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大佬是白切黑

医生大佬是白切黑

孤灯欲眠

陆景溪,你的光芒万丈,江景明来给。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章 陆景溪和江景明

  泞城一场慈善发布会,宾客云集,座无虚席。

  白色聚光灯落在台上,映照出女人纤细玲珑的轮廓,笔直纤细的双腿,精致的五官轮廓被光和影交接,她是全场的焦点:

  当红小花,陆景溪。

  一幅明末清初的山水画,八千万,出自陆景溪的手捐赠给西部难区,台上主持人手递话筒过去,询问陆景溪这幅图的含义。

  “很简单,出自对一个人的承诺。”

  “是景溪小姐对谁的承诺呢?”

  “很抱歉,这个无可奉告。”她声线好听,笑意无懈可击。

  依然阻挡不住台下掌声雷鸣。

  左侧的暗影区,一道颀长的身影匀称如凉,他坐姿端庄,随着众人一同鼓掌,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右手食指处存着一处伤疤,浅淡地仿若不存。

  发布会结束,陆景溪跟随助理回到后台。

  一束香槟玫瑰递到她怀里。

  橙色淡雅,花苞待放,配叶是最大众的洋桔梗。

  “谁送的花?”

  “是个男人,高高瘦瘦,没看清楚脸。”助理周凯南说。

  陆景溪皱了下眉。

  她抱着花很快跑了出去!

  奈何,热闹的观众区,已空无一人,如一场哗众取宠的戏码,热闹散去,徒留下一片讽刺虚伪的沉默。

  ……

  泞城中心医院,血液科。

  今天坐诊的3科室人满为患,两位小护士站在门口,挨着叫号,一边感慨屋里人的好脾气,明知有些人无病呻吟,却还是耐心十分。

  午后的光影渐移,喧扰的会诊室终于宁静片刻。

  靠窗的十米楸木桌椅,覆盖上一层金色的光亮。

  穿着白大褂的男人,弯曲手肘,撑着额角,闭着眸长睫卷翘,细软又柔和,眼睑下方一层不深的暗影。

  他睡着了。

  一件薄毯披在他的身上,江景明动了动眸,对着面前的护士温柔一笑。

  “多谢。”

  “小江医生,你太累了,休息一会儿吧。”

  “好,我去休息室睡会儿。”

  江景明收了毯子,叠好放在桌面,脱了白大褂挂在衣架,走了出去。

  他身形瘦削,肩平腹窄,走路的气质温和,好似步步生草木,荒岛生细雨,来往的医生护士和他招呼,他颔首微笑,温柔到无法看透的面孔,仿若含着如履薄冰的内里。

  休息室就在走廊尽头,江景明来到茶水间,泡了一杯柠檬水。

  “柠檬水要加糖的啊,不然酸苦。”

  十一年前,女孩细腻的嗓音在耳边回荡,似真似假。

  “江三儿啊!!!”

  江景明的眸子眯了眯。

  扭头看过去,是个不熟的人。

  “宁雪薇,你怎么来了?”

  三分钟后,几个凑热闹的小护士围在墙角,朝着前方张望,却偏偏无人敢靠近,哪怕不远处的人,素来温柔。

  “我错了江三儿,我是真的爱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不是故意劈腿的!”

  江景明微仰着下颚,任由面前女人趴在自己胸口哭湿了他的前襟,他没有穿白大褂,干净的浅蓝色领口,勾勒着他修长的脖,白皙的肌肤看得清细腻的青色血管。

  “江三儿这个称呼,你不叫为好。另外,我没有承认和你交往过,请不要再自作多情。”他将她拉开,动作是轻的,仿若永远不会对人动气。

  宁雪薇颓废地坐在地上,哭得梨花带雨。

  “你到底怎么样才能给我一次机会?”

  江景明半蹲下身,他薄冽的唇凑近了宁雪薇的耳。

  这个动作落入墙边的小护士眼底,一个个想要尖叫,小江医生竟和女人在咬耳朵啊啊啊……

  却只有张许一个人看见,对方分明是打了个寒颤!

  宁雪薇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惶恐不安地打着哆嗦离开了!

  张许走上前,他无法去正视江景明这个人,特别是他在笑的时候,这么多年的兄弟,这个人,外人眼中的温柔如斯,家人眼中的孝顺懂事,朋友眼中的风轻云淡。

  哪个是真正的江景明,张许至今都不清楚。

  “你刚刚对宁雪薇说了什么,把她吓成那副德行?”

  “乖,哭多了对眼睛不好。”江景明的手系上了袖口。

  他进了休息室。

  张许跟在他身后。

  “我信你个鬼?宁雪薇那么虚荣的女人,你怎么可能对她说这种话?”

  “无妨。最后名声尽毁的,不会是我。”

  张许一愣。

  “你果然狠!”说完就离开了。

  江景明淡淡笑了笑,他刚刚只是好心提醒宁雪薇,她的金主爸爸就在中心医院住院呢,劝她安分点,不要哗众取宠。

  电话响了,江景明踱步走到窗台,他单手抄在口袋,左耳贴着手机。

  那端是他的母亲,天底下唯有家人会让江景明的眼流露出萤火的光,星星点点,如琢如磨。

  他轻嗯着,声线低沉,“妈我知道了,我晚上回去吃饭。”

  “太好了,你好久没回来,妈很想你!”

