漫惯了,林姝蔓晨起懒惰,只懒懒一绾发,不带多余发饰,今要见客,定是不能如此怠慢。

  一番梳洗后,林姝蔓携了婢女,拐了几个弯来到正屋内,就见宋若静并吴青杏正坐在上首喝茶。

  见她来了,吴青杏快人快语:“本还担心你可会郁郁寡欢,如今看你都胖了,必定心宽,可白担心了!”

  

第十八章 拉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