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知道实情

  温玉摇着头不愿意相信:“侧妃娘娘有些话是不能胡说的,十七殿下不是这样的人,他对我很好,我和郡王从没有见过。”

  笑起来的上官凌感叹:“那是因为公主没有母家撑腰才会被欺负了,郡王那么爱公主甚至为公主丢过性命失了宠爱被关在郡王府多年,本宫实在不忍心看着一对佳人分离。”

  红了眼眶的温玉难以接受:“你胡说,十七殿下怎么可能骗我,我亲自问过郡王了,他自己说的未曾见过,当真如此的话他为什么不告诉我这些事情。”

  “公主以为自己为什么记不清从前的事情那是因为公主是为了郡王跳的诛仙台,若不是冥界的子夜殿下公主早就没命了,郡王不忍看着公主受折磨才不肯告知的,其实啊郡王一点都不喜欢妖族公主,他喜欢的姑娘是公主你啊。”上官凌对上她的眸子收起笑容。

  不知所措的温玉站在原地捏紧裙摆眼泪止不住的掉下来:“不会的,不会是这样的,我是神族公主怎会为魔族郡王寻死。”

  上官凌站起来伸手抚上她的脸:“正因为你是神族公主你们才相爱而不得,郡王许诺公主十里红妆非你不娶,深爱过的人就算忘记了可感觉还在,公主见到郡王时不觉得似曾相识吗?他为何对公主眷念又不敢?这些公主当真不怀疑?”

  推开上官凌的温玉抹了把眼泪:“我不信你离我远点,走开!”她提着裙摆跑走。

  得逞的上官凌翻个白眼:“我不好过你们都别想好过,哼!”

  白十七正教着缪子洋射箭:“你都来魔族好几个月了天天陪着慕涵射箭,怎么还是差劲。”

  “拜托你们从小学这个啊,我一个富家子弟除了吃喝玩乐还需要干什么?不玩了不玩了手都磨破了。”缪子洋放下弓揉着手。

  无奈的白十七一转身差点撞倒了温玉,她眼睛红红的显然是哭过,白十七紧张的问:“公主是伤着了吗?还是那些不长眼的狗东西惹公主生气了?”

  温玉挥开他的手质问:“与我在一起的人是四爷是不是?根本就不是殿下你。”

  缪子洋一看大事不好立马说道:“公主这是怎么了听谁胡说八道的,郡王和公主怎么可能有什么瓜葛呢?”

  “你闭嘴我没让你说话,十七殿下怎么不说话了?难不成这是真的?”温玉一张小脸委屈又无助的样子。

  白十七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公主.....”

  自嘲一笑的温玉哭了起来:“原来都是真的只有我一个人不知道,你们都瞒着我全都在骗我你们都不希望我和四爷在一起对不对!”

  慌了神的白十七想要给她解释:“我们没有骗公主也没有瞒着公主.....”

  “是又如何呢?四爷即将与晚晚成婚,公主要是真心喜欢四爷就该息事宁人的祝福,此时阻碍了婚事,妖族会迁怒于四爷。”苏子夜扒开白十七冷漠的回答她。

  温玉抬起哭红的双眼说:“那我呢?我就活该把自己的爱人让给白晚晚吗?你让我如何装作一切都没发生去祝福他们。”

  苏子夜一挑眉点着头:“公主说的好听点是神族公主说的不好听就是神族用来笼络魔族的棋子,公主背后没有母族撑腰帮不了四爷什么,四爷不是普通人,他有远大的抱负,可以给他一切的人只能是有妖族作为后盾的妖族公主,当初你们分离也正因为公主是神族公主,神魔在一起注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想当年南庆宇上神和姑姑那么相爱还不是分离了,公主这些又算得上什么呢?”

  “够了子夜,你还嫌事不够大吗?这些话为什么要对公主说?”白十七气愤的挥开他扶住了痛哭到几乎站不稳的温玉。

  不耐烦的苏子夜冷冷的说:“她该知道这些的难不成你想在自己妹妹的婚宴上让公主闯了祸再告诉她这些吗?公主是前辈,这些话本不该我这个晚辈告诉公主的,十七对公主的喜欢并不少于四爷,四爷可以为公主死,公主怎知眼前对公主关怀备至的男人不会为公主死呢?”

