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错付

  宫洛洛见他不说话又继续说:“那可是阿弟用命换回来的姑娘,十七是喜欢她,但阿弟为她所做的一切都当烟消云散了吗?阿弟,你真的要放下?”

  陆勋笑了起来望着天空:“是啊,那是我用命换回来的姑娘,她安然无恙我就够了,年少情意走不到相伴终老。”

  惋惜的宫洛洛叹了口气:“那么相爱的两个人仍是错付了深情,阿弟后悔了吗?”

  他闭上眼一颗泪流了下来:“我后悔当初那么爱她却没能给个结果她,我不是输给了天君而是输给了她的命,如果我没有那么爱她,那么无论谁用她的命要挟我都无动于衷,侧贵妃娘娘多保重身体,陆勋告退!”

  白晚晚走进郡王府的那一刻心中有一些不知名的情愫从心底涌出,侍女带着她来到陆勋的院子轻声道:“四公子在喝酒,还是奴婢去禀告四公子公主来了吧。”

  “不必了,我想自己过去你退下吧。”白晚晚望着喝酒的陆勋很是心疼他。

  脱下外衣的白晚晚走到他对面背对着他翩翩起舞,陆勋拿着酒壶看着她:“是玉儿吗?”他像是喝醉了略带欢喜的站起来从后拥住了她:“我一千五百岁的时候认识的你,一千七百岁喜欢上的你,你就像现在一样为我跳舞,玉儿,你会不会恨我无法给你一个结果?”

  被他拥住的白晚晚心中一颤:“四爷?四爷你喝多了。”

  陆勋低头埋进她脖颈声音哽咽:“我没有没有喝多,你不要怪我啊,我没带你走不是不爱你而是他们用你的命来逼我,玉儿,千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可我不能爱你。”

  月色朦胧白晚晚转身抱住了陆勋靠近他怀里陪了他整整一夜。

  床上的陆勋醒来时看到床榻边的小人疲累的靠着先是一愣而后起身下床想抱她去床榻上时白晚晚醒了:“四爷你醒了?”

  “嗯……昨夜的人......是你?我喝多了酒后失态还请公主见谅。”陆勋收回手给她赔礼。

  白晚晚微微一笑伸手替他整理长发:“四爷可以讲讲和温玉公主的过去吗?我听姑姑说过四爷是很厉害的人,可没想到四爷也是如此情深的男子,我想听听四爷和温玉公主的故事。”

  陆勋错愕的抬起眸子和她相视一笑两人就一起坐在床榻下他给她讲起了过去。

  “姑娘这跳的舞着实不错,只可惜了没有配乐倒爷不妨碍姑娘的舞姿。”陆勋穿着一身蓝色长袍坐在树上看着她。

  温玉抬起头看向他:“是吗?你又是哪家的公子竟在这里,这可是昆仑山的边界,你也赶闯不怕那位上神吗?”

  笑起来的陆勋跳下树行礼说:“姑娘都不怕我又怕什么,我叫陆勋,姑娘呢?”

  低头一笑的温玉也给他回礼:“温玉。”

  两人初识也是甜蜜,玩着闹着两百年竟就一晃而过了,陆勋拽着温玉的胳膊就跑,温玉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拉到一处小河边:“你今日怎么如此奇怪?”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是天族公主?”陆勋假装着生气,温玉傲娇的扬起头:“你也没告诉我你是魔族郡王之子啊。”

  陆勋急的跺了跺脚:“那能一样吗?你要是普通人我便能娶了你,我喜欢你,你是公主那我怎么娶你,神族和魔族不睦,我如何向天君求娶公主呢?”

  惊讶的温玉咬着唇后退了一步:“你....你当真喜欢我?”

  他急的转了几圈:“那还有假,我还以为你就是个普通人家的丫头,骗你是小狗,我陆勋这辈子只喜欢玉儿天地为证。”

  扑进他怀中的温玉点着头:“正好我温玉也喜欢你这辈子只喜欢你天地为证!”

