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六章 奇奇怪怪的要求

  夏侯敬低头冷笑:“好啊,既然雍儿打了公主的事,可以这般解决,那驸马杀了夏侯吉的事,是不是也要用同样的法子?”

  秦氏一听,顿时慌了,急忙阻拦,可还没开口呢,江氏就点头了:“这是自然,打吧。”

  她根本不怕夏侯敬动手,利落的把穆珏丢出去。

  秦氏吓得不轻,生怕他们真的动手在,这不管是谁伤着了,都不是闹着玩的。

  只是,夏侯敬犹豫了。

  穆珏都能把夏侯雍打伤,那对付他就更不成问题了。

  而且,穆珏也不像是那种知道平衡局面手下留情的人。

  万一,抓着他往死里打怎么办?

  夏侯吉还在那里躺着呢,他可不想躺那和他作伴。

  夏侯敬急的有点冒汗,瞪着眼睛看穆珏和江氏,对这对母子更憎恨了。

  但凡定北侯府势弱,或者江氏和穆珏怂一点,他都有法子把黑的说成白的。

  可偏偏,这对母子没一个好对付。

  “打不打?”穆珏撸袖子了:“不打就说道理。”

  夏侯敬握了握拳头,甩手吩咐:“愣着做什么,还不把小姐送回房让大夫看伤。”

  他不敢打。

  秦氏赶紧说道:“侯夫人,既然夏侯公子打了公主的事已经了了,那不如驸马也给夏侯府赔个不是,两府势大,没必要闹得你死我活。”

  江氏瞟了她一眼:“夏侯吉的死,我方才也说了,他自己问我儿敢不敢的,我儿用行动证明了他敢,有问题吗?”

  秦氏有些尴尬:“夫人说的没错,但到底是条人命,岂能如此儿戏?何况夏侯大人也是朝中大臣。”

  “人命?”江氏微微歪头,笑而不语。

  穆珏接话了:“夏侯雍有病,他对皇上投掷凶器的事可以不追究他,可是夏侯吉赶到之后,非但没有谢罪,还叫嚷着夏侯雍的安危,日次藐视皇恩,不追究,是否不合礼数?夏侯吉明知夏侯雍有病,却还是把他带进皇宫,细究起来,死有余辜。”

  秦氏无话可说了,她说不追究,那就是说高维不关心神宗的安危了,要说追究,就得罪了夏侯家。

  不管怎么说,穆珏的话都已经把高维拉下水了。

  夏侯敬看了看秦氏,秦氏吓得立马转开脸,心里却越发后悔自己今天过来。

  他们不说话,江氏就继续说道:“打公主和夏侯吉死了这事,这就算过去了,但我还有一件事需要提醒,公主已经是我定北侯府的儿媳,不要张口闭口就是夏侯雍对她多好,打人的事一出,这话说出去便有些自打耳光了,告辞。”

  她带着穆珏走人,秦氏如蒙大赦,急忙跟着出来。

  夏侯家举丧照旧,只是踩着纸钱走过,秦氏心里总是怪怪的。

  江氏在马车前停住,笑看着秦氏:“高夫人,告辞。”

  秦氏就是过来惹一身骚气的,她也没话和秦氏说了。

  回到家,趁着江氏不在的功夫,穆珏被抓着情景重现一番后,承乐惊讶的捂嘴:“驸马爷,你真把夏侯小姐打了?”

  “嗯,她求我打的,唉~他们家的人,总是一些奇奇怪怪的要求。”

第八十六章 奇奇怪怪的要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