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委屈

  却说刘怀瑾赏花宴上独自前去妇人堆,走到近前才发现自己连人都叫不出来。

  这些妇人都穿金戴银,她全然分辨不出是哪家夫人。以往她来拜见,都是林姝蔓引着她认人,根本不需自己操心。

  可一想到林姝蔓的态度,刘怀瑾忿忿跺脚,自己往妇人堆中专去。

  哪知她一进去,那些夫人们眼神嘲弄打在她身上,好像在看不合时宜的小虫子,看的她全身烧起来,一阵阵羞恼。

  更有刚成亲的夫人,嘴角一弯讥笑:“这赏花宴可真是落寞了,什么人都敢出现。”

  这些刺耳的话刘怀瑾哪里不明白,脸唰的绯红一片,整个人只恨地上没缝。如此一来,她哪里还敢多待,也没知会别人就上了马车归家。

  路上她越想越委屈。往日里她跟着林姝蔓,断然没人给她脸色瞧,还会对她嘘寒问暖,殷切备至。今日这是怎么了?

  她却没想,那些夫人消息最是灵通,素日里不过是看在广平候嫡女林姝蔓面子上,给她三分薄面,否则,就刘家这不入流的小官,哪个有功夫理会。

  可刘怀瑾不明白,思前想后,最后到怨上了林姝蔓。她不去想自己没有请帖还要硬闯赏花宴让人难堪,只将一切怪罪到林姝蔓头上,如果林姝蔓领着自己,岂不就没这么烦事。且今日林姝蔓态度冷淡不同以往,她心里早就不舒服,此时又将所有事翻腾起来,越想越气。

  待到下车时,眼泪止不住的吧嗒吧嗒掉,扑进周氏怀抱就将今天的委屈哭诉。

  周氏听完连忙一阵安抚,脸上也多了埋怨,“蔓蔓这是如何,怀瑾小孩家家不知事,她就把她撂在一边么?”

  刘怀玉抿起嘴角,目光复杂,眉头不由自主蹙起。

  他心里也是烦闷。近来林姝蔓不知为何,不似往日那般黏他,导致他进来连面都见不到。

  刘怀瑾抽噎道:“蔓姐姐今日好生冷淡,还不如青青姐对我耐心。”

  周氏也皱眉,“我看林姝蔓那身大小姐脾气又上来了,何必和她家接亲,还不如青青,脾气模样都没得挑,还生了乖孙,儿呀……”

  “娘!”她话音刚坠地,刘怀玉双目圆瞪打断她的话,又一扫屋内奴仆呵斥:“刚才夫人说胡话了,你们什么都没听见!可知道!”

  仆役们惶恐点头。刘怀玉又是一挥手,仆从如云匆忙下去。

  待屋内安静,刘怀玉才道:“娘,你再干什么,青青一事我三令五申不可泄漏,你如今这么大大咧咧说出来,传到林家耳朵里可怎么办!”

  周氏委屈:“青青是你表妹,又替你生了大儿,我的乖孙孙,是刘家功臣,林家怎敢不容她!林姝蔓不容青青就是善妒!”

  刘怀玉听得脑壳疼。周氏一生中一直以来就是以夫为天,女子若是定了亲,就是男方的人家,该迁就男方,若是被退亲,更是该找根绳子吊起来,还有什么颜面。

  她用这种思维揣度,只觉得林姝蔓得迁就讨好刘家,说是刘怀玉有个庶长子,那也应该宽容大度。

  刘怀玉也知道周氏性格,心下烦躁不安。

  近日来,林姝蔓不知为何不似往日粘着他,他已经隐隐察觉不妥。他当初费尽心思与林青峰做朋友,进而接近林姝蔓,诱惑她痴迷自己定下婚约,如今婚期临近,他万不希望节外生枝扰乱这场婚事。

  广平候一家门第高贵,有了这一家姻亲支撑,刘怀玉才能在官场上施展抱负。否则就靠刘家这点根基,在京城这种王孙贵族聚集之地,哪有半点前途。

  所以这场亲事至关重要,林姝蔓亦尤为重要。而林家高贵,如何能容忍未嫁过去,男方就有庶长子。周氏还是把一切想得太简单了。

  即便周青青是自己心爱之人,还诞下自己的第一个儿子,他也不允许任何人搅黄这门亲事。

  想到这儿,刘怀玉板脸,阴沉面容道:“娘,我说过此时不可再提!家里任何人不得提起青青!”

  周氏像来听儿子的,自从刘家老爷病重不理事,家里大事小事都由刘怀玉来管,周氏更是不敢反驳。

  如今刘怀玉一强调,即使心中满是委屈,周氏还是点头应了。

  刘怀玉脸色稍缓,沉甸甸的目光又望向刘怀瑾,“你也谨记,姝蔓是你未来大嫂,别的胡话不可再说!”

  刘怀瑾在他冷冷目光中打了寒战,唯唯诺诺点头。

  刘怀玉这才阴云转晴,又嘱咐二人两句转身回了自己院子。

  到了院中,他才长吁口气,家中父亲病弱,母亲软弱妹妹骄蛮,一家子大小事项都压着他的肩头,疲惫不堪。

  他和衣躺在三面屏风罗汉床上,思索今天发生的事情。想到林姝蔓他心情不由复杂。

  林姝蔓国色天香,又高贵优雅,又这样一个女子痴迷于他,他很是窃喜和得意。

  可刘怀玉却实在不喜与林姝蔓接触。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黑暗中,他翻个身继续任思绪纷飞,可能就是从发现他俩人家境反差巨大吧。

  印象最深的一次,林姝蔓下身穿了件金丝织锦绸缎的大红长裙,裙中金线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他见了只是随口夸赞,可一次他路过商铺,才知道这种绸缎一寸就价值百两,他一年的俸禄都买不起一条。

  此后他渐渐发现,林姝蔓吃穿住行样样精致,所耗费财富巨大。

  这些差距让他越发自卑阴郁,他在林姝蔓面前抬不起头。

  也是此时,周青青家出了变故,父母皆亡,只有周青青一人活了下来,她一届寡女只得奔赴周氏寻找帮助。

  周青青纤细软弱,如白莲一般清香娇柔。她寄宿在刘家,日日与刘怀玉低头不见抬头见。

  渐渐,她那双如水的、总带着崇拜的眼眸深深印在了刘怀玉心上。

  后面的事也就顺理成章,周青青爬上了刘怀玉的床。周氏很是喜闻乐见,她本就喜欢这个侄女,更不忍儿子孤枕难眠,如今这个结果她最欢喜。

  刘怀玉呢,他虽喜欢周青青,心里却也知道婚前有个通房妾室还好,所以每次云雨过后,都会盯着周青青喝下避子汤。

  本应万无一失,却没想周青青还是有孕,且他知道时已经三个月。

  刘怀玉瞬间就明白周青青做了手脚,可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跪在脚边哭哭哀求,自己母亲也声嘶力竭要保住刘家血脉。

  刘怀玉心软了。于是他留下周青青和孩子,却在外置办房屋,雇佣奴仆安置母子俩,且地址只有自己知道。

  这是他想到的,既能保住婚事也能保住周青青的两全法。

  此刻,窗外阴云密布,隐约有雷声震荡。罗汉床上一片冰冷。刘怀玉不禁有些想念周青青,若她在必会红袖添香,好一番良辰美景。

  如此一想,他心猿意马再也忍不住,叫道:“备车,我要出门!”

  许久没见到青青了,也是时候看看母子俩。

第九章 委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