  “那好你等着我,等我将来娶你为妻,十里红妆绝不负你,就算你是公主我也能娶你。”陆勋抱起她高兴的转圈。

  宫易看到他杀红了眼震惊的拦住他:“陆勋你疯了?你杀的可是东海水君之子,郡王府为你丧命不要紧你不要连累了魔族,别仗着父君对你宠爱你就能为所欲为。”

  陆勋冷冷的盯着他:“放开,是他们先侮辱公主的,我要杀了他们,若有事轮不到你我一人承担滚开!”

  “你真是疯了,你给我回来。”宫易想拦都拦不住他了。

  东海水君气的掀了桌子:“他好大胆子杀了我儿一句对不起就能解决吗?”

  宫城不耐烦的抱着胳膊说:“你儿子那么多死一个也没什么,不是都向你赔罪了吗?你还想怎样,陆勋也被关起来受了责罚,再说是你儿子先动手辱骂你们神族公主的,我和大哥能来已经算不错了,你想怎样?”

  怒不可遏的东海水君指着他们:“这就是你们魔族赔罪的姿态吗?跪下赔罪本君说不定还能原谅了他。”

  哭着的温玉一听到这话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拽着东海水君的衣角:“我跪我跪,只要能原谅四爷我做什么都行,我跪,君上息怒别动怒。”

  宫易皱着眉头不大高兴的模样:“给脸不要脸她都跪了你想做什么?”

  “起来!”走来的陆勋持着剑带着杀气,东海水君瞬间暴怒:“放肆你想干什么,竟敢提剑来见本君?”陆勋一把拽起温玉到身后:“坏事做绝活该你儿子死,没少做一些伤天害理的事吧?”

  见他这样温玉害怕的不得了:“四爷别这样他都说了会原谅你的四爷。”

  陆勋不屑的冷哼:“还轮不到他原谅,玉儿别怕你站这儿,阿城看着她。”“你还怕事情闹的不够大吗?陆勋退下,我命你退下!”宫易抓住他的手腕厉声训斥。

  抽出手的陆勋看着宫易说:“你该不会以为我是来赔罪的吧?我是来杀他的,你要是怕了就闪一边去。”

  “你!好我帮你,陆勋我回去再跟你算帐先放你一马。”宫易唤出剑袭了过去。

  魔君恨铁不成钢的给了他一耳光:“本君如何教导你的?本君把你当亲儿子一样疼爱你却处处闯祸自命不凡给本君跪在这里好好反高官发散落的陆勋满身是血的扑到宫易面前眸子通红:“公主呢?我问你温玉公主人呢?”

  宫易带着兵犹豫着开口:“被天君的人带走了陆勋到此为止吧,不要再疯了,父君怕你有事特地让我带兵来将你抓回去,你别再惹恼父君了回去吧,天宫不是你能闯的地方。”

  “放开我放开我,我要去找她,谁拦我就别怪我不客气,滚开都滚开!”陆勋挥开过来的侍者冲进天宫大开杀戒。

  叹口气的宫易挥手示意就此等待:“陆勋你到底要为这个女人闯多少祸事,唉!”

  天君眯起眼丝毫不把他放在眼里:“你敢上前一步本君就让人杀了温玉公主,你不是口口声声说你爱她吗?怎么你是想看着温玉公主年纪轻轻就香消玉殒吗?”

  持着剑的陆勋擦了把脸上的血浑身发抖的撑着身体大声喊着:“我要见公主,我要见她,为什么不让我娶她,为什么?”

  “你是魔族的人神魔不能相恋,不能在你这里坏了规矩更何况你不过一个小小的郡王之子本君命你即刻出天宫,否则你只能带着温玉公主的尸身离开了。”天君高高在上的俯视着他。

  十指陷进肉离的陆勋还是太爱她了:“好我走永不入天宫,你们要是敢亏待公主我就杀光你们神族之人血洗天宫!”

  温玉提着裙摆掉着眼泪追出来:“四爷!四爷不是说要来娶我吗?怎么就走了,难道从前说的话都不算数了吗?四爷?”