  悲伤难过的温玉低着头:“在你们眼里我这个公主就只是个笑话而已,有什么该不该说的哪怕我是前辈可也还是说了,如果我知道四爷才是与我在一起的人我又怎会和十七殿下.....”

  心一疼的白十七扶着她的手抖了抖:“对不起是我骗了公主,我是真心喜欢公主的。”

  心碎的温玉抽出手流下的泪落在他掌心摇着头:“苏子夜记住你今天对我说的这些话!”

  “公主?公主!”白十七着急的追了过去。

  千言聪惊讶的看向温玉:“公主是让本君纳公主为妾?”“是的,我被送来魔族本就是要做君上对侧妃,温玉心意已决求君上成全。”她跪在地上拱手磕头。

  匆忙闯进来的白十七抓着千言聪的衣角跪了下来:“姑父不可以答应公主的。”

  怔了怔的千言聪还没弄明白:“不是....公主和你是个什么情况?公主先起来吧。”“四爷要娶妖族公主了,温玉不能做什么也不敢做什么,只能是祝福四爷和公主幸福美满,我已经痛失所爱君上成全温玉吧。”她红着眼眶望着千言聪。

  “怎么....公主是听谁胡言乱语了,都先起来别拽着本君了,公主是好姑娘,本君心中只有夫人纳妾是没有办法,可也不想耽误公主,不过是须臾数年公主还能遇上更好的人。”千言聪拉起白十七伸手去扶她。

  温玉知道他不会纳自己为妾后心生失望的站起来了:“我知道了。”她绝望的走了出去白十七匆匆行礼告退追了出去。

  白十七抓住她手腕拉住了她:“公主,我知道你怪我,可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瞒着你的,你们在一起不会有结果,所以何必执着过去,我不想你痛苦才这样做的。”

  甩开他手的温玉双手搭在小腹前:“请十七殿下自重,本宫是十七殿下的前辈,对待前辈岂能如此无礼。”她意难平的毫不犹豫戳痛他心。

  “.....是......”白十七默默的收回手看着她走。

  珍珠端着婚服想要进去,温玉拦下了她接过婚服:“本宫想亲自服侍四爷试试这婚服,珍珠姑娘不会阻拦吧?”

  行着礼的珍珠笑了笑:“公主去吧,郡王已经沐浴了等着更衣,还劳烦公主替奴婢伺候着郡王了。”“多谢!”温玉感激的点头走了进去,关上门的珍珠一抬头看到白十七吓的倒退几步慌忙跪下行礼:“奴婢参见十七殿下!”

  白十七走到院子的石凳上坐下:“温玉公主在里面伺候郡王?”

  跪向他的珍珠小心翼翼的开口:“是,温玉公主在伺候郡王更衣。”

  “知道了你退下吧。”白十七不气不恼很镇定的坐在外面等着他们。

  戴上面纱的温玉看着浴池里的陆勋心越发的疼了起来,陆勋闭着眼察觉到有人还以为是珍珠倒也没发现奇怪:“来了?进来吧。”

  温玉轻轻的放下婚服服者他出来,陆勋的身材可谓是非常的完美了,脱衣有肉穿衣显瘦,他自己拿过擦干布擦着身体,温玉伸手抚上他背后的道道伤疤心疼不已,陆勋皱起眉道:“你在看什么?”

  “郡王身上的伤疤全是过去的故事。”温玉压低了声音学着珍珠的语调。

  他抬起头和手让她穿着衣服说:“这些伤疤无法被抹去,就像那些回忆我也永远忘不了,有些人和事只要自己觉得值得就好。”

  给他穿上内衬的温玉红了眼:“这身红色婚服真衬郡王的肤色,真是好看。”

  皱起眉头的陆勋一把抓住她胳膊拉到面前温玉慌张的想护着面纱,他快速的扯下她脸上的面纱惊讶的握着面纱:“怎么是你?”

