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成了暴虐世子的掌心宠

重生后我成了暴虐世子的掌心宠

柘玥寒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前世

  成景第十五年,三皇子继位,冬。

  刚下过一场雪,整个京城白雪皑皑,银妆素裹。城北刘府宅巍峨高耸,气宇轩昂,此时正张灯结彩,张罗喜事。期间进出奴仆各个面带喜色。

  在这欢天喜地的氛围中,刘府西北角里,却有一丫鬟捂着胸口急匆匆的小跑。丫鬟跑到一偏僻花园角落,园中枯草枝桠从青石板缝隙中伸展,小路尽头是一破旧房舍,房舍老旧不堪,破败漏风,门扉摇摇欲坠,从缝隙中能看到里面的一点微弱烛光。丫鬟左右瞧见没人就推门进入。门扉发出吱呀的声音,惊动了屋内的妇人。

  林姝蔓回头,正见到丫鬟海棠推门而入:“夫人,看我拿到什么了?”她从怀中取出油纸包的碎肉,碎肉已经冷了,看模样是厨房剩下不要的边角料,此时却被海棠捧在手上,当作珍宝。海棠将肉递到林姝蔓跟前,巴巴说:“夫人快吃点。”

  那肉上面的油渍已经凝固成白花花的猪油,林姝蔓突然有点想笑,这种肉放在之前都送不到她面前,可如今,却是海棠冒着危险能找到的最好的东西。

  她目光上移,海棠腕上衣角已经泛起毛边,脸上面黄肌瘦,曾经油亮的黑发只剩下干枯。这还是曾经那个光彩夺目的大丫鬟么?

  林姝蔓自嘲一笑,干枯消瘦的手摸上脸庞,曾经细腻如雪的肌肤如今瘦成一层皮贴在骨架上,曾经三千青丝,如今枯黄稀少,自己早就不是当初那个名动京城,艳绝群芳的广平后嫡女林姝蔓了。

  她叹气:“还吃什么,刘怀玉决计不会留我性命,吃了不过苟延馋喘。”

  海棠眼中盈满泪水,哀求:“夫人……不,姑娘,快别这么说,我听仆人议论,太子的军队已经围城,老爷就在里面,你再坚持一下,老爷就能救姑娘出去了!”

  林姝蔓侧耳倾听,笑道:“你听外面,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如果我没猜错,刘怀玉今天就要将周青青扶正。”

  北风呼啸而过,窗牖被吹的叩叩作响,林姝蔓的声音飘荡在狭窄的屋内:“他等了这么多年,终于能和心爱的人厮守,又怎会留这个活死人继续占着正室的位置,我这样的碍眼,想必过不了多久就会病逝,腾出位置给周青青。”

  她的话语轻飘飘,像空中袅袅的轻烟。海棠的泪再也止不住,呜呜咽咽。

  林姝蔓不可抑制的回忆起从前,作为手握兵权的广平候唯一的嫡女,她从小可谓备受宠爱,父母疼爱,哥哥怜惜,她在家中,千宠万娇,只待及笄后挑个好夫君出嫁,继续这美好的日子。可这时刘怀玉出现在她的人生中,刘怀玉家中贫寒,可他自己却金榜题名考中进士,与哥哥结交,哥哥赏识他和他交好,时常邀请他来自己家中拜访。

  一次偶然间,林姝蔓遇到刘怀玉,她迅速被刘怀玉所吸引,他身上的文人气质,纤细身骨,完全不同于广平候一家的武将身姿,让林姝蔓深深折服,林姝蔓坚持要嫁给刘怀玉,父母本不同意,却耐不住她一遍遍磨人,只得定下这门婚事。

  就这样,林姝蔓带着巨额嫁妆下嫁到刘府,她为了刘怀玉收起自己所有的棱角、脾气,为他侍奉公婆,操持家务,用自己的嫁妆养活刘府一大家子,在外,她的父兄处处提携刘怀玉,就这样,刘怀玉崛起,刘府也日益繁茂,刘怀玉渐渐不需要广平候一家,不需要林姝蔓这个他根本不爱的妻子。

  是的,根本不爱。直到刘怀玉带着周青青出现在她面前的那一刻,林姝蔓才真的明白过来,刘怀玉从始至终都不爱她,他只不过在利用林姝蔓,利用她的嫁妆、资源好一飞冲天。他真正爱的人只有周青青,林姝蔓不过是他的一块垫脚石,包括他们的初遇,都不过是刘怀玉的设计,好让林姝蔓爱上自己,其实他厌恶林姝蔓已久,厌恶到不愿意林姝蔓生下自己的孩子,厌恶林姝蔓恨不得她去死!

