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撸倒毛了

  他去接明仪,跟着带路的小厮,提着灯笼大晚上的在街上晃悠。

  “驸马,前面就是九王爷的府邸了。”带路的小厮十分殷勤。

  穆珏瞧了瞧,停住脚步。

  王府门前,明仪站在台阶上,笑盈盈的在和一个男人说话。

  男人二十多岁,英气俊朗,负手站着,同样笑语盈盈。

  “那个人是谁?”穆珏有点小泛酸。

  小厮瞧了一眼:“那是段府的公子段玉柏,淳太妃的姐姐,是段公子的母亲。”

  穆珏这才过去,明仪瞧见他,稍稍一愣就欢喜的提裙过来:“呀~怎么来这了?”

  “顺路。”他看着段玉柏抱了抱拳:“段公子。”

  顺路?

  明仪有点懵,大王爷的府邸和高维的府邸,离着这七八个坊呢,这顺的也太刻意了吧。

  段玉柏回礼:“方才,公主还说驸马今日去涉险了,驸马可好?”

  “嗯,挺好的。”

  他不怎么热情,明仪觉得不对劲。

  这小子生气的时候才会这么别扭。

  这是受什么委屈了?

  段玉柏也察觉出来了,他道:“既然驸马已经来了,那臣就先走了。”

  他行了礼离开,明仪立马环住穆珏的小细腰笑看着他:“怎么了?被收拾了?”

  “没有。”他没把明仪推开,却还是有些不悦:“你们很熟?”

  明仪点头:“我和兰儿景娴关系好,他们先前常去我府上住,段公子时常去看望他们。”

  “他娶妻了吗?”

  “还没。”明仪不解:“怎么关心起他的婚姻大事了?”

  “随便问问。”

  这是被谁撸倒毛了,这么不高兴?

  明仪疑惑到回家了都没想通,他去沐浴了,承乐这才进来。

  她伏在耳边一说,明仪大吃一惊:“他把大王爷打了?”

  “扭了腰,午后就请了大夫,大王爷请驸马爷摔跤,谁知咱们驸马爷这么厉害,竟然把他撂倒了。”承乐还说着就笑了。

  明仪瞧着紧闭的门:“刮目相看啊,我还想着他要是被收拾了,明日去给他报仇呢。”

  “也不知道驸马去找皇上说了什么,监礼司都被警告了。”承乐也很是佩服:“现在,监礼司的人都要疯了,大王爷,高大人都去找他们的麻烦。”

  明仪轻笑:“那群狗奴才,整日里正事不干,就盯着百官的言行举止,看谁不顺眼就胡乱找借口排除异己,就该让他们受受教训。”

  “明日,就该是大公主和三公主府上了。”承乐提醒道:“驸马说不去,可要着人去回话?”

  明仪不答。

  承乐替她取了发间的簪子:“大公主和三公主先前和舒贵妃也不对付,也不知道这次,为何会联手给公主找不痛快,他们送来的那些寒门子弟,不是这个太监的干儿子,就是那个太监的干孙子,更有家里是干盗墓行出身的,若不是陆小姐解围,公主就要被羞辱了。”

  “我是嫡出,自小被爹疼爱,他们打小就眼热。”明仪摘下耳环:“而且,我拒了舅母结亲的事,算是惹恼了他们一家,没了陇西大族这一脉支撑,她们觉得我好拿捏罢了。”

第二十九章 撸倒毛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