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感谢

  只瞧了一眼,林姝蔓嘴角便噙了一抹笑意。

  刘怀玉搀扶着周氏,周青青抱着孩子,奴仆早就散了,就剩这四口,都精神萎靡,衣衫不整。

  此时的刘怀玉眼下淤青,满脸蜡黄,哪里还有以往翩翩公子的模样。脚步踉跄,万没有往日的风流倜傥。

  林姝蔓眼中笑意欲浓,如此可好,刘怀玉不是和周青青是真爱么,这辈子她便要看看这对鸳鸯过得如何。

  跟在刘怀玉身后的周青青也好不到哪去,往日的娇柔纤楚已然消散,脸颊凹陷,丰润的嘴唇干枯破裂,眼神中再不复之前的柔情。

  马车也不过一人宽,包裹都放在车顶,车夫满口抱怨,行李多钱给的还少,这趟活真是亏大了。

  刘怀玉点头哈腰应付着车夫,这是他们最后的一点银子,请不到车就只能徒步离开。他低三下四的模样再看不出往日文采斐然的进士郎。

  再也不是前世那个位极人臣的权臣。

  不过是地上的蚂蚁,长裾上的灰尘,轻轻一拂,了无痕迹。

  清风从窗牖缝隙中袭来,带着五月特有的闷热,林姝蔓最后撇了一眼刘府,往后再也不用来了。

  她起身带上幂篱,马面裙上的金丝团花在日光下熠熠生辉,她脸色有些苍白,可双眸坚定。

  海棠扶她上了马车,绀青帷帐中,林姝蔓慵懒到:“走吧。”

  再也不用来了。

  马车发出辚辚之声,车轮轱辘轱辘前行,照旧是繁华熙攘的街市,药坊铺子、酒肆茶寮、各种各样的布匹首饰店面,林立繁盛。

  马车却停在了门可罗雀的长春阁前,黑漆漆的匾额似乎有些蒙尘,足见主人家多不用心的经营。

  钱掌柜再次看到这闺阁小姐出现,脸上已经没了惊讶,很是从容殷切的迎上。

  虽然这家小姐用帷幕遮脸,可不论是华丽的马车,精致高贵的襦裙都透露这家小姐身份高贵。

  再加上她与主家关系似乎颇为不一般,钱掌柜自此留了个心眼。

  如今看到她出现,钱掌柜早有准备,放下手上算筹,赶忙作揖问道:“小姐来的巧,我家主子正在后院,请小姐二楼坐一会。”

  林姝蔓着实没想到,此次她来自是为了感谢贺千空所做一切,口头空手感谢实在不妥,故她带了东西来,本想放在长春阁由钱掌柜代为交托,却不想贺千空居然在。

  如此倒不如当面感谢一番,更显郑重。

  林姝蔓点头上了二楼,有了上次经验已经不显局促。且这次没了心思,她斜倚在交床靠椅,透过楹窗欣赏街市上人来人往。

  细瞧之下她才发现,长春阁的位置真真是好的没话说,四通八达,地处中心,前后往来行人皆能经过于此。

  如此好地段,势力金钱缺一不可拿下。

  可见贺千空两样都不缺,只是如此好的铺面地段,经营却如此差,着实令人惋惜。林姝蔓暗自感慨,如果稍稍用心,这家铺面都可门庭若市。

  正感慨间,门扉轻动,帘幔摇摆,日光中,贺千空颀长的身影亮的晃眼。

  他头戴玉冠,身着藏青色暗金纹长裾,身无别饰,唯有腰封上挂着的上好玉佩轻轻摇摆。

  周身微风在他出现那一刻好似凝结,他带来肃杀之气蔓延到整个屋子。

  这气息让林姝蔓微微一颤,不由自主挺起了脊骨,似乎每次见到贺千空她都会紧张。

  她从小生于钟鼎之家,见过王孙贵族、达官显贵数不胜数,无人如贺千空一般让人看不透,猜不着,他似夏夜的雷雨,捉摸不透又避不开。

  即便他此次出手相助,林姝蔓心底依旧隐约有些惧怕。

  她福下身道:“大人。”

  贺千空并不惊讶,随意坐在离得稍远的大理石方凳上,脊骨挺拔如竹。

  他随意瞟了一眼眼前女子,“何事?”

  如此简洁干脆。

  “上次之事多亏大人相助。小女子无以为报,备下了礼品代为酬谢,希望大人别嫌弃。”

  林姝蔓素白玉手拨弄开桌上紫玉嵌螺纹镂空匣子,露出里面东西,“请大人过目。”

  里面大红团花绸面上静静躺着两样东西,一只象牙刻海水龙纹狼毫笔,一块颜色漆黑幽深的方墨。

  贺千空随意拿出方墨嗅了嗅,香气清幽淡雅,定是加入了麝香、冰片等名贵药材,阳光下方墨内里隐隐有光点闪烁,应是加入了金箔,整个方墨颜色乌黑又有光泽,看样子应该是徽州漆墨。

  徽州制墨最为出名,漆墨更是名声在外,这样一块墨就价值连城,还不是任谁都能买到。

  还有那象牙狼毫,不去看亦知价值不菲。

  这两样礼可当得是份大礼。

  可贺千空脸上神色丝毫未变,眼底甚至毫无波动,他只略看下便将方墨放回匣中,“多谢。”

  正因这样,林姝蔓更加无措,看不透眼前的人,就像夏夜突然来临的暴雨,也如幽深不见底的大海。

  林姝蔓指尖微微颤抖,低低问:“大人可是不喜欢?”

  贺千空蹙眉。

  他一贯对笔墨无过多要求,可如此贵重风雅的礼物怎会讨厌?

  他道:“没有。”

  没想不过一句话,眼前女子却绽开笑靥,眸中荡漾水色,如石涧清泉汩汩流淌。

  林姝蔓轻声道:“大人喜欢便好。此番多谢大人相助,若大人有什么难处我能帮上,请尽管跟小女说。”

  她又能帮上什么忙?

  这话甫要张口说出,贺千空却停住了。他恍若看到一条细丝薄如蝉翼,一端缠绕在他手腕,一端在林姝蔓纤细皓腕。

  那是从寺庙意外蔓延的牵绊。

  这让本该没有交集的两人有了一次次接触。而到了这一刻,两人的交集也该到头,此后也许再也没有机会相见。

  贺千空犹豫了。

  他极少如此,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从胸口涌起,让他到了嘴边的话变了。

  他道:“确实……有一事。”

  他看到面前人双眸似星子般亮起,眼神真挚诚恳道:“大人且说,只要我能帮上忙。”

  贺千空道:“皇后生辰宴在六月十八,我想让你帮我挑个礼物。”

  

第十四章 感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