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太太每天被迫营业

江太太每天被迫营业

红尘斩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景白,我就要不行了……”

  光线昏暗的病房,形容枯槁的男人坐在病床上,微抬起瘦脱骨节的手臂,朝江景白露出一个笑容。

  江景白削苹果的手一顿,看着男人苍白的面孔,一时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他还记得十二岁时初见叶启的模样,男人一身剪栽得体的黑色西装,温文儒雅,小提琴拉得出神入化。

  叶家享誉天才盛名的三少爷,亦是他音乐上的启蒙老师,谁想到十年后,会变成如今模样?

  “我知道你是念旧的人,自从那件事后,没人愿意理我,只有你不嫌弃……”

  叶启自嘲一笑,右手颤微微从枕下摸出张照片,递到江景白跟前。

  “这是我女儿,与绵,你还记得吧?”

  “恩。”江景白垂眸接过照片,点了点头。

  叶启年轻时被人设计,陪酒女怀了他的女儿并且生了下来,这对叶家来说一直是桩丑闻,也因此影响了叶启的一辈子。

  这位鼎鼎大名的私生女江景白未曾见过,但一直听说,这是第一次看到照片。

  照片上的女孩儿有着一双和叶启一样漂亮的凤尾目,神情冷傲靠在窗边,一脸漠然的盯着镜头,看得出照相时心情并不怎么好。

  “我这一生负她良多,一直也没好好照顾她,年轻时总埋怨她的出生,这两年病魔缠身才慢慢想明白,其实她又做错过什么?她又何尝想生在叶家?”

  叶启喉咙微哽,抬手捂住眼睛,“可惜我明白的太晚了,绵绵现在的处境变得很糟糕,家里想用她和郑家联姻,她一气之下跑了出去,有一个月没回来了……”

  “不怕你笑话,郑家的老头子比她大了二十岁,家里就是想把她往火炕里推,我明白,她更明白……”

  “可我在叶家早就没了话语权,如今我就快死了,那些人还不知会怎么对她,景白,算我以恩相携,厚颜无耻的求你一次……”

  叶启颤颤伸出手,死死抓住江景白的手臂,赤红的双目盯着他,“帮帮我,景白,我就只剩这一个女儿,帮帮我……”

  苦苦哀求的模样,任谁见了都要动容。

  江景白很少欠人东西,却确实欠了叶启情份,年少时亦师亦友的五年照顾,足够换叶与绵五年。

  他缓缓放下水果刀,点头,“可以。”

  ……

  三天后。

  FY代练工作室。

  不到两百平的室内隔成了三十几处单间,因为通风欠佳,距离午饭时间已经过去一小时,空气仍中弥漫着油腻的饭菜味。

  靠窗的隔间中,一个女孩坐在电脑前,修长的手指翻飞,劈里啪啦敲击着键盘,速度快出残影。

  女孩儿穿了一身水蓝色的汉服,身型纤瘦,墨色长发挽髻,漂亮的银钗斜插在上面。

  她肤色白暂,鼻巧唇薄,一双凤尾目斜斜上挑,眼尾画着艳红的一撇桃花妆。

  这样一个姑娘,走在街上必是唰唰的回头率,更别说在陷一众代练的糙汉宅男中。

  附近几个隔间的男人都心不在焉,频频往这边张望,其中一个看了一会儿后站起身,拿起桌上的冰水,走了过来。

  “美女,都打了一上午了,今天天热,喝点水吧。”

  油腻的声音透着讨好,一瓶泛着丝丝凉意的冰水被放到了叶与绵手边。

  叶与绵头都没抬,修长的五指在健盘上劈里啪啦,操纵电脑中的人物从桥上下来,开枪打掉对面的人头,说,“不用。”

  “哎哟,别这么冷淡嘛,你都在这打了三个小时了,午饭也没吃,喝点水总行……”男人俯下身,一手撑在她电脑桌边。

  散发着汗味儿的身体缓缓靠近,叶与绵皱了下眉,一脚踢上机箱滑动椅子向后退开,“别烦我。”

  男人不以为然一笑,“小丫头脾气还挺爆,我就烦你又能怎么样?”

  说着,一只咸猪手朝叶与绵伸了过来,直奔她白嫩脸蛋。

  叶与绵往后一闪,撑着椅子腾身而起,一脚踹在男人膝盖上。

  这一脚借力不轻,男人只觉膝盖一软,直接往前摔了个狗抢屎。

  地砖冷硬,下巴撞上感觉像是脱了臼,疼得尖锐。

  男人眼冒金星,坐了半天才挣扎着爬起来,骂骂咧咧的朝叶与绵扑了过去。

  “小贱人,敬酒不吃吃罚酒!”

第一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