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心思

  城中暴雨如柱,雨滴敲打在地上溅起朵朵水花。

  大雨磅礴,路上行人稀少。刘府门前却吱呀一声,钻出辆马车。

  马车疾驰,却小心谨慎,不直奔目的地,反而在小胡同中拐了好几弯,又穿过京城大半城区,方才小心翼翼停在一处胡同的门房外。

  刘怀玉一掀帘,四下一瞧,滔天雨雾中,人影难辨,只看到影影绰绰的身影,却看不人。

  他正要下车,就见雨雾中一把油纸伞袅袅婷婷,伞下露出一张白生生的小脸。

  周青青满脸惊喜,眼眸含泪道:“表哥,你总算来了。”

  再看她,半边身子被雨水打湿,薄薄的襦裙贴合在凹凸不平的曲线上。

  刘怀玉道:“这么大的雨你撑伞出来做甚。”

  “我想早点见到表哥。”周青青满眼深情。

  刘怀玉只觉得一阵慰贴。周青青总是如此,姿态做得很低,不像林姝蔓满身贵气,可刘怀玉就吃这一套,每次周青青如此看他,他就觉得自己自尊心得到了满足。

  这次亦是,他一听大为感动,下了马车与周青青同乘一把伞,安慰:“你看你,我说了会来。儿子怎么样?”

  他俩互相搀挽,嘴里絮叨家常,像一对寻常夫妻一般走进屋内。

  却不知雨幕中,看不见的角落有人正注视着他们。其中一人对另外一人道:“你回去禀告大人吧,刘怀玉外室的住所已经找到,看大人下一步有何指示。”

  大雨珠帘一般密集,万家灯火中却隐隐有些什么在蠢蠢欲动。

  翌日清晨,天边刚刚泛起鱼肚白。

  刘怀玉一夜春宵过后精神抖擞,出了屋宅上马车,周青青一路相送,眼中满是不舍:“表哥何时还来,我与孩子都很想你。”

  “青青且安心,我一有空必来看你。”刘怀玉安抚,转身上车离开。

  只剩下周青青,站在大雨过后湿漉漉的青石板上,远望许久。

  这条胡同往来屋宅林立,早有妇人早起洗衣做饭,看了周青青那痴痴样子,有个妇人“啧”了声别过脸,高声道:“什么狐媚子外室也在这住,脏了我的眼。”

  当下有婆子高声附和,也不点名道姓,一番含沙射影,直说得周青青脸色通红,眼神凌乱,握拳跺脚终是关门回屋。

  她一回屋,婆子们更没了顾忌闲谈起来。原来周青青刚来,婆子们见她年纪轻轻还带孩子,邻里间很是帮助,周青青只说自己丈夫外地经商,时常不在家。可时日久了,刘怀玉每次来也避不开人,婆子们哪里还不明白,这分明就是男人养的外室,还生了孩子!

  婆子妇人们都是正室,哪里看得惯她,加上周青青总是矫揉造作,不是爽利人,再也没人和她走近相处。

  周青青回了屋,屋内狭隘不透光,毕竟刘家亦不是大富大贵之家,刘怀玉手头银子有限,给周青青置办的屋子也算不得好。

  屋内天井狭小,阳光稀少,墙壁处浮现点点潮湿的霉斑。

  这里环境如此破败,人也不好相处。家中就刚几个月的孩子和婆子丫鬟,周青青越想越难受,泪珠扑簌簌落。

  她从老家投奔姑姑,姑姑周氏和善亲和,表哥刘怀玉一表人材风流倜傥。那段时光可多美好,她与表哥情投意合,每晚红袖添香好不快和,周氏更是亲和,刘家虽是不入流的宦官人家,也比周青青原本小门小户要好,吃穿用度皆是上了一层楼。

  可好景不长,从表哥定亲之后日子就变了,表哥不许她怀孕,每次云雨过后都要服用避子汤。周青青心中不甘,只觉得都是表哥未婚妻林姝蔓善妒,才会容不得人,于是她设计买通下人调换了汤药,怀上了孩子。本想如此定会嫁给表哥做妾,却不想表哥怕得罪林家将她送出来养在外面。

  如今一月才能见表哥一次,吃穿用度皆没有刘府里好,周青青真真欲哭无泪,心中更是怨恨林姝蔓,只觉得是她在才让自己与刘怀玉不能在一起。

  思及此,悲从中来,正流着泪,就听门扉发出叩叩声,丫鬟青梅赶紧跑来开门,周青青远远瞧见,便见门扉缝隙里探出个芙蓉如面的美娇娘。

  美娇娘自称夫家姓孙,刚搬来这条街上,备下礼物拜访邻里。

  周青青本不想理,却见孙夫人手上匣子材质不是俗物,料想里面东西也不差,便点头让丫鬟放她进来。

  请孙夫人到了内堂,丫鬟上了茶点果品,两人闲谈起来。

  闲谈中,孙夫人说自己相公在外地做生意,不太常来。这熟悉的说辞让周青青一怔,她打断孙夫人问道:“夫人是外室吧。”

  如此直白的话语一下子让孙夫人红了个透,也正击穿了孙夫人的弱点,她红着脸支支吾吾,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如此周青青还有什么不明白,这孙夫人想也是哪位人家养在外的外室,和她处境相似,倒让周青青生了些许怜悯之心。

  周青青安慰:“妹妹别怕,说来惭愧,姐姐也是。我与夫君情投意合,奈何夫君的夫人家室强悍,端不容人。”

  孙夫人红了眼眶:“怪道我与姐姐一见如故。我家夫君也怜我爱我,可家里那是只母老虎,总是磋磨我,夫君无法只得在外将我安置。”

  说完眼泪扑簌簌落下又道:“我初来乍到,本想和邻里好生相处,却不想外面那些婆子当面嘲讽讥笑,我……”

  周青青一听,两人同病相怜,安慰:“妹妹别怕,那些腌臢婆子不必理会。唉,这些正室女,不得夫君喜欢就磋磨我们,只可怜我们。”

  两人一见如故,周青青许久没人陪她说话,闲聊间将自己与刘怀玉前后过往都透露出来,只隐去具体姓名官位。

  孙夫人听了也大为同情,待听到周青青都诞下长子后更是吃惊,忙道:“姐姐,你这可就糊涂了!你都有了儿子怎还偏居于此,你可小心将来正室嫁过来,要抢你儿子呢!”

  

第十章 心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