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幼稚

  宫紫伊哭着摇头又不知该如何解释:“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四哥说那帝位是四哥的,可是两位殿下才是帝位的继承人。”

  好笑的陆勋觉得真的是可笑:“皇叔早就拟定了旨意他死后帝位传给我,就算我失宠了皇叔也是想把帝位给我的,我原本以为我把帝位还给他们就两不相欠了,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我就不会相让了,你不是想杀了我吗?是为了阿易还是阿城?你喜欢阿易对吗?可宫紫伊你别忘记了是我把你送到阿易身边的,他不爱你更没有正眼瞧过你也没说过要娶你为妻,阿城对你不错倒是喜欢你对你说过想娶你。”

  他一把抓起宫紫伊把匕首按在她手中逼着她看着自己,缪子洋打了个寒战:“他想干什么真想找死不成?”

  千慕涵看的心疼了起来:“他是受过多少委屈才有了今日的尊荣啊!”

  跪在地上的宫紫伊害怕的摇着头:“不要逼我了不要再逼我了四哥。”“你喊我一声四哥有为我想过一丝一毫吗?你享受着荣华富贵时又可曾惦念过你那被关在郡王府随时没命的四哥?你有为我求过一次情?这些年我都在找你,我生怕你死了或者你过的不好,我害怕我的紫伊妹妹过不惯贫穷的生活,所以四处派人寻你。”陆勋抓着她的双手大声质问她。

  “我没有办法为四哥求情,四哥杀了殿下啊君上说四哥并非善类不许我探望四哥,我也想去看四哥可是我身边时刻有人守着,我怎么去见四哥又有什么脸面见四哥。”宫紫伊哭的撕心裂肺有自责愧疚也有懊悔。

  松开她的陆勋笑出了声来:“我落魄时跪在魔宫里磕破了头为我求情的人是宫洛洛,阿城要杀我时挡在我身前的人也是宫洛洛,她比你不得阿城的喜爱自己和族人都性命难保,但她义无反顾的站在我身边信我,你确实没有脸面来见我我只当你是妹妹看着你在我身旁长大的,我害死了阿易皇叔阿城澄岚,我无话可说,最没有资格来质问我的人就是你!”

  宫紫伊闭上眼哭的喘不上气:“四哥要怪我当初没有做什么,那紫伊的确是错了,本就是紫伊亏欠四哥的。”

  陆勋白了她一眼站直了身子:“我知道你逼不得已所以没有怪过你,只是你自己做的事让我失望寒心,你比阿姐幸运,既可以得到阿易的尊重又能得到阿城的喜爱。”

  “当年四哥送我到殿下身边我是感激的,我喜欢殿下,我明知道殿下不喜欢我,可我还是无可救药的爱上了殿下,给我希望的人是四哥毁了我希望的人还是四哥!”宫紫伊悲痛欲绝。

  清脆的耳光声令千慕涵都呆住了,宫洛洛毫不客气的一巴掌把她打的摔在地上:“没有你四哥哪有现在的你?希望?什么是希望,活着就是希望,没用的东西你凭什么在这里指责你四哥害了阿易和阿城?给本宫住口不许胡言乱语。”

  略微意外的陆勋拱手行礼:“侧贵妃娘娘!”

  捂着脸的宫紫伊爬了起来:“阿姐?”

  宫洛洛怒视着她:“这些事都是本宫支持阿弟做的难不成你还想指着本宫来质问本宫?这些年吃的苦都忘记了?要不是阿弟你现在还被关着失了自由,既然得了自由就闭上你的嘴好好看着你四哥帮衬你四哥。”

  “她还小不懂事,阿姐何须与她计较,阿易对她来说有多重要阿姐不是不知道。”陆勋叹口气无可奈何。

  强忍怒火的宫洛洛不悦的说:“还小?她都五千多岁了就你容忍宠着她,阿易重要你的命就不重要了吗?她要为一个死人来杀你,对得起你一路扶持吗?这便是你教出来的孩子,如此不中用,我宫家怎会有这般女儿经不起半点挫折。”

  宫紫伊憋着泪水委屈的望着她:“阿姐紫伊知道错了,不会再犯了。”

  陆勋舔舔嘴唇很是无奈:“阿姐息怒,紫伊妹妹已经道歉了,怎得阿姐还亲自来了,不是早上派人来过吗?”

