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赏花

    惠风轻轻徐来,屋外的柳树飒飒作响,屋檐下铃铛响了两声。

  屋内,林姝蔓涨红着脸,磕磕绊绊说完了前因后果,只觉得燥热不已。

  实在太羞人了。

  贺千空呷了口茶,“你想找出刘怀玉外室,让他主动退亲。”

  他一句话总结了林姝蔓磕绊了半刻钟的话。

  林姝蔓点头,“女子大多囿于名声,若我主动退亲,必会惹人非议。”

  叮当的铃儿不停作响,和林姝蔓紧张的心跳同频。

  贺千空神色平平,语气淡淡:“天色不早了,林姑娘回吧。”

  一瞬间,林姝蔓的心如被浸在寒凉冷水中。

  却又听到贺千空低哑声音:“林姑娘所求之事,必会如意。”

  话音甫落,林姝蔓鼻尖一酸,她突然很想哭。

  可又生生忍下,只用那双湿漉漉的双眸盯着贺千空,福身一礼,语气满是郑重,“大人恩重,必不能忘。”

  贺千空脚步一顿,走向门口的背影却没回头,只微一点头,推门而去。

  他一路疾步,心却不平静。

  自己也说不清为何听她说退婚之事一阵欣喜。

  也许希望救命恩人能顺遂平安吧。

  他想。

  林姝蔓甫一踏进广平候府内院,就见琥珀来请:“姑娘可回来了,夫人请你去正院。”

  林姝蔓简单换身衣服,梳洗一番来了正院。

  这个时辰,王氏刚处理完一日内院事务,正是空闲时候。

  果然一进正院,就见王氏歪躺在小叶檀香四足床榻,身边放着糖蒸酥酪、玫瑰花饼。

  王氏听到动静,连忙招呼:“蔓蔓快来,今个可买到什么?”

  林姝蔓只说没看到新样式搪塞过去。

  两人坐立,丫鬟们添了茶水,又上了点心瓜果。王氏才道:“你回来的正好,宋家刚送了帖子,说是家里梨花开的正好,约了人一起去赏花呢,你可要去?”

  王氏提的宋家乃是礼部侍郎宋明仁一家,官职正三品,虽官位不高,可深得圣人心,更是满门清贵,家风严谨。而宋家二娘宋若静年芳十六,已与林姝蔓大哥林青峰订婚。

  前世林姝蔓很是喜欢宋若静这个嫂子,她端庄大方,文静却不沉默,与林姝蔓也算闺中好友。

  可前世这个时候,林姝蔓正痴迷刘怀玉,这些女儿家的闺中聚会她都鲜少出现,成亲后更是一心扑在刘家。

  思及此,林姝蔓不禁感慨,好在这一世她可以补救。

  她点头道:“我自是要去呢,顺便看看静姐姐,许久未见也很想念。”

  这一世,她要好好生活,刘怀玉什么的,她抛之脑后。

  很快,四月二十日到了。

  这果然是个好天气,碧空如洗,春光灿烂。

  宋府巨大的匾额下车水马龙,往来多是女眷车马,徐徐惠风掀起幔帐,带着阵阵香粉气息。

  这样的赏花聚会除了让女儿家放松聚会,也多是当家主母相看挑选儿媳的好时机,所以能接到邀约的,不是和宋家交好,也是名门望族、清贵冑家。

  而宋府门口特意有小厮检查过往来人请帖,这样的聚会可不是任何人都有资格的。

  林姝蔓挽着王氏行进门前,见这番热闹场景心下感慨,多少年没来了。

  海棠递了请帖过去,立即有穿红着绿的丫鬟请两人往里走,“林夫人姑娘可来了,夫人和二姑娘正念到呢。”

  小路曲折逶迤,路旁花草树木,楼台水榭,无一不华美精致。

  刚行至半路,就见一妇人面色慈爱,芙蓉色长裙曳地摇摆,她看到两人先乐道:“你们可算来喽,蔓蔓可是许久不来了。”

  林姝蔓脸色红红,福了一礼道:“宋夫人。”又冲宋夫人右手旁着葱绿色襦裙的女子甜甜笑道:“静姐姐,我可想你了呢。”

  宋若静拿帕子掩嘴一乐:“你这丫头惯会嘴甜。”

  她上前拉起林姝蔓的手,宋夫人道:“你们两个小姐妹去玩吧,别拘着了。”

  两人正有此意,又告别行礼一番方手牵手向一旁蜿蜒小路走去。

  宋若静道:“你可算来了,近来忙什么,整日不见你人影,阿杏念叨好几次了呢。”

  她口中阿杏乃是刑部尚书吴尚书的大女儿吴青杏,三人一直交好,平日常互通书信,乃是闺中密友。

  林姝蔓有些愧疚,刚想解释,就见前方一团火焰迅速飘过来。

  离得近些一瞧,才发现,哪里是什么火焰,正是着了百蝶穿花大红遍地锦襦裙的吴青杏,她明灿如烈阳,几步就行到两人面前。

  站定后吴青杏叉腰皱眉:“好啊,林姝蔓,你还好意思来!你说说,你多久不来看我,也不给我写信,就追着你的怀玉哥哥,你说你啊!”

  她气急败坏,可明眸善睐,巧笑倩兮,让人生不出半点不快。

  “好阿杏,之前是我错了,疏忽了你们,可饶了我吧。”林姝蔓赶紧上前挽住吴青杏胳膊,摇晃着撒娇。

  这般模样,如同平时跟爹娘撒娇如出一辙,不达目的前,她就拿水波粼粼的双眸盯着你,磨着你。

  吴青杏本就不是铁石心肠,她外热内柔,不过半晌,就投了降。

  “你你你……”吴青杏绯红脸,憋了半天只能道:“下次再有必不原谅你!”

  这狠话撂的,宋若静忍不住噗嗤一声。林姝蔓也弯了唇角,心却温暖如春,她的朋友们,对她如此包容。

  “好啦好啦。”宋若静恢复平静,上前一左一右牵起两人,“快随我去春水亭吧,那里准备了烤鹿肉,还有果子酒,我们去边吃边聊。”

  春水亭临水而建,两岸绿柳荫荫,梨树层层,雪白的花瓣堆叠在青石板路上,如同冬日白白皑雪。

  春水亭旁,或三两女眷聚集游水,或妇人闲坐聊天,熙攘间好是热闹。

  三人一路穿梭,寻了处阴凉地玩耍嬉笑。

  正说着,就见一丫鬟匆忙走到宋若静边,面露难色道:“二姑娘,门外有小娘子嚷着要进来,拦都拦不住。”

  宋若静蹙眉:“什么人,没有请帖一律不让进你们不知道么?”

  丫鬟吞吞吐吐:“是,可她,她说她叫刘怀瑾,是……林姑娘夫婿的妹妹……”

  这话一出,三人都是一愣。

  三人都是世家贵女,平日里这种聚会多有参加,第一次听说有人居然要硬闯?!

  不说林姝蔓还未嫁过去,只说刘家什么身份,刘怀玉也不过一届进士,在户部做个正八品提举。他的亲妹妹哪里有资格来这里。

  可如今居然来了,还嚷着要进来,这等脸皮实属罕见。

  宋若静最先反应,已是吩咐:“那就快让刘姑娘进来吧,来着皆是客,可别怠慢了。”

  确实如此,不管怎么说,让刘怀瑾继续闹下去,对林家脸面也不好,只能先让进来再议。

  

第七章 赏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