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皇后

  听到这个声音的一瞬,林姝蔓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冻僵了,她柔美细长的手指微微用力,骨节泛白。

  看着刘怀玉温情脉脉的深情模样,林姝蔓只觉得可笑。

  前世他也是如此费尽心思接近自己,塑造深情的一面,让自己沉溺。

  而前世的自己也确实坠入圈套,最终下嫁于他。

  可如今不一样了,她知晓一切,刘怀玉再想故技重施是不可能的。

  她却不知,刘怀玉此刻心中也打鼓。

  今个他因着去看周青青,来林家稍晚,却不想林姝蔓撂下自己前去礼佛,午后才归家。

  自打他略施小计让林姝蔓对自己死心塌地,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刘怀玉脸上有些挂不住,却还得装作深情,

  林姝蔓只觉得恶心,刘怀玉那深情款款的目光令她作呕,她真想撕破他伪装的面皮。

  可她知道她不能。

  她如今闹起来家人定会同意她退婚,可即便答应了,林家也会脸上无光,且今后自己谈婚论嫁,总会有长舌妇拿退婚一事作伐子。可刘怀玉却半点事没有,照样可以取个官家女子。

  如此得不偿失,不可冲动。

  思及此,林姝蔓拿金丝芙蓉色帕子掩了脸,跺脚作娇羞模样:“哥哥!”就匆忙离开。

  远处只听得林青峰爽朗笑声:“哈哈哈,蔓蔓害羞了,怀玉你见谅。”

  待走远,林姝蔓放下帕子,澄澈双眸中一片冷静,哪有半点害羞样子。

  她偏头问旁边的海棠:“你哥哥在外院伺候?”

  海棠点头不明所以。

  林姝蔓望着远处春光下的楼台水榭,轻声道:“明日找个时间,让你哥哥来,我有事让他办。记住,这件事谁也不能知道,老爷夫人甚至我哥哥都不可以。”

  她的声音娇柔,却带着不可抵挡的气势。

  海棠身子一颤,赶忙低头应是。

  春日明媚阳光中,林姝蔓微微勾起嘴角。前世这个时候刘怀玉已经同周青青勾搭上,还诞下一子。

  男子成婚前有通房妾室世人不会议论,可如果这个妾室有了庶长子,那可就要背上个“治家不严”的罪名,宦官人家也多不愿将女儿许配过去,嫁过去就要当娘,这谁能同意。

  到时候就看刘怀玉要如何收场。

  此刻。皇宫金銮殿中。

  年逾四十的成景帝正端坐御座之上,他明黄桌上放着本被血迹晕染了封面的账册。

  他的目光落在殿中袅袅升腾的烟雾,轻声道:“千空,此次你立功了。”

  贺千空撩袍跪地道:“是臣无能,只拿到一本私帐。”

  成景帝的面容在青烟之下叫人看不清,只有声音幽幽传来:“这怎么能怪你。贩卖私盐,李家的心真是太大了,也许当年我就不应该扶持李家。”

  贺千空低头不语。

  成景帝年少即位,却命途多舛。刚登基时,高太后垂帘听政,连同高家一起把持朝政,成景帝在李家帮助之下才夺回政权,覆灭高家。

  感激李大学士,他取了李贵妃,又对她千般娇宠。可不过短短十年,李家借着两人一飞冲天,气焰嚣张直逼当年高家。

  更重要的是,贵妃所处三皇子文采斐然,礼贤下士,贤名直逼太子。

  成景帝实在不愿看到兄弟相残。太子乃是他一手培养的储君,他已经做好将江山交付的打算。三皇子一直也是他宠爱的儿子,可如今三皇子似乎不想做个闲散王爷。

  手心手背都是肉。

  成景帝轻叹:“这朝中也该肃静一下了。”

  成景帝话锋一转,笑道:“你此次回来,也多去陪陪皇后,你许久没来,她总跟朕念叨你。”

  听到皇后,贺千空绷紧的侧脸也柔和下来。母亲去世后,皇后选他为太子伴读,接他入宫,悉心照料,情分不同常人。

  谢过恩,自有小太监带路,来到皇后所在的凤仪宫。

  凤仪宫华美大气,器宇轩昂。因皇后不爱薰香,室内只有淡淡花香和果香。

  贺千空甫一入内,没等跪拜,就被御座上皇后叫起,皇后年过四十,却保养得当,肌肤细腻紧实,眼波流转,端庄大气。

  她叫贺千空起身,坐在离她最近的小檀叶雕兰花木椅上,细细打量他。许久长叹道:“瘦了。皇帝惯会使唤人,看你瘦的。”

  贺千空闭口不语。天底下如此大胆议论陛下的也只有皇后一人了。

  皇后又絮叨起来,无非是些多吃,平日里注意冷暖的嘱咐。她最知分寸,贺千空替皇上办什么事一概不问,只做不知。

  也因着这个,她二十年稳居皇后宝位,不管李贵妃如何气焰滔天,也奈何不了半分皇后宝位。

  念叨半天,皇后有些口渴,捧着茶碗啜了几口又继续:“你呀,京城里和你一般大的公子哥都生子了,你倒好,现在还没成亲。”

  贺千空闭口不言。

  一见他这副油盐不进的样子,皇后就头疼,“你总不娶亲,让我如何向你母亲交代。你母亲当年托我照顾你,如今你还是孤身寡人,岂不让我为难。”

  提到故去的母亲,贺千空脸色稍缓。

  皇后见状又道:“宫里六皇子也要选妃,淑妃为此暗地里打听了京城适龄女子,你也可以瞧瞧,若有相中的就跟我说。或你自己可有喜欢的?”

  喜欢的?倏然,贺千空心里浮现女子含泪脉脉的星眸,白嫩细长手指尖的温度,和倾身交错间流淌的袅袅香气。

  他现在已经知道女子的名字,林姝蔓。

  可知道有如何。想到林姝蔓已有婚约的消息,贺千空眼底深邃。他们两个根本是两个世界的人,不过偶然的一次交集,何须在意。

  贺千空道:“没有喜欢的。我的亲事但凭娘娘做主。”

  皇后意外地笑了。贺千空是个言出必行的人,得他承诺,皇后也可为他相看姑娘。

  皇后又留了他用晚膳,饭毕,贺千空方出宫。

  风衣殿中烛火明亮,大丫鬟春晓吞吞吐吐:“娘娘,我今日闻到……贺大人身上有股香气,闻着像是女子的……”

  话一出,皇后眉头轻皱:“你没闻错?”

  “绝没有,我们殿中不点薰香,是以贺大人身上味道明显。”

  夜风袭来,吹动屋檐下的六角铃铛。

  皇后心中复杂。一半欣喜外甥通晓人事,一半又担忧不知女子心性如何。

  最后沉甸甸地汇聚成疑问:为何千空不说出来?

  

第五章 皇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