  捂着脸的温玉后退不小心撞到了屏风摇摇欲坠时陆勋揽住她的腰将她圈入怀中:“为什么来这里,为什么要这样做,公主不该来这里。”

  “四爷要与公主成婚,我不能来看看四爷祝福四爷吗?”温玉双手抵在他胸口,陆勋怀疑她想起了什么收回了手:“公主若是要祝福,婚宴那日大可直接告知晚晚与臣,何须这般。”

  她苦笑着望向他:“原来四爷早就已经不在乎我了是吗?那些事情我都不记得,没必要在这里探我口风,喜欢过的人再见时依旧喜欢,我是什么都忘记了,可四爷没忘,我们曾经是多么相爱四爷又是多爱我。”

  陆勋换上自己平日里的黑色长袍里面还穿着红色的内衬:“公主今日怎么了,臣和公主可没有什么事情也不曾喜欢过公主,臣马上是要成婚的人了,公主是不是记错了人?”

  温玉不依不挠的说:“你还要骗我到什么时候你刚才看我的眼神明明就是不舍,你便是我的恋人,四爷!”

  绕过她的陆勋眉头紧锁着去开门:“珍珠!”

  白十七紧张的站起来,陆勋看到他时脸色明显不自在了:“十七殿下!”

  “额....”白十七看向他身后追出来的温玉心虚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温玉拽着他衣角泪眼婆娑:“四爷!”

  见到白十七的陆勋沉默了一会儿狠下心将温玉推倒在地上:“从头到尾根本没有什么喜欢我对你只是利用,你怎么不用脑子想想你跳了诛仙台而我安然无恙的迎娶妖族公主?你都沦落到被送来魔族了还有什么利用价值?谁在乎你喜不喜欢我了,我在乎的只有你的身份,晚晚可以帮到我而你什么都给不了我,自身难保。”

  这一瞬间白十七突然就明白了陆勋为什么要这样做他是在成全自己:“公主。”

  “难到在四爷心中便是如此想我的?”温玉心痛难忍捂着胸口像是喘不上气。

  陆勋嘲讽的居高临下盯着她:“那不然我该怎样去想你?你害的我还不够惨吗?我以为你忘记了就不会纠缠我令我厌恶,没想到你就算忘记了还是贼心不死的要勾引我。”

  清脆的耳光声响彻他的后院,白十七想拦都已经迟了:“郡王!”

  温玉又气又难过的掉着眼泪:“你无耻,陆勋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算我看错了人。”

  伸出手的陆勋拽住了要追过去的白十七,他闭上眼缓和了情绪又睁开:“如果不能好好对玉儿就别招惹她,怕是她恨透我了,我怎能如此伤她的心羞辱她呢,可我若不这样做就会伤害到晚晚也会让殿下难过了。”

  “我知道郡王的用心,我会好好爱护公主我对公主的心是真的,第一眼见到公主我就喜欢上公主了,哪怕她比我大上一万来岁,我也想义无反顾的照顾公主陪伴她左右。”白十七对上他眸子无比坚定。

  陆勋默默的松开了他眼里无限悲伤:“玉儿爱喝花茶尤其是晨露浸泡的菊花茶,她爱吃甜的不爱吃辣,她最喜欢穿一袭蓝衣,所以从前我也便是时常穿着蓝衣,她喜欢笑不爱哭,她有什么心事都是藏在心里不愿意去说,她爱跳舞,舞姿也是极美,她偶尔会坐着发呆时你须得上去陪她说说话,她身子不大好总是得风寒,她不爱晒太阳你要多陪着她晒晒太阳,她总是倔强的令人心疼又令人无可奈何。”

  白十七拱手向他行礼表示感谢:“这些我都记在心里了,郡王放心。”

  等他走后陆勋走到凳子前坐下了,他望着院子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宫洛洛看在眼里却是十分的心疼:“非要这样做吗?”

  “我能怎么办呢?难不成对妖族和王后娘娘说我不愿意娶晚晚了要娶玉儿吗?与其给她希望让她失望不如让她对我恨之入骨也好活下去,我明明都放下了,都已经决定和晚晚在一起安安稳稳的生活了,可是刚才我的心又疼了起来,玉儿是我的劫,是我逃不了的过去。”陆勋捧着脸绝望的默默掉眼泪。

  好不容易再次出现的笑容如今又回到了过去他变得更加沉默了。

  宫洛洛蹲下身轻轻的抱住了他:“傻阿弟你早就爱她入骨了。”

知道实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