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四章 堵死狡辩的条条缝缝

  她回答的干脆利落,和穆珏一样,说话的时候弯子都不打。

  秦氏一个趔趄差点摔在地上,眼睛睁的老大,突然就后悔过来了。

  黑脸的夏侯敬当即一噎,脸色更臭了:“问罪?令郎杀了我夏侯家的人,定北侯府还要问罪?”

  “夏侯雍打了我定北侯府的儿媳,自然是要问罪的。”江氏看着他们俩:“何况,公主是无辜被打,夏侯吉是自己求我儿宰了他的,不一样。”

  张氏直接站起来:“求驸马杀了他的?夫人,这话你自己信吗?求人杀了他,两方气话还能当真?”

  “我儿年少轻狂,脾气也冲,前日夏侯雍打了公主,我儿怒火冲天之际,夏侯吉还来刺激他?这不是自寻死路吗?”江氏也站起来:“所以说,怪的了谁?”

  夏侯吉死了活该。

  张氏炸了:“驸马已经成亲,做事岂能如此没有思量?”

  “夏侯吉主动要求,我儿成全,有什么错吗?”她瞧着张氏,从容淡定:“明知我儿在气头上还是激他,夫人觉得需要有什么思量?夏侯吉是小孩子吗?这点道理都不懂?”

  进门就没说过话的秦氏忙道:“侯夫人,夏大人的确不敢激怒驸马,但是这杀人,的确不对,何况还是在御前?”

  “御前杀人不对,那向皇上掷刀可对?”不管怎么讲,都能把夏侯雍往死罪上按,她不怕。

  秦氏不说话了。

  “行了别和我扯那没用的。”江氏再次坐下来,完全不给他们反应的时间,牢牢的把质问权守在自己这边:“先把夏侯雍打了公主一事说清楚,其他的,一个一个谈,我今日有的是时间,不着急。”

  她没那么容易被带偏,偏的多了,再想把话拉回来就难了。

  秦氏有点尴尬,却也领教了江氏回怼的本事。

  夏侯敬看了一眼穆珏:“雍儿坠楼之后身子就不适,打了公主是我夏侯家的错,自然是会登门谢罪的,改日...”

  “不必改日,也不必登门。”江氏根本不给他们拖延的机会:“我儿就在此处,他与公主是夫妇,彼此不分的,夏侯雍要是能出来道歉,我们就在这里等着,要是不能出来道歉,就让我儿跟着去夏侯雍的床前接受道歉,我们不挑。”

  “夫人,雍儿病卧在床,如此为难不妥当吧。”夏侯敬又拱火了:“昨日,夫人打了那些不知礼数的奴才,今日,还要再扇夏侯家的脸面吗?”

  “不可以吗?”江氏根本不怕他。

  夏侯敬握拳。

  今日若是换做其他人这般,早就一杯茶水干脆利落的处置掉了。

  但定北侯夫人,可不是他们能随意处置的。

  这府手上,可是握着实打实的兵权呢。

  何况,定北侯府那支私军,着实让人忌惮。

  能不需要国库,自行供养一支军队,这般本事和家底,与夏侯家相比不遑多让。

  夏侯敬与张氏四目相对,张氏再次走了出来:“夫人执意为公主讨个公道,但也要顾忌雍儿的身子,他现在,病的起不来呢。”

  “那还真是巧了。”江氏含笑:“我带了太医来呢,给夏侯雍瞧瞧?”

第八十四章 堵死狡辩的条条缝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