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我看你就是个哑炮

  “我觉得‘来者不善’这词更贴切。”明仪坐好,稍稍安静了一会儿就道:“夏侯家手握兵权,又是陇西大族,势力极大,他们...”

  穆珏靠在小榻上,翘起二郎腿:“我知道,大魏外戚干政严重,夏侯家势力庞大,未免重蹈覆辙,所以不许他们家随便进京,你继续。”

  明仪瞧了他一眼:“我娘过世之前,曾与舅母定下过口头亲事,而且那些年,夏侯雍常年待在盛京照顾我,对我极好,他曾问过我心意,我拒绝了,后来我过了待嫁之龄,我舅母又来问亲,我拒绝之后,和夏侯府的关系就僵了。”

  “先帝都不许夏侯家进盛京了,哪里还会选他们家的人做你这个嫡公主的驸马?”

  不需要明仪多说,穆珏自己就想的明白。

  他丢过来一颗甜枣:“那你喜欢他吗?”

  “兄妹之情而已。”明仪很坦荡:“我自小就知道,越是有权有势的人越要防备着,夏侯雍英俊有为,我若是寻常人家的女儿,自然是会动心的,可我是唯一的嫡出,身份不同,所以从我第一次见他,就多了几分防备。”

  穆珏默了默,靠下去拿着帖子看:“赛马那天,你和我去。”

  “为何?”明仪笑了:“害怕?需要我去陪着?”

  他飘了一个大白眼过来:“我觉得,你比他可怕多了。”

  这叫什么话?

  明仪气势汹汹的挪过去靠在他身边:“人家哪里可怕了?”

  “哪哪都可怕。”他乐的龇牙:“打我主意的时候更可怕。”

  明仪揪住他的领子:“我记得你可是亲口说的,是因为我,才会燥热难耐~”

  穆珏稍稍脸红,立马坐直:“我给你举个例子,这就像是点炮仗,有的男人,就是线短,你一点,他就炸了,我呢,属于线长的那一类,你得慢慢烧。”

  去你妹的慢慢烧!

  明仪脸上嘻嘻笑:“我看你就是个哑炮。”

  “什么意思?”

  “不行!”

  “......”

  看他像吃了苍蝇一样,明仪总算是心里好受了一些。

  虽然穆珏让她见色起意,但是起意是一回事,实战就是另一回事了。

  现在就当他的面光溜溜,她的羞耻心实在办不到~

  怼了他一句,穆珏又闹小脾气了,临睡觉了也不理她。

  夜里又下雨,天亮了也不停,明仪赖着不起床,穆珏倒是一早就起来了。

  他今日要去赴三王爷的宴席,穿戴好,瞧了一眼还在被窝里缩着的明仪,过去把她的脑袋挖出来。

  明仪懒洋洋的掀开一只眼皮,笑盈盈的勾住他的脖子,还未睡醒,满脸惺忪更是勾人:“怎么了?舍不得呀?”

  “你昨晚压着我了。”他凑着明仪:“然后我发现了一件事。”

  “什么事?”

  他笑了笑:“你重了!”

  明仪微微一滞,悻悻缩回被窝:“讨厌~”

  穆珏龇牙咧嘴的笑了笑,把被子盖给她,接了斗篷穿在身上,立马就走了。

  听着他的脚步声远去,明仪这才钻出来一些:“气人,说我重了。”

第三十七章 我看你就是个哑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