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一章 有人盯上了驸马的美色

  夏侯家为了权势,不择手段已经人尽皆知,他们家掌权,顺者昌逆者亡,谁都没活路。

  明仪虽然不希望看见高维坐大,但她更不想看见好不容易被困在陇西的夏侯家来到盛京。

  夏侯家在陇西已经是土皇帝,若是到是盛京,过不了多久,就成真皇帝了。

  所以,她不希望华琼入宫。

  “表姐。”华琼起身屈膝,垂着眼,十分恭敬:“让我入宫,是祖父的遗愿,表姐能在后宫存活,也是祖父照拂,表姐忘了吗?”

  明仪端起茶盏,轻轻拨开茶叶:“我在宫里长大,人情冷暖早就看透了,与我讲情分,你觉得合适吗?”

  华琼咬唇:“我爱慕皇上许久,求表姐成全。”

  “你从未见过皇上,何谈爱慕?做梦私会了?”明仪呷了小口茶水,垂眼沉声:“我是夏侯府的表小姐不假,但我更是大魏的长公主,对大魏不利的事,我不会做的。”

  她今日的态度已经很好了,华琼脸色涨红,气愤不言。

  孙嬷嬷又跳了出来:“公主,话可不是这么说的,仪庄皇后是夏侯家的女儿,公主是夏侯家的表小姐,身上流着的也是夏侯家的血。

  皇上能顺利登基,也是公主借了夏侯家的权势,如今公主不还这个人情不说,还想把夏侯家踹开,是觉得区区一个定北候府,就能成为公主的新靠山了吗?”

  “我定北候府招你惹你了?”

  外面慢悠悠的传来一声,争执的众人都回头去看,孙嬷嬷的嚷嚷声戛然而止。

  穆珏走了进来,阳光洒在他身上,笑盈盈的他像是在发光。

  华琼痴了。

  公主府的人见礼:“驸马爷。”

  她们提醒了,夏侯府的人才赶紧跟着见礼。

  眼前这个清隽少年,就是六驸马?

  孙嬷嬷不敢说话了,嚣张归嚣张,昨日夏侯雍还特意告诉过她们,别招惹六驸马,这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

  方才敢说,不过是趁他不在罢了。

  谁知,那么巧就让他听见了。

  从院子到正堂全都是嬷嬷丫鬟,夏侯家的人更是细细瞧着他,恨不得用自己在深宅大院里练就的火眼金睛,把这个小驸马看个通透。

  此人何德何能,挤了他们家公子,尚了公主?

  穆珏大大方方的进来,跨门就道:“该拜访的都拜访过了,皇上说我们可以随时回鹿京。”

  明仪瞧着看痴了的华琼,轻笑:“你先坐下。”

  他去旁边的小阁子坐下,并不过来这里掺和。

  华琼依旧看着他,承乐微微皱眉,咳了一下嗓子,把她吓得一惊,急忙回头垂眼。

  “进宫一事,求我没用。“明仪理了理袖子:“即便不求我,你们也有的是法子,何须到我这里来找晦气呢?”

  华琼不言,自打看见穆珏,进宫二字,就没法子从她嘴里说出来了。

  孙嬷嬷再度出马:“求公主,也是想与公主缓和关系,那些误会过去多年,到底是亲戚,公主在朝中,还是得有依靠才是。”

  缓和关系?是想利用自己在老臣中的信任,来帮他们家进入盛京才对吧。

第七十一章 有人盯上了驸马的美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