  陆勋转身抱住她俯身一吻落在她唇上:“以后别再想起我了,玉儿,我娶不了你,我是魔怎能娶你呢?”“你不是说会想办法的吗?你收了我的玉佩就是说明你心里是有我的,你怎么能骗我呢四爷,你说了十里红妆非我不娶绝不负我四爷你不要走你带我一起走好不好,我不做公主你也不做公子我们在一起像从前一样,四爷不是很厉害吗?”温玉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当是我骗你吧,温玉公主你要照顾好自己有机会我们再见面,我喜欢你从未变过。”陆勋扒开了她的手毅然决然的出了天宫。

  宫外守着的宫易这才松了口气:“还好你是活着出来的,公主呢?”“回家吧,公主不跟我们一起走了她原本就是神族的。”陆勋失落的骑上马宫易很不理解:“你为她几次差点丧命,甚至为了救她死过一次,拿命换来的公主就这样不要了?这倒是奇怪的很。”

  回头看了一眼的陆勋笑了笑:“不要了吧她过的好就够了,天族会善待她的,就算你再不喜欢我不也是几次三番替我出头吗?”

  宫易白了他一眼骑上马:“我便是见不得别人轻视了你,怎么说都是我魔族的公子,只有我能瞧不上你绝不能让神族的人瞧不起,你还是想笑怎么给父君交代,你闯了天宫有命回来就得谢天谢地了。”

  “不如我还你一个人情吧,君上有意把帝位传给我可你们才是皇子,我要失宠了你们才有机会上位,阿城讨厌我其实我无所谓,你不同你到底是对我不错的。”陆勋冲他笑了笑。

  皱皱眉的宫易看向他:“你又想做什么,刚闯天宫难不成还想闹翻魔族不成?这五界就你胆子最大了。”

  陆勋坐在马上慢点晃着:“如果未来的魔君是你那也不错,至少啊郡王府是保住了,阿城的话怕是恨我入骨定会想办法除掉郡王府,谁让你口是心非的帮我那么多次呢?”

  魔君震怒的走下来:“陆勋!你拿剑进殿是想杀了本君还是怎样?”

  他一袭白衣沾染了不少的鲜血:“我便是要告诉君上若我想护魔族一人一剑便可想护,若我想灭魔族一人一剑也可,既然我娶不到公主心中难免怨恨那就让整个魔族都替我难过!”

  “放肆!你真是放肆!”魔君气的想杀了他。

  法师跪下来忙求情:“君上息怒公子不过是气糊涂了说的混账话,公子可是与魔族的龙脉相连的日后定能带魔族走向繁荣。”

  好笑的陆勋玩着剑:“繁荣?是要我败光整个魔族吗?君上对我恩重如山,但也不抵我对公主的情份。”“逆子!本君看你是被美色诱惑了来人关入郡王府,本君不想再见到他,谁敢跟他亲近本君就杀了他。”魔君对他失望透顶了。

  被侍者押着的陆勋和宫易擦肩而过时宫易拉住了他:“你为什么要激怒父君?这对你没有半点的好处你若服软依父君对你的宠爱顶多责备几句就好了。”

  “这魔族啊它姓宫不姓陆,我说了我要还你人情的,等你继承帝位再放我出来吧,到时候我做你的臣子。”陆勋笑着宫易在他脸上看不到半分的开心。

  后来他没等到宫易继位而是宫城继位对郡王府百般挑剔弹压,更是对他几次暗中下毒手。

  白晚晚对他的过去很是惋惜:“多好的一对佳人若是放在现在的话,应该也能在一起,四爷真的想要就此结束吗?”

  陆勋坐在地上眼里无限的失落:“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吧,没什么过不去的,温玉公主是很好的姑娘,她应该拥有更好的。”

  “公主先冷静下来,公主年纪轻轻的还有更好的前程会遇到更好的人。”千言聪站在她不远处看着她心灰意冷的想要跳下去。

  赶来的白十七和白夭夭还有宫洛洛心都揪了起来:“公主的命是阿弟失去所有换来的,阿弟要是知道了该有多伤心,公主不要想不开。”

  白十七突然就对自己做的事情后悔了:“温玉公主都是我的错,你不要伤着自己了。”

  温玉手中还握着送他的玉佩:“到底他做了什么,为什么侧贵妃娘娘不肯告诉我?又为什么他那日离开天宫便再也不见我,我做错了什么我只是想和他在一起而已。”

错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