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傲娇女王拐回家
把傲娇女王拐回家

把傲娇女王拐回家

梵兮子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更新时间:2023-06-02 23:42:01

司嘉言怎么也没想到,一场车祸,让他碰到自己找了六年都没找到的梨洛。
梨洛慢悠悠的拿起针筒,“把手抬起来,听见没。”
司嘉言咬牙切齿,“梨洛,你真狠。”
“我还有更狠的你要不要试试?”
“靠,梨洛,你拿个这么大的针筒给猪打针吗?”
“司嘉言,你可不就是那只猪么。”
……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87章

第1章

  “黎洛,快,准备出现场。”

  “怎么回事?”黎洛风中凌乱,她才刚到医院,衣服刚换好,就要出现场了?

  这大早上的,还要不要让人活?

  她想说,她好像还没睡醒。

  “城北路口出车祸了,伤亡不确定。”

  黎洛一听,也不敢耽搁,闭着眼把嘴里的包子大口咽了下去,急冲冲的把手中刚插管的豆浆一口气吸完,拿上设备,冲了出去。

  坐在救护车上,黎洛没忍住打了个嗝,车里一大帮大老爷们憋着笑。

  “黎洛,今天又没睡醒吗?”

  黎洛白了他一眼,“明知故问,我哪天睡醒过?”

  “哈哈哈,我们家黎洛越来越可爱了。”

  黎洛翻着白眼,面无表情的把刚搭在自己肩上是手拿开,“我可不是你家的,一会儿让张姐知道了,不得扒我皮。”

  张姐是黎洛的直属上司,也是护士长,更是刚刚手搭在自己肩上这个男人的老婆,同事之间开个玩笑大家都适应了,也没什么特别的反映。

  黎洛打着哈欠,差点想流泪,昨晚作死看剧看到深夜,今天差点迟到。

  城北路口。

  两辆警车停在那里,交警在现场维护秩序,周围围着一群看热闹的吃瓜群众。

  “好家伙,四连撞,这司机牛。”

  “车尾那辆是不是奔驰?”

  “操,这也太有钱了吧,不过这司机要陪好多钱。”

  黎洛看着前面那四连撞就头疼,拎着医药箱就从他们面前飞过,留下一句话“又不用你赔钱,赶紧的,干活。”

  四连撞,从后面往前撞,倒数第二辆车是最严重的,要不是安全气囊弹出来,估计都没命了,车尾烂掉了,整个凹了进去。

  黎洛他们绕着现场检查了一遍,最严重的的昏迷,剩下的还能睁开眼说话。

  所幸没死人。

  “医生,你救救他,我不是故意的,”

  黎洛他们在给那个昏迷严重的做措施,准备抬上救护车往医院拉,就有一个打扮妖艳的女子泪眼婆娑的上前扯着他们的衣角,虽然打扮妖艳,但是也掩盖不住她此时的狼狈,头发乱糟糟,脸上还有黑色的痕迹,手都在颤抖。

  “你是肇事者?”

  黎洛皱着眉扫了一眼,原来是个女司机啊,果然马路杀手。

  女人点了点头,又立马摇了摇头,黎洛想翻白眼。

  “这位女士,笔录还没做完,麻烦过来一下。”

  一位穿着警服的帅小伙走了上来,黎洛想犯花痴,但是救人要紧,也就放弃了,跟着随行医生上了救护车准备回医院。

  “司先生,您还是先去医院吧,脚上都出血了,这边我来处理。”车尾,一个英俊的男人被人搀扶着,在给警察做笔录。

  司嘉言感觉到脚上传来的痛楚,低头一看,小腿裤上有血丝渗透出来,拧着眉,隐忍着。

  警察也看到的司嘉言的状况,“司先生,笔录已经做得差不多了,您先去医院包扎一下吧。”

  警察小哥收起笔记本,帮忙扶着司嘉言往救护车方向走去。

  “医生等等,这里还有人受伤。”

  车子需要维修,司嘉言只能留下助理在这里等着保险公司过来处理,脚上隐约有些疼,踏上救护车扯到了伤口,低沉着“嘶”了一声。

  “嘿,你们进来点啊,给人让个座。”黎洛看着救护车门口还有人要上来,就往里挪了挪,手里拿着吊瓶,低头看着患者的反映。

  司嘉言看着那个半站着的护士,眉宇轻拢,现在的小女孩都这么霸气么,说话都这么带劲,就好像记忆中的那个人......

