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七章 我们俩坦白情史吧

  画舫依旧在水上飘着,周遭孤零零的没有一个人,就连尾随穆珏的监礼司爪牙都不敢靠近。

  这附近,少说也有十几个夏侯府的高手在,若是靠近了,便是自寻死路。

  明仪和承乐赶到的时候,小厮阿元坐在湖边石墩吃甘蔗,周围的气氛明显不对,他却一点不受干扰。

  “阿元。”承乐从马车上下来:“驸马爷呢?”

  阿元嘴里还咬着甘蔗,回头看见她们来了,急忙吐了嘴里的甘蔗站起来:“去船上了。”

  明仪从车上下来,周围的人都警惕起来,甚至往这边靠拢。

  “提防我,你们配吗?”她沉声呵斥,那些人立刻不动了。

  走到岸边,看着孤零零飘着的画舫,明仪神色严肃。

  她提前让人去赛马的地方照应着以防万一,结果夏侯雍临时换了地方,让她的人扑了个空。

  这摆明了就是要对付穆珏了。

  那个臭小子能应付过来吗?会不会吃亏?

  “公主。”承乐找到船了:“可要过去?”

  “嗯。”

  她们正要上船,水里的画舫突然就炸了,惊天动地,漫天碎片。

  “轰”一声,整个湖面波纹都剧烈起来。

  承乐急忙扶住明仪,所有人都看向画舫。

  画舫里面飞出了两个人,夏侯雍自己飞向湖中一个浅浅冒头的石柱上,扶着胸口,受伤了一样,穆珏双手背在身后,从容淡定的后飘,然后踩在了一块水面上漂浮的碎木板上,遥遥一抱拳,他就过来了。

  落在岸上,瞧着明仪一脸无害的龇牙:“船上装炸药,这丫的太歹毒了。”

  “你...没事吧?”明仪拉住他,还没从他踏浪逐波的身手里反应过来。

  那么宽的湖面,这小子不会是偷偷长翅膀了吧?

  “没事,哦,你等一下。”他转过身,重重拍了自己一下,‘哇’一下就把喝下去的那杯酒吐出来了。

  明仪赶紧给他拍拍背:“有毒?”

  “没,但就是咽不下去,总堵在这。”穆珏指指自己的嘴角,龇牙咧嘴的笑:“帮我擦擦好不好?”

  夏侯雍乘船上岸了,站在不远处,眼睛盯在明仪身上。

  她看着穆珏,见他安然无恙,眼睛里那种大松一口气的样子那般自然,这越发让夏侯雍恼怒。

  “公主。”承乐移步挡住明仪:“走吧。”

  不等她回答,穆珏已经揽住她的肩膀把她往马车上带,完全无视了夏侯雍。

  “你们为何会动手了?”

  “他说你绝情,他对你那么好,你都不嫁给他,我听着不顺耳,就打了,结果他就炸船了。”

  明仪看了他一眼:“他对我,的确很好。”

  “包括拉着你跳城楼?”穆珏把她扶上马车:“今晚,我们俩好好坦白坦白情史吧,如何?”

  明仪差点跳脚:“你有情史?”

  穆珏站在车下:“你把你和那个夏侯雍啊段玉柏啊方周明啊的事细细的讲给我,我就告诉你。”

  “你...”明仪拽住车门:“你自己走回去吧,承乐,我们走。”

  她生气了,这臭小子竟然还有情史?

  他和谁有情史呢?

第六十七章 我们俩坦白情史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