  “担心你被那些小人设计陷害不放心也怕你压不住他们所以亲自过来看看,阿叔活着的时候对本宫也是很照顾。”宫洛洛怜惜的摸摸他的胳膊是真心的疼他。

  微微一笑的陆勋点了点头:“晚晚还在里面歇下了,阿姐既然来了就一起去送阿爹吧,紫伊你先回去梳洗换身衣服。”

  风扬起他的长发,千慕涵站在树上看着陆勋一袭红衣配着黑色的长袍拿着把扇子在石头上跳舞,千慕涵就这样看着他,五界鲜少有男子会跳舞更没有男子跳的这样中气十足的好看。

  “郡王叫我过来不是为了让我看郡王跳舞的吧不过这扇子舞跳的丝毫不亚于女子。”千慕涵走过去行礼,陆勋微微点头回礼:“明日我要去妖族提亲了,希望殿下与我同去替我说说话好歹妖王是殿下的皇叔。”

  千慕涵接过他的扇子玩着:“这扇子做工精致虽然比不上母亲的玉清昆仑扇不过拿着玩玩还是可以的,郡王为妖族所付出的足矣娶到一位公主何须我为郡王说话呢?”

  陆勋眼神虚眨了几下抿抿嘴说:“扇子殿下要是喜欢就拿去,我是为王后娘娘做事,妖王并不一定会领情,所以还请殿下出马。”

  笑笑的千慕涵点点头:“那我就随郡王走一趟好了,没什么大问题,郡王知道自己最好看的地方是什么吗?”

  他眯起眼摇了摇头:“还请殿下指教。”

  “初见你时并未注意你多少,那日你与家臣发生争执时看到你双眼中有少年的傲气,但又见你和温玉公主一起时眼里有星光闪烁,可如今那些星光暗淡无光了,今日我去了,你对着家臣说着那些话让我看到了曾经的陆四爷风姿绰约,气度不凡,眼神里透着威严和霸气,可终究那些星光不复存在了,郡王的双眼生的好看,我希望以后还能见到郡王眼里的星光。”千慕涵微微一笑望着他的眸子。

  眨眨眼的陆勋垂下了眸子勉强一笑:“殿下才是未来可期,我不过是你千家的家臣,终有一日会看着殿下成为魔君的。”

  千慕涵轻叹口气:“我若为魔君还少不了郡王的扶持和效力,郡王是值得敬佩的人,胸怀大志却不能施展抱负,愿我也能让郡王实现自己的理想和抱负。”

  “殿下会的,殿下帮了我那我也要回报殿下什么。”陆勋扬起嘴角走近他,千慕涵不明白的想后退被陆勋一把拽住,他猛的咬住千慕涵脖子血顺着他的牙齿流进他嘴里,千慕涵疼的脸色都变了:“陆勋!”

  被推开的陆勋嘴角还残留着他的血,千慕涵捂着脖子疼的厉害:“你干什么?”他有些生气的质问他。

  吐出口淤血的陆勋皱起了眉头:“这几天殿下可有得罪谁,被下了毒也不知道,毒堆积在你的脖子处慢慢下滑到心脏就会要了你的命,把这颗药吃了,我不会害你的。”他扔给千慕涵一个小瓷瓶。

  捂着脖子的千慕涵半信半疑的拿出药看着他吃了下去:“你给我吃的是什么药?”

  “这是我用自身修为和血练出的药可解毒也可提升殿下的修为,吃了他我便能感知到殿下是否有危险,也好及时来救殿下。”陆勋擦着嘴角的血略带着些玩味的眼神。

  千慕涵皱着眉头嘴唇微张又说:“我和郡王素来没有交情郡王的意思是要与我为盟友?”

  陆勋低头笑着:“殿下虽然才三百来岁但比起几位殿下聪慧过人,我是王后娘娘的人,自然是不能与殿下有什么了,不过是想以此来换取殿下的真心罢了,有些事我不想说破是为了顾全殿下的颜面,可殿下怀疑我便是不该。”

  他并没有生气动怒反而是笑了:“我也的确是小瞧了郡王,不过这样也好,知道了彼此的心意才能更好的相处不是么?”

