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夫妻之间什么最重要

  “这是什么?”明仪把盒子打开,里面是一盒子银锭,瞧着该有数百两,她笑看着穆珏:“哎哟~攒了不少私房钱嘛。”

  他小小的嘚瑟了一下,不吭声。

  明仪哄老太君和江氏开心,他肯定不能让明仪自己贴钱啊。

  “小郎君。”明仪拿了团扇故意给他扇扇:“你怎如此贴心呢?”

  穆珏更嘚瑟了,假装不在乎的开口:“也就一般吧。”

  明仪差点没忍住笑出来,承乐也被他逗得差点把手里的茶盏打翻,这小傲娇的性子,真是讨喜。

  坐了一会儿就开饭了,吃过后他又出门了,去哪也不说,明仪也不问。

  傍晚时分,承乐让人预备下了热水伺候她沐浴,卧房隔壁的屋子就是沐浴的地方,热气袅袅,承乐打发走其他人,独自在里面伺候着。

  明仪把玩着一支玉簪,慢条斯理的在水里划出一圈圈波纹:“明日归宁,指不定又有多少事呢,真是烦人。”

  “归宁左不过是带驸马爷见见皇上和各位王爷,公主若是不喜欢,待两天就回鹿京来。“承乐往水里加了些花露:“奴婢瞧着您也喜欢这里。”

  明仪笑起来:“是挺喜欢的,老太君和蔼慈祥,侯夫人也明理温和,姣姣就更不用说了。”

  “最重要的是,驸马爷合您心意对吧?”承乐打趣她:“奴婢可没见你对哪位公子这般好脾气。”

  明仪娇嗔:“话多。”

  她把簪子插进头发,略略泡了一会儿就起来了,承乐赶紧伺候她换上寝衣。

  穆珏回来的时候又是深夜,明仪还没睡着,听见响动就掀开罗帐盯着他:“过来!”

  “干嘛?”穆珏去给自己倒水,‘咕咚咕咚’喝完了一大杯:“有事就说。”

  明仪板着脸过来:“这才第三个晚上,你什么意思?”

  穆珏看看她:“我没什么意思啊,怎么了?”

  “那我问你。”她靠在桌边:“你今晚睡哪?”

  “小榻。”穆珏一眼瞄穿她的心思,存心气她。

  明仪果真生气了,和他对视了一会儿,拎起桌上的茶壶,过去就把小榻浇了。

  穆珏拿着水杯差点呛到:“你...我打地铺行了吧。”

  “嗯...”明仪拎着茶壶转了一圈:“呀,打不了了呢。”

  穆珏气的咬牙:“你知道夫妻之间,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是尊重!是底线!

  不行,他得喝口水冷静一下。

  “舒服。”她简洁的丢出两个字,意味深长。

  “...噗~咳咳咳...”穆珏呛着了。

  明仪一愣,欢喜的跑过来瞧着他:“呀,你懂了?你竟然听懂了?呀!小驸马,你懂了?”

  “不懂!”穆珏有些炸毛,耳根红了,脱了外袍就去洗漱。

  他乖乖的到床上睡觉了,明仪托着下巴笑眯眯的趴在一旁盯着他:“你说我好不好看?”

  “一般。”他闭着眼,根本不看明仪,硬邦邦的躺着,双手规矩的放在肚子上。

  明仪有些不满意,故意轻轻刮他的手背:“什么一般啊,人家明明那么漂亮。”

  穆珏哆嗦了一下,斜眼的看向她:“你是不是想色诱我?”

第十七章 夫妻之间什么最重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