  江景明勾唇,笑意温柔,楼下的窗外窜过一抹身影。

  他微微眯眸看过去,女人身形纤细,肩头披黑色夹克,墨镜遮挡住半张脸,对面的男人身材高阔,相貌狞厉。

  江景明的神情略过丝缕异样,声音却无常,“主任在叫我工作,晚上回去再和妈说,好不好?”

  “好,你先去忙吧!”

  江景明手机抄兜,换了白大褂,黑色的外套,扣子除了最上面一颗,其余系得工整。

  门口的金鱼缸,红色金鱼和黑色金鱼,相继吐泡,鱼鳍扇尾。

  顺着鱼缸,几粒鱼食投了进去。

  隔着玻璃罩,他修长的手抚着鱼头,桃花深眸弯润了下,“陆正炎,我去救你妹妹了。”

  ……

  “你送的花,我不稀罕!”陆景溪手捧橙色香槟玫瑰,塞到对面男人怀里。

  “你有病啊?”男人不耐烦把花丢到地上,“我为什么要送你花?都已经分手这么长时间了!”

  “除了你,还有谁知道我喜欢香槟玫瑰?”

  “我怎么知道是谁?你该不会知道我来医院,所以故意跟着我,求我复合?”

  “这种掉价的事,恕我做不出来。”

  “哎呦,”陈旭凡笑着抚摸她的脸,轻捏她的下颚,嘴角露出了阴险的笑容,“陆景溪,你现在出息了,成了明星了,现在身价高了吧?一晚上多少钱啊?”

  “啪。”

  清脆的一巴掌。

  景溪冷笑,“你这张嘴,一如既往地臭。”

  “臭婊子,你敢打我?”

  陈旭凡反手要甩回去——

  桎梏来得突然,又轻而易举,恰到好处之间毫不费力。

  “你……你松开,松开,”

  陈旭凡龇牙咧嘴,面前的人力气不大,正好捏住他的穴位,一双清冽无波的桃花眸,周身都是暖色调,眼角眉梢却浮动起不真实的寒气。

  江景明松手,忽然弯腰,捏住了陈旭凡的左脚腕。

  如同受到某种刺激,陈旭凡朝后退了两步,江景明捡起被他踩得凋零的残花,心疼抚过花瓣上的芽孢。

  “抱歉啊,我嗜花如命,踩花这种事,在我眼前我见不得。”

  陈旭凡咬牙。

  对方若是凶神恶煞,他好顺藤摸瓜,给他一拳,偏生一张秀气的白净脸,清润削薄的唇,好似真的只是在乎花,仅此而已。

  “你是谁啊?多管闲事!”

  “血液科江景明,生病欢迎来找我。”

  他说完就抱花走了。

  陆景溪却是僵硬在原地,扭头注视着江景明的背影。

  他是,江景明?

  十一年前,初中的那个江景明?!

  他怎么会……

  “好啊你个臭婊子,刚刚那个男人,是你新榜上的金主?”

  陆景溪回神,“再婊,也没有你和宁雪薇两个人婊,陈旭凡,你和宁雪薇两个人背叛我,我势必会让你们付出代价!”

  一字一句,狠到了极点。

  陈旭凡哈哈大笑,“那好啊,我等着,你现在娱乐圈正是冒尖的时候,可别把自己作没了!”

  耸着肩膀扬长离去。

  陆景溪也转身,追了过去。

  “等一下,江景明!”

  她拦在江景明面前,摘掉墨镜,露出一双勾魂摄魄的凤眼。

  陆景溪的眼尾很狭长,左眼角下方一颗泪痣,偏那唇生得比男人还要薄三分,生硬又莫名性感。

  江景明顿步,挑眉,“有事吗女士?”

  “你为什么要救我?”

  “我只是救花。”

  他语气低沉淡淡,如白开水没有起伏。

  陆景溪抿了抿唇,还是有几分狐疑,“你,不认识我吗?”

  “请问,我必须要认识你吗?”

  景溪一噎。

  许是这人也不关注娱乐圈吧,再说了,初中的时候,她上学用的是假名字!

  眼下十一年过去了,她自认模样精致了不少,认不出来实属正常。

  “不管怎样,今天的事情多谢。”

  “所以这花你不要的话,归我可好?”

  “……”张口闭口就是花,初中也不见他这么嗜花如命。

  “你要了吧,本来就脏了。”

  景溪重新戴上墨镜,转身就走。

  “你错了。”

  江景明的声音自她身后,绵长沉起。

  “这世间从没有一物是脏的,哪怕她千锤百炼,命运不平。”

  “……”景溪没有答复,很快离开了医院。

  江景明回到办公室,把花放到桌上,叹了口气。

  明明这束花是他买的啊,他还特地让张许去问陆景溪的粉丝,她喜欢什么花。

  他走到鱼缸旁,又拾掇几粒鱼饵放入鱼缸之内。

  “陆正炎,你妹妹方才对我说谢谢,多好的姑娘。”

  “三儿哥——不好了!”

  张许冲了进来,慌张的样子,手里提着几张刚出炉的调查。

  江景明手里捏着鱼饵,不解地看过去,张许大喘气。

  “你让我查陆瑶,我终于查到了,她回泞城了,这些年一直叫别的名字!”

  “叫什么?给我看看。”

  江景明从张许手里夺过那些纸,目光落在一个人名,正巧张许也开了口:

  “陆瑶是她初中用的假名,真名是陆景溪。”

  “……啪。”

  所有的鱼饵都掉在了地上,将他干净的裤腿弄得一团糟。

  ……

第1章 陆景溪和江景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