  “这般年纪能有这样的胆识算是不错了,记着我与王后娘娘初次结盟的时候她虽稚嫩可也是毫无畏惧,只可惜爱错了人差点毁了自己,现在倒也不错有了这么优秀的儿子,我也知道你痛恨神族痛恨南庆宇,你放心会有一天我会亲自去取南庆宇的命。”陆勋盯着他手上的扇子将手背在了身后。

  愣了愣的千慕涵淡定的问:“郡王与南庆宇没什么深仇大恨吧?竟说出这样的话,好歹是阿音妹妹的父亲,郡王是想杀了阿音的亲父?”

  陆勋一挑眉望了望天空:“那他为何又要害死我的亲父呢?侍者说阿爹前些日子见过他,后来一蹶不振突然暴毙,除了他我实在想不到还有谁想害我的阿爹,我阿爹小心翼翼的活了大半辈子还被我牵连从未有过半句责怪。”

  “我以为是谁,原是郡王和慕涵殿下。”温玉身后跟着侍者上前行礼。

  千慕涵和陆勋纷纷回礼:“温玉公主!”

  温玉看向陆勋略带伤感的说:“听闻了郡王府的噩耗还请郡王节哀顺变。”

  他垂下眸子微微牵动嘴角:“多谢公主的关心阿爹走的突然,郡王府已经操办丧事了。”

  白晚晚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过去,陆勋从温玉身后看到了她:“怎么不过来晚晚。”千慕涵顺着看过去立刻就明白了:“过来没事的。”

  提着裙摆走来的白晚晚显得不知所措,陆勋大方的牵住了她的手:“你怎么出来了,侍女不是说你睡着了吗?”“我睡的不大踏实他们说四爷在外面与哥哥说话所以我就出来看看,没想到温玉公主也在这里,想来是慰问四爷的。”白晚晚生怕温玉不大高兴也怕他还耿耿于怀。

  看到他们两个牵着手的温玉怔了怔随后笑了起来:“郡王是和公主好事将近了吧,能娶到这样一位金枝玉叶的贵人也算是福气。”这话说出口温玉竟觉得如此熟悉。

  陆勋点着头应和:“是的,明日我就要去妖族提亲了,我与晚晚先进府了,温玉公主就不用进去了,家父已经下葬了,丧事办的匆忙,殿下也回去吧,晚晚我们走。”他牵着白晚晚头也不回的进了府。

  “为何我这心上像压了块石头喘不上气明明公主能与郡王在一起是喜事,可我像在哪儿见过郡王与他有过什么,每次看到他都那样熟悉那样的亲近,那是十七殿下给不了的感觉,殿下我是不是和郡王有过什么,那日他说他喜欢过的姑娘如今生活的很好,到底他喜欢过怎样的姑娘,十七殿下说喜欢我可我不知该不该答应,郡王看我的眼神那日的时候是伤心的,他为何伤心我为什么就是欢喜不了。”温玉望着他们两个离去的背影有些难过。

  千慕涵没想到温玉是这么喜欢他:“公主没有见过郡王从未见过,十七喜欢公主也是真心想娶公主的,可能是郡王时常少言寡语让人觉得他难过罢了,公主不要多想了回宫吧!”

  白晚晚坐在椅子上看着他:“四爷若是现在想后悔还来得及,我不想明日提亲时四爷后悔令我丢了脸面,我知道四爷真的很爱她,我也是真心喜欢四爷不想让四爷难过的。”她红着眼眶咬着唇捏住了衣角。

  倒着茶的陆勋手顿了顿:“若是放不下方才就不会让公主过去了,一个女子的声誉和颜面最为重要我能理解公主刚才的话,公主是皇室子女须得体体面面不能被辱,我要怎样做公主才相信我也是真心实意想要娶公主为郡王妃?”

  “我....我不知道,我只是太喜欢四爷了也害怕四爷委屈了自己,比起让四爷娶一个不爱的人我更想四爷能与心爱之人在一起。”白晚晚低着头不敢看他。

  叹口气的陆勋站起来一把抱起了她:“许是我没能给公主踏实的感觉吧,也可能是我与温玉公主的过去令公主觉得太压抑了,以后不会。”

幼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