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五章 极端的情敌

  “六公主打你几次了?”三驸马岔开话:“几位公主中,除了十公主,她的脾气是最好的,最少不会随意动手打人,你年少,是不是自己作的?”

  穆珏摇头:“她没打过我啊,我那天把她打了,赢了百八十两银子呢。”

  三驸马:“...年少轻狂啊~”

  他一脸感叹,穆珏实在有点憋不住,他好想问问三驸马被打了几次,可他都敢砸三公主的嫁妆,似乎不像是被打的人,问了话,他要是说什么自己从没被打过,这让旁边的大驸马情何以堪?

  算了,还是不问了。

  穆珏继续听着三驸马讲,他话挺多,与高冷的形象不符,叨叨叨的给穆珏科普了一下皇室里复杂的关系。

  说到最后,他特意提了一句:“夏侯雍这个人,打交道一定要小心。”

  “这个人很可怕吗?”穆珏对夏侯雍很是好奇:“腹黑?还是狠辣?又或者是伪君子?”

  大驸马难得开口:“他和明仪青梅竹马,打小一块长大的,仪庄皇后生前,给他们俩定下过口头亲事,明仪十六岁那年,他提亲被拒,拉着明仪从宫墙上跳下,是个...得不到,就毁掉的主。”

  穆珏心里一咯噔:“从...正宫门那个宫墙?”

  那可是有五六丈高啊。

  “比那高,望月楼那堵墙。”三驸马也晓得这件事:“那次,大王爷三王爷五王爷段家公子还有我都在下面才接住了六公主,夏侯雍用她做垫背,她摔成了重伤,差点就一命呜呼了,静养了一年之久才好,夏侯雍摔断了双腿,也去了半条命,不过,第二年就被夏侯家找着的神医治好了。”

  穆珏有些动怒和紧张,不为自己,为明仪。

  他去打听的时候,晓得她有一年时间闭门不出,却不知道是因为从高楼摔下来。

  被拒婚就拉着她跳城墙,这个夏侯雍还真是极端的可怕。

  “年前,夏侯夫人又来提亲,夏侯雍还等着她。”大驸马摇头叹息:“所以,你见着夏侯雍,一定要万分小心,被此人盯上了,当真不得安宁。”

  穆珏点点头,不再像先前那样轻视了。

  他们没待多久就走了,回了公主府,明仪已经睡下,承乐守在屋里,见穆珏回来了才离开。

  他收拾收拾睡下来,明仪醒了一下:“回来了?”

  “嗯。”穆珏把她抱过来:“困了,睡吧。”

  她没出声,已经睡过去了。

  心里对夏侯雍关注起来,穆珏自然要去打听打听这位夏侯公子的具体消息了。

  到了赴宴那日,明仪也要去,被穆珏拒绝了,他执意自己去,还虎了明仪。

  夏侯雍选的地方很有意思,说是赛马,却临时改在了画舫上。

  这让穆珏确定了一件事:这位夏侯公子,也打听过自己了,所以才会选一个看起来对自己不利的地方。

  宽宽大大的湖面上,就飘着一条船,穆珏登上小舟过去,上船,就一个船夫一个倒酒的童子,还有一个男人。

  二十五六岁,紫衣白袍,剑眉星目,极为俊美。

  见他,笑意如冰:“穆公子。”

第六十五章 极端的情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