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初醒

  丫鬟得了吩咐匆忙下去。

  吴青杏第一个忍不住,她快人快语:“真是没见过这种的,没收到请帖就借着蔓蔓的关系非要进来,什么人啊!”

  宋若静心思细腻,此话一出,赶紧一手暗地里扯吴青杏裙角,又一边偷偷瞟林姝蔓,生怕她生气。

  如果前世林姝蔓定会不自在。前世她把刘怀玉看得极重,连带刘怀玉的家人她都关怀备至,特别是刘怀瑾。

  刘怀瑾是刘怀玉的亲生妹妹,如今不过十五岁,平素在家被母亲大哥宠的不知分寸,性子偏狭又冲动。

  前世林姝蔓为她是操碎了心。刘林两家接亲后,刘怀玉母亲周氏就眼高于顶,只觉得自己家跻身成了名门世家,连带对刘怀瑾的亲事也提高了要求,平常的书生清贵一个都看不上,心里想着儿子能去镇国公嫡女,女儿也应该嫁个不差的公侯伯爵。可哪家名门之后能瞧上刘怀瑾,不说家境门第,就刘怀瑾本人也是才学样貌样样拿不出手。

  可周氏不这么认为,只觉得闺女千好万好,就差没人认识。怎么认识名门贵族呢?最好的办法当然是参加宋家赏花宴等一系列活动,这里本就多是当家主母相看儿媳。

  如此就又需要林姝蔓帮忙,因为刘家的地位连这种赏花宴的门槛都摸不到。前世刘怀玉跟林姝蔓一提,林姝蔓自是上心,不待刘家多说就忙前忙后,带着刘怀瑾参加宴会,尽心尽力。

  无奈刘怀瑾实在拿不出手,几番波折下来,也只有几个正六品小官相中她,还是看的林家姻亲关系。

  就因着这,前世林姝蔓还遭了周氏和刘怀瑾好一通埋怨,嫁过去一段时间内,婆母周氏认为她没尽心出力,对她百般刁难。

  而如今,林姝蔓听到吴青杏直言,一点气都没有,反倒笑吟吟道:“是我不好,连累静姐姐还要招待她。”

  宋若静心下诧异,面上却还是温和笑,“这有什么。”

  谈笑间,刘怀瑾跟着领路丫鬟前来。她身子不高,却穿了条曳地牡丹缠花金丝锦下襦,上身大红海棠勾勒的袄子。整个人似小孩子偷穿大人衣裳,极不协调。

  吴青杏一瞧,赶忙别过脸,省得自己偷笑出声。

  可刘怀瑾根本没认识到,她只觉得自己穿了件好衣裳,金光宝气,心中得意。

  她却不知,真正名门早就不兴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而力求素雅中奢华。

  就如林姝蔓今日襦裙,水绿色打底,其上团花水纹刺绣简单大方,阳光下看却熠熠生辉,乃是绣线中掺了金丝织就,一条价值就过百两。

  刘怀瑾甫一见到三人就又些埋怨,“蔓姐姐!你不知道,这家下人真是不知礼节,还敢拦我!”

  “不知礼节”的宋若静脸上闪过尴尬。

  林姝蔓歉意的看了两人一眼,不理刘怀瑾的话。

  刘怀瑾却没眼力见,撒娇撒痴坐到林姝蔓旁边,亲热道:“蔓姐姐这几日怎么都不来看哥哥,哥哥好生想你呢。”

  如此不知礼数的话当着闺阁女儿面讲,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林姝蔓缠着刘怀玉,林姝蔓眼中嘲讽之色一闪,道:“慎言。”

  她声音冷冽,脸上笑意全无,与往日皆不同,唬得刘怀瑾一怔,嗫嚅不语,倒是安静下来。

  吴青杏冷冷睨了刘怀瑾一眼,却也没理由赶人走,一时之间,三人也不好再说悄悄话,只闲谈些近来京都趣闻,把酒闲言。

  三人把酒言欢,刘怀瑾在一旁却坐立不安。母亲特异嘱咐过,这次花宴会上多高门主母,让她切忌留个好印象,嫁入高门。来之前她本想林姝蔓定会如往日,为她忙前忙后,将她介绍给诸位主母,却不想今日林姝蔓态度冷淡,此刻更是晾她在一旁!

  想到完成不了母亲嘱咐,刘怀瑾心下焦急。终忍不住抽了个空档插言:“蔓姐姐,我们不去那边逛逛么?”她指的方向正是河岸边柳树下,一群妇人聚集乘凉。

  “去哪里做甚,你要想去大可以自己去!”吴青杏早就看刘怀瑾不顺眼,此刻第一个呛呛出声。

  刘怀瑾脸色涨得通红,眼神求助望向林姝蔓。

  林姝蔓却端坐如山,只理了理鬓角碎发,柔声道:“阿杏所言极是,我们闺阁女儿聚会玩乐,何必去凑热闹。”

  刘怀瑾气得仰倒,她们肯定不担心了,可自己的亲事怎么办,心里不由怨恨起林姝蔓。

  她坐了片刻,越想越气,见林姝蔓几人玩闹,索性自己起身往柳树下阴凉处去了。

  吴青杏看她走远,噗嗤乐道:“她还真去,上赶着也不怕人笑话。”

  闺中女子,即使谈论婚事也遮遮掩掩,哪里像刘怀瑾这样把嫁入高门的野心都写在脸上,上赶着推荐自己。

  宋若静心里也如此想,可顾着林姝蔓面子,还是扯了下吴青杏衣角,让她别再多言。

  林姝蔓却大大方方道:“阿杏说的极是。”

  “你……”吴青杏美眸圆瞪,难以置信。以前的林姝蔓哪里能听得下一句刘怀玉的坏话,即使是刘怀玉家人的亦是不可。

  宋若静若有所思:“蔓蔓近来变了许多。”她旁观林姝蔓对刘怀玉的迷恋,早就察觉不妥,可之前几次提醒都被敷衍过去,如今再看,林姝蔓好似从迷雾中清醒,让她不禁欢喜。

  “是啊是啊!”吴青杏倒豆子一般:“你以前总操心刘家的事,不说你没嫁过去,就说嫁过去你这姿态也太低些了。”

  林姝蔓握着两人手,心下感动,她俩看得比前世的她更加透彻,反倒自己,之前如在雾障中,看不清猜不透,反丢了性命。

  林姝蔓郑重道:“此番犹如大梦初醒,再不囿于从前。”

  她已经重新来过,前世的错再也不会犯了!

  这边林姝蔓心情大好,姐妹们放开笑闹。那边刘怀玉处境却不大好。

  今日他送刘怀瑾去宋家参加花宴,本想着林姝蔓在,定会照顾妹妹。

  哪知不过半个时辰,刘怀瑾成了马车就回了家,一进家门就扑到周氏怀里,眼泪扑簌簌落下,一看模样就受了委屈。

  周氏疼的心肝都颤,连忙安慰,几番安抚之下,刘怀瑾情绪稳定,眼眶还是通红。

  她冲着一旁的刘怀玉大喊:“哥哥,不要娶林姝蔓!那个女人心肠坏透了!”

  一语刘怀玉脸色立沉。

  

第八章 初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