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驸马是个结巴吗

  一早,酒醒了的明仪换了衣裳,一边梳妆,一边从铜镜里偷看站在窗前的穆珏。

  未长成的少年瘦瘦高高身姿挺拔,穿着一身墨色的箭袖服,腰封下的小腰细细的。

  他一手叉腰一手端着热茶慢品,瞧着窗外海棠,偶尔打个哈欠,似乎昨晚没睡好,困得慌。

  察觉到自己在被偷看,他回身靠在窗台上,端着茶盏歪歪的倚着,下巴一抬:“看我干嘛?”

  “好歹睡了一晚上,没扒光衣服甚是可惜。”

  明仪拿了一朵绢花戴在发间,慢条斯理尾音轻勾:“就想着,能不能用眼睛把你剥了,看看是不是大白粽子。”

  “你...”穆珏炸毛,咬了咬牙,‘砰’一下丢了茶盏就出去了。

  “啧~”明仪砸吧了一下嘴:“小雏鸟,还害羞了。”

  她收拾妥当才起身,一身烈焰红衣配上精致妆容,越发娇媚入骨,对镜扶了扶发髻,这才抬步出去。

  定北候府位于离着盛京不远处的鹿京,因着明仪提前传了旨,为此在定北候府西边,另辟一府做公主府,与定北候府就隔了一道院墙,为方便来往请安,开了一道门行走。

  正值三千海棠盛开之际,明仪到了两府相连的小门处,穆珏站在那已经落了满身花瓣。

  今日一早,要给定北候和侯夫人敬茶请安,他站在那等,两个漂亮小丫鬟在和他说话,他认真听着,时不时问两句。

  身边的大丫鬟承乐看看明仪才道:“是先前伺候驸马的丫鬟,因为公主出嫁,所以定北候府就把驸马身边伺候的人都换成了嬷嬷,这两个小丫鬟,伺候驸马好多年了。”

  明仪打量着那两个小丫鬟,一脸眯眯笑:“天真烂漫,留着吧。”

  承乐一愣,张了张嘴又忍住了,虽然自家公主的这门婚事有些利益掺杂,但驸马身边若是真有其他女人,她家公主的脸面往哪搁?

  她们走过去,穆珏抬眼瞧了瞧,在海棠树下负手而立,也不听两个漂亮小丫鬟说话了。

  瞧见明仪,那两个小丫鬟惊艳的说不出话,魂游四海的见了礼,小孩子心性的推推小姐妹,眼睛盯着明仪不放。

  明仪笑了笑,看向穆珏:“走吧,小驸马。”

  被喊了一声小驸马,穆珏似乎很不乐意,抿着唇角,抬步就先走了。

  走出几步,回头见明仪笑看着自己还没动步子,又停下来等着,这般性子,就连稳重的承乐都有些忍俊不禁了。

  明仪嗔笑:“小别扭~”

  定北候府是百年大族,每一代都靠军功立足,穆珏十八岁了,按理,两年前就该从军入伍戍边守国。

  只是如今高维掌权,寒门得势,军功将门备受打压,像他这样的将门公子,习武念书都会被监礼司的爪牙盯着,只怕也没机会从军。

  “这宅子精致,想来侯夫人也是个心思细腻的人呢。”明仪停住脚步,看着不远处立在水边的阁楼:“那是什么地方?曲径通幽,真是个好去处。”

  穆珏靠在栏杆上,耐心的等着明仪游赏:“书房。”

  从昨晚到现在,他就说了几个字,明仪听着都觉得心累。

  她的小驸马不会是个结巴吧,故意一两个字一两个字的往外蹦,以此来掩饰?

第二章 驸马是个结巴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