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亲事

  周青青一听脸上诧异混着害怕,忙问怎么回事。

  孙夫人满脸痛惜道:“你在外和儿子住上一段时间,待正室过门,和你夫君处出了感情,美娇娘在侧,你夫君定是怜惜万分,如果林家小姐允许纳妾还好,可看这情况,她必是个善妒的,哪里允许纳妾,娇妻在怀,过上一段时间,她再寻个由头,将孩子带回府里抚养,独留你一人在这里,姐姐说到那时候,还有谁能想起你啊!”

  周青青下意识反驳:“不会的,表哥说过他最爱我的!娶林家小姐不过为了她家势力……”

  孙夫人道:“姐姐且想,如今你多久见回夫君?等他有娇妻在怀,哪里还想得起我们这些外室啊!正室再给纳几个良家妾,又哪有我们立足的地方!”

  周青青心乱如麻,自从搬出刘府在外独居,她见表哥次数就渐渐少了,最近都月余才见他一面。

  孙夫人窥见周青青脸色,不动声色继续道:“姐姐可要多想想,我与姐姐一见如故才多说许多,请姐姐勿怪!”

  “怎么会!”周青青一把抓住孙夫人袖中双手,慌乱道:“妹妹,你说我如今该怎么办!”

  “这……姐姐若是听我的,妹妹倒有有些想法。”孙夫人面露难色,半晌方道:“姐姐为刘家生下长子,且刘家夫人正是你姑母,那有何不好办。姐姐就回去刘府,说孩子得了重病,你姑母心软定会让你留下。”

  “可表哥知道定会生气,他三令五申不然我回府……”

  “唉,姐姐听我说,你选个日子,最好林家来做客的日子,到时候你在门外哭诉一番,再跟林家剖析表白,你只求个居家之地。那林家小姐都定亲了,还敢退亲不成?且当着那许多人面,还能不容人么?!”

  她继续道:“姐姐可得想想自己和孩子啊,可别人老珠黄被夫君冷淡,落得个凄凉下场。”

  她的话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可周青青却听了进去,盖因周青青心中早就想回刘府许久。

  外室的日子压抑难过,且她心底里也怕刘怀玉忘记自己。

  看周青青神色动容,孙夫人突然起身道:“天色不早了,我也该家去收拾一番,姐姐且仔细想一想。”

  话音刚落,便扶着丫鬟的手摇晃出门。

  孙夫人转了弯进道斜对面一间屋子,刚进屋关门,她全身松懈下来,长吁口气。

  她坐到铜镜前拆头上钗钿,一边吩咐丫鬟道:“你去给大人传信,周青青已经意动,不出五日,我定会让她去刘府大闹,定会让林刘二府婚事作废。”

  四月二十五,京城多日大雨,今个终于放晴,艳阳高照,清风徐徐。

  刘府正迎着贵客,正是姻亲广平候林阳烈和夫人王氏。两人相携而来,正是为了商议两家亲事细节。

  一路上,刘怀玉殷切备至,亲自迎接两人进了内屋,又吩咐丫鬟们上茶果点心。

  如此细致入微,态度谦卑,令王氏频频点头。

  内屋间,帘幔轻动,周氏和刘怀玉并广平候和夫人王氏相谈甚欢,外头忽然匆忙进来个丫鬟,神情惶恐,礼都行的囫囵。

  刘怀玉正要呵斥,丫鬟喘气道:“夫人、少爷,府外头……”

  “姑母,表哥!救救我的儿吧!他已经高烧几日了!林家小姐进门,我可以不当妾室,只求救救我的儿,他可是刘家血脉啊!”

  丫鬟的话被外面传来女子的凄厉哭喊声打断。

  “我的儿啊!表哥,救救我们的孩子啊!”

  刘怀玉闻声,脸色霎时难看得不行。

  周青青怎么这时候出现!不是让她好好待着么!

  周氏却慌了神道:“快!快让青青进来,我的乖孙怎么了!”

  如此情景,林阳烈和王氏岂有不明白的,两人脸色阒然难看。特别是林阳烈,他多年从军位高权重,身上气势非比寻常,如今脸色一沉,周身气压肉眼可见低了起来。

  林阳烈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们刘家未待正室进门,就与自家表妹有了首尾?还有了私生子?”

  刘怀玉额头沁汗,“岳父且听我解释,周青青乃是我表妹,她父母俱逝前来投亲,我母亲瞧她可怜,便留她在府里小住,且给她找了门外地的好亲事,前几日她刚说京城纷扰,搬了出去以待备嫁。今日不知怎么又回来,且还满口胡言!”

  他深深看了眼林阳烈道:“岳父,我对蔓蔓一片真心,蔓蔓也对我情深意重。有什么事我们两家关起门来商量不好,否则传得满城风雨两家也失了面子。”

  林阳烈眼含怒火却沉默不语,这刘怀玉也是聪明,他话中有三个含义:

  其一,周青青他会处理,让她远嫁消失,且不让她回京。

  其二,林姝蔓对他一片深情,若退亲林姝蔓能否同意?

  其三,女子退亲总会囿于礼数成为谈资,让林姝蔓成为谈资,两家失了颜面可就不好。

  一时之间,林阳烈也沉默了,他倒不怕名声之类虚名,他只怕林姝蔓不同意退亲。往日里林姝蔓对刘怀玉的痴迷众人看在眼里,当初两家定亲也是因为林姝蔓一再坚持,如今会不会林姝蔓也不想退亲?

  霎时,厅堂一片安静。刘怀玉暗暗吁了口气,他知道只要今天稳住广平候,一切都有商量。

  他正想再开口表达诚意,周氏却道:“怀玉啊,乖孙可是我们刘家血脉啊,那可是我大孙子,怎么能送出去!男子成婚前有几个妾室有什么问题,林家小姐应该包容,断不可善妒!”

  刘怀玉恨不得掐住周氏脖子让她闭嘴。

  可已经晚了。

  林阳烈双眼一片寒凉,嘴角却勾起一抹嘲弄:“好好好,今日可真是大开眼界!一家子的蠢人毒妇,居然还妄想娶我林家姑娘,真真让我笑掉大牙!这桩亲事就是蔓蔓不同意我也给退了!”

  说完,他起身,劲风扫过桌上,茶碗跌落摔的粉碎,“今天这个亲你们刘家不退也得退!”

  说罢,他挽起王氏,愤然离去。

  

第十一章 亲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