  路上,已经和医院的人把情况说明清楚了,医院那边也在准备着,一到医院,昏迷的人被紧急送进了抢救室,黎洛可算松了一口气。

  把人送进抢救室门口,伸了个懒腰,经过这么一遭,人已经清醒了,懒懒的走向护士站,感觉早上没吃饱,黎洛摸了摸肚子,好像有点饿。

  “黎洛,刚刚路口车祸的,有个人需要包扎,你去一下。”

  护士长张姐拿着本子走进护士站,看到黎洛趴在桌上懒洋洋的,有些不满,上前用本子拍着她的后背。

  黎洛一听到张姐的声音,整个人立马精神起来,张姐是谁,G市市医院护士站的灭绝师太,不对,她有老公。

  但是人也跟灭绝师太差不多,见不得你闲着,一定要使劲的派你干活。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黎洛脸上笑呵呵,心里一万字草泥马路过,“嘿嘿,张姐,我这就去,人在哪?”

  张姐很满意黎洛的态度,微微点了点头,有些领导范的说:“人安排在8号病房。”

  就在黎洛戴好护士帽,准备好东西就要去的时候,张姐又叫住了她,“黎洛,病人如果严重的话告诉我。”

  “好嘞。”黎洛笑着,脸上浅浅的小梨涡映着,显得她人更美。

  原本就眉清目秀,身材管理得好,一身护士服在她身上竟然显得娇小。

  黎洛端着医用品走进病房,看到一个男人背对着门口坐在病床边,低着头好像在检查自己的伤势,光看背影,黎洛就觉得这个男人正脸应该不会差。

  刚刚在现场没仔细看那个警察小哥,黎洛为此还小小遗憾了一把,没想到现在可能有个机会弥补刚刚的遗憾,想着脸上的笑容更深了。

  没错,黎洛是个颜控,还是个手控、制服控。

  “让我看看伤哪了?”黎洛吧东西放在桌上,蹲下就要掀开他的裤管,想着先处理伤口再欣赏一下他的容颜。

  司嘉言有些嫌弃眼前的小护士,尽管她的声音好听,本想着阻挡她不给她掀自己裤管的,没想到被她霸气一挥手,裤管就这么被她掀起来了。

  黎洛皱着眉,啧啧啧,这么有型的一条腿上面既然沾满了血迹,有些还干涸了。

  仔细的把小腿上的血迹清理干净,突然用力摁了一下。

  “嘶!”司嘉言没想到这个小护士这么狠,小腿被她这么一摁,疼得直冒冷汗,语气里带着怒气,司嘉言很没有耐心,“你能不能轻点?”

  呀,黎洛就喜欢听这种带着隐忍的磁性的声音,这么好听,要看看他人长得怎么样才行。

  黎洛抬头“你可能需要......”

  卧槽!

  黎洛在心里默默的念了好几遍。

  这不是,这不是司嘉言?

  虽然六年未见,但是那张脸还是那个样子,脱离了当年的稚气,现在的司嘉言更成熟稳重,浑身散发出一种贵气。

  再看看自己,一身护士服,比不得,比不得。

  司嘉言当场愣住了,黎洛比以前漂亮,眉眼间萦绕着一丝淡淡的霸气。

  “黎洛?”他不敢相信,突然之间消失了六年,就像人间蒸发一样,任凭他们怎么找都找不到,竟然出现在距离B市这么远的南边G市。

  他真的不敢相信。

  黎洛不跟他客气,直接敲上他的小腿。

  那股痛意袭来,让司嘉言想把眼前的人扔下楼。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