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在死亡边缘疯狂试探

  承乐看了一眼铜镜里面的她:“夏侯公子对公主,其实很好的。”

  “好有何用?”明仪擦去口脂,眼神阴鸷:“我长孙家的江山,还轮不到他夏侯家来觊觎。”

  承乐不言了,见穆珏出来了就赶紧退到一旁。

  他坐一旁擦头发,发梢还在滴水,“你和皇上的关系好吗?”

  “怎么了?”明仪从铜镜里看着他的背影,神色好转了许多:“有话就说吧,我和他的关系还没好到不容许你背后议论的地步呢。”

  穆珏转过来:“他很维护高维,甚至是在利用高维制衡你,而且,有意放任你和大王爷斗。”

  “我知道。”明仪梳开头发:“牵制,很正常,他是皇上,不能坐视任何一方独大,高维掌权,达到了他最想要的平衡局面。”

  “我要是继续问,你会说皇家兄妹就是如此对吧?”穆珏走过来看着她:“当初,弘治帝并未立太子,他真的是把皇位给了皇上?”

  这是大不敬的话,承乐惊出一身冷汗。

  “大王爷问我这事,都会很委婉的,你倒好,弯子也不打。”明仪转身抬头,瞧着他笑道:“他没有外戚。”

  大魏被外戚祸国百年,仪庄皇后早亡,夏侯家才被困在了边关无法入主盛京,到了神宗这一辈,自然是要彻底断了所有外戚干政的隐患。

  “那皇后不得宠,也是因为她家族庞大?”穆珏搬了个凳子过来:“舒贵妃和高维走得近,她难道就不需要防备?”

  承乐想去死一死了:这些事大家心照不宣,怎么驸马爷就非要问个清楚明白呢?

  明仪到是不在意:“舒贵妃的出身不高,高维也只是寒门,皇上可以有第二个宠妃,也可以扶持第二个权臣,只要他想,任何人都能上位。”

  “你默许的?”

  明仪笑而不语。

  穆珏心里稍稍一凛,瞧着明仪,对她可算是多了一份了解:“那这样是好,还是不好?”

  “好坏难说,但可悲却是事实。”她含笑凑近:“所以,我觉得定北候府极好。”

  他也凑过来:“我也挺好的,对不对?”

  “你不是说自己一般般吗?”明仪溜达着去睡觉:“怎么自己说的话,才两天功夫就忘了呢?”

  穆珏跟着过去:“老了,健忘。”

  明仪瞧了他一眼,完全不想接话。

  歇了一夜,拂晓时突然下雨了。

  明仪往被子里拱了拱,有点冷的慌,摸索着把冰凉的脚往穆珏腿下一塞,她舒服多了。

  “你的蹄子。”穆珏有好大的意见:“能不能轻点?”

  不答,继续朝他挪。

  挤上他了,明仪这才老老实实的不动,穆珏身边很暖,同样是睡了一夜的地方,她的位置就没这么暖。

  “小驸马。”明仪暗戳戳的攀上他的腰:“你怎么像个火炉似的?”

  穆珏面无表情:“你在边上添火加油的功劳。”

  “真的?”明仪挪了挪靠上他的枕头:“这么说,你挺难熬的。”

  他不吭声了,明仪瞧了他一会儿,顿时兽血沸腾。

第三十章 在死亡边缘疯狂试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