  真是可笑啊,林姝蔓从回忆中惊醒,多年的枕边人,她却一直没有发现他的真心,一直活在自己的梦中,只觉得自己多年以来如此幸福。直到太子失踪,三皇子继位,父兄被贬,广平候府失势,林姝蔓无依无靠,刘怀玉才露出他的真面目,一举囚禁林姝蔓在此,将她身边忠心的仆人或卖或散,只剩下海棠一人。

  正想到此处,门外突然传来脚步声。海棠赶忙将纸包塞进怀中,挡在林姝蔓面前,虎视眈眈盯着门扉。

  门扉吱呀响动,一张枯瘦的脸出现,是刘怀玉身边管家刘二。刘二身后跟着几个壮实奴仆,其中一人手捧托盘,上放匕首、白绫、酒杯等物。

  林姝蔓看到这里已经明白,她的心中这一刻没有恐惧:“看来刘怀玉连晚上都等不到了。”

  刘二心下一颤,不禁抬眼望去。被囚禁多日,缺衣少食,林姝蔓已面容饥黄,可此时她坐在木板床上,却如端坐在织锦雕花座椅上,周身富贵之势,可窥见从前。

  刘二定了定神,想起刘怀玉嘱咐,硬着头皮道:“夫人何必想不开呢,如今您病了这些时日,少爷也是为你着想,让你不受病痛之苦啊。”

  病痛之苦?林姝蔓心中讥笑,不理这话,只问:“他刘怀玉怎么不来?岂不是做贼心虚。”

  这话刘二不敢接,额头沁汗,一个眼色,身后几个奴仆上前,将海棠钳住,又摁住林姝蔓。

  刘二端了毒酒上来:“夫人别为难小的了,这酒一杯下肚,一会人就升天,最是无痛无苦,小的就替夫人做主选了这个。”

  他钳住林姝蔓下颌,逼迫她张嘴,将毒酒倒进去。林姝蔓不停挣扎,却动弹不得。

  一杯毒酒入喉,胃里迅速泛起热气。林姝蔓眼前模糊,过往回忆涌上心头。她不甘!她还想再见爹娘哥哥一面,还想再见雪梅海棠忠心的丫头一面,刘怀玉毁了她半生,踩着她爬上了高位,她如此不甘!

  她嘶哑着嗓子叫喊:“告诉刘怀玉,我会看着他!太子的兵马就在城外,三皇子逆臣贼子必没有好下场,刘怀玉这个三皇子的走狗哪里逃,我会看着他家破人亡!”

  她声音暗哑,有血沫随着激动的话语喷洒,按住她的仆奴都吓坏了,不禁对她的钳制。刘二面色惨白,怒斥:“不长眼睛的东西,还不快捂着她的嘴!这话让少爷听到,还有你们的好!”

  奴仆慌乱上前,捂住林姝蔓口鼻,不过片刻她就没了声息。刘二这才长出了口气,可林姝蔓死前的话浮上心头,又平添了几分阴影。

  屋内烛火摇曳,屋外寒风凛冽,谁也看不见,林姝蔓的魂魄飘起,飘荡在刘府,注视着这个地方。

  她看着她最后的大丫鬟海棠亦死在毒酒之下,两人的尸体被弃尸荒野,孤苦伶仃。她看着刘怀玉取新妇,周青青坐上正室位置,周青青所出的一男一女也都变成嫡子嫡女,一家四口和和美美,她的存在没人想起,没人忆起。

  林姝蔓耐心等待,终于半年后,镇国公世子贺千空统帅三军攻破京城,擒住三皇子。太子继位,三皇子一脉树倒猢狲散,刘怀玉一家接连被捕。

  她看到年过半百的父亲抱着她的遗物哭泣,她的灵魂亦涌起无限的痛,可天人永隔,她不过是缕不甘的残魂。

  继位的太子实行仁政,战火纷飞的京城很快稳定下来,可这都不是林姝蔓关心的。直到刘怀玉被斩首那天。

  她看着刘怀玉、周青青一如她当初的狼狈模样,穿着囚衣,绑在囚车中游行,一阵阵快意涌上心头。她听着判官宣读刘怀玉的罪行,注视着斧头斩落刘怀玉的人头。

  人头落地,一瞬间,她的时间流动,她的不甘消散。林姝蔓开始消散,这一生纷扰划过脑海,她长叹一声,闭上眼。

  

第一章 前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