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玉珮

  高明成烦躁异常。

  这种烦躁从今早刑部司狱李晨来报官开始。李晨声称家中贵重物品被贼人偷盗,让顺天府捉拿归案。

  如此小事按理说顺天府不该接,李晨也不过是不入流的从九品,可就因为李晨是李家人。

  京城中提起李家只有一个,李大学士一家,李大学士乃是内阁首辅,权利滔天,其嫡女更是宫中李贵妃,深得帝心,皇后都要让其三分,更是育有三皇子、大公主,权势地位不可小觑。

  正因如此,当李晨报官时,高明成即使心中不耐烦却也不得不应,还得亲自带人来搜索明安寺。

  可事态发展越发出乎他的意料,晌午,他派人在前院大殿等处搜索,只有点滴血迹显示贼人潜入后院。听到这个消息,高明成更加郁闷,后院多是给前来礼佛的达官贵人准备的小憩之所,一个不好就可能冲撞显贵,可李晨还三催四请,严明被偷走的东西异常重要,语气中暗含威胁。

  无奈,高明成只好硬着头皮来到后院搜查。前几间屋子还好,多没有人住,可如今这件却是难办。

  他皱眉看向门口做阻拦状的丫鬟,衣着甚是华美,一个丫鬟衣着首饰都如此贵重,此间人物必然不一般。再听丫鬟所说,居然是广平候府,更是难办。

  广平候手握兵权,朝中能量不可小觑,其妻子更是内阁王大学士小女儿。广平候共有一子一女,传言中他小女儿千娇百媚,他也最是疼爱这个女儿。

  可在他的分析中,按照线索,贼人最应该在此间,若就此放弃也无法给李家一个交代。

  两难之间,只能门扉“吱呀”一声被从内推开。

  曼妙女子漫步走来,她睡眼惺忪,漆黑乌发在身后摇摆,翩若惊鸿,艳绝群芳。轻启朱唇,只听女子娇声颤颤问丫鬟:“海棠,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是说不可以打扰我睡觉么?”

  高明成呼吸一窒,万没想到广平侯嫡女居然美成这个样子。从他的角度,正好能看到林姝蔓上下高低起伏的轮廓,既娇且媚,叫人酥了骨头。

  高明成忽然理解广平侯,如此女子,哪个男人见了不会心动,却该养在深闺。

  林姝蔓装作刚刚睡醒,眼波横扫,纤白手指一点高明成,娇俏问:“你们是何人?不知道我爹爹是广平侯么,居然打扰我小憩?”

  她杏眼微睁,明明是生气,却带着一股子娇俏。

  高明成深深看了她一眼,先前的气势早就消了大半,此刻满心是打扰佳人的唐突。

  他轻轻行了一礼:“打扰林姑娘了。林姑娘见谅,明安寺中进了贼人,为了确保客人安全,顺天府不得不一一排查。不知姑娘房中可有异动?”

  林姝蔓见他低头,更是不饶人:“哼!贼人我倒没看到,饶人清梦的烦人精倒是有一个。”

  她如此得理不饶人,却因配上一幅花容月貌,叫人气不起来。

  高明成无奈苦笑,看她样子已是断定贼人不在此处,若在依小娘子性格哪里会如此清净,必会闹出大动静。

  想到此,高明成也明白自己唐突,态度陈恳道:“千错万错都是高某的错,高某唐突林姑娘,定会择日去府上赔罪。”

  话毕一摆手,随从兵士皆去往下一间。

  走出一路,高明成回头望去,只见林姝蔓已转身回屋,下摆襦裙在空中划过的弧线,也在他心上划过一阵涟漪。

  他心中波澜阵阵,不知如此人间绝色,会被何人摘取。

  屋内,林姝蔓三言两语搪塞走了海棠,正倚着门扉惊魂未定。

  刚才的镇定不过是装出来的,冷汗早就润然透了后背的上襦。

  所幸有惊无险,高明成也被自己打发走了。

  正思索中,帘栊摆动。贺千空高大的身影出现。

  他目光深邃幽暗,如警惕一切的狼王。

  林姝蔓控制不住的有些发抖,即使知道贺千空不会对她做什么,可这个男人身上的威压依然令她害怕。

  贺千空眼神锐利,早就察觉到她的颤抖。

  他道:“他们定还会来,我在这里与你有碍。”

  不待林姝蔓开口,他轻巧解开腰间宫绦,将那枚双鱼戏珠和田玉珮放在林姝蔓手上。

  “如有难事,可去城东长春阁,将此物交给钱掌柜。”他的语气凉薄,如同一股冬日的寒风。

  话音甫落,他身影一晃,从后窗中接连几个跳跃,消失在林姝蔓的眼前。

  好半天,林姝蔓才回过神来,他已经走了,只有床榻间的血腥味,证明他来过。

  午后,绀青纱帐马车中,王氏才听说下午高明成来过一事,不禁眉头紧锁,暗自后悔:“明安寺防范如此疏忽,是娘没想到。”

  林姝蔓倚在她的怀抱,撒娇:“这不怪娘,礼佛还是挺有意思的。”

  王氏看不到的角度,她眼眸如火,一想到胸口中的玉珮,喜悦就在胸腔中乱窜。

  王氏失笑,点她嫩白鼻头:“你呀你呀,礼佛如此庄重,也就你敢说有趣喽。”

  林姝蔓撒娇笑,车内温馨一片。

  正笑闹间,马车停在侯府门口。

  绀青纱帐被掀开,一男子拱手行礼:“娘,妹妹,你们可回来了!”

  他身高修长,朱唇皓齿,英挺俊美。正是广平侯嫡长子林青峰。

  只瞧了一眼,林姝蔓眼眶禁不住红了。她顾不得其他,扑进林青峰怀抱,叫喊:“大哥!”

  这就是她的大哥,前世三皇子登基,林家因为一直支持太子被褫夺爵位,流放出京。大哥在流放过程中病逝。林姝蔓来不及见他最后一面,等到的就是大哥病逝消息的薄薄信笺。

  从此天人永隔。

  林青峰一个不妨,被林姝蔓扑得趔趄,训斥:“蔓蔓,你也是大姑娘了,可不能如此撒娇。”嘴上如此,手上却加大力度,稳稳接住林姝蔓。

  王氏被丫鬟们搀扶着下轿,看兄妹两人和睦,也笑吟吟道:“我的儿,你怎么来了?”

  林姝蔓心情平复稍许,站定后也有些奇怪。

  林青峰卖关子:“你们看这是谁?”

  话音坠地,一旁有人款步上前,他之前一直站在阴影中,不声不响看林家诸人和睦融洽,此刻听到林青峰招呼才走上前来。

  暮光洒在他月白色长衫之上,他漫步走来,清风徐徐,一派君子气度。

  可林姝蔓却眼中喷火,双拳紧攥,用尽全身力气不让自己面庞狰狞。

  男子躬身施礼:“王夫人。”

  他又将脸转向林姝蔓,眼中深情可叫人溺死:“蔓蔓。”

  不是刘怀玉又是哪个?

  

第四章 玉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