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情窦初开

  苏子夜刚和千慕笙吵完心情不太愉悦:“干什么一个个的?四爷?四爷是进宫看姑姑的吧不知见过洛娘娘了没有。”

  白晚晚见陆勋还很自责便替他说:“四爷才拜别姑姑时间匆忙还未见过洛娘娘,许是见了姑姑想起从前过往有些遗憾才失态了。”

  点着头的苏子夜并没有为难他:“想想也是四爷这是准备干什么去,好久没见四爷了,喝一杯看看歌舞吧,我去请洛娘娘过来跟你叙叙旧好歹也是四爷的姐姐从前也是彼此照拂。”

  “不必了,侧贵妃娘娘不会见我的,子夜殿下若想叙旧我便伺候着,只是就别惊扰侧贵妃娘娘了。”陆勋似乎和宫洛洛有些瓜葛,也是当初陆勋并不想宫洛洛嫁给千言聪。

  缪子洋见白十七发愣很久了上前坐下来推了推他:“你这是怎么了,回来之后就魂不守舍的不是见到温玉公主了吗?”

  白十七回过神来手里还拿着茶杯:“嗯见到了只是没想过她会和陆勋有过什么,可惜令我失望了,他们真的发生过一些事情。”

  翻着书的千慕涵翻个白眼说:“不就是一段情吗?你难道真的一点都不知道?我以为这件事你是知道的,当年可是轰动了神族和魔族的事情神族公主与魔族郡王之子相爱,你以为陆勋真的像你见到的一样谦虚有礼?谁还不是为了心爱之人拼过命的少年呢?”

  “我发现慕涵你怎么对这些事情了如指掌感觉就没有你不知道的事情。”缪子洋很是崇拜的看着千慕涵。

  唯独白十七很不屑:“又如何一个郡王之子能掀起多大的风浪。”

  笑起来的千慕涵合上书:“因为他们都不喜欢史书觉着无趣的很,十七,陆勋可不简简单单是一个郡王之子,他出生时魔族法师寓言他将带领魔族走向繁荣,陆勋可比你母亲更厉害,他是唯一一个被养在宫中当成皇子养的皇室子弟,这样的尊容他可是五界头一个,好就好在这个陆勋并不像两位皇子一样杀伐果断喜欢征战,他有勇有谋却不屑于欺凌弱小,宫城父君在时对他极度宠爱超过了两个皇子,却是因为温玉公主他才失了宠爱差点赔上了郡王府上下的性命,魔族两位皇子一向不待见他,觉得他夺走了父君对自己的宠爱便是在魔君走后百般刁难郡王府,还好有洛娘娘尽力护着才没怎样。”

  “也没见他多厉害,母妃当年比他厉害多了凭着一己之力护父君出了魔族,更是好好的羞辱了一番宫家兄弟,舅舅和母妃哪一点比这陆勋差了不是说他能带领魔族么,不过如此。”白十七仍是觉得陆勋不怎样。

  摇头笑着的千慕涵坐直了身子:“小叔和婶婶不如他半分,不信你大可问问,敢闯天宫的除了陆勋便是母亲了,他一人一剑杀到天宫,知道他说什么才失了宠爱么,法师为他求情他对着魔君说他若愿意那魔族他一人便能护下,他若不乐意也能一人灭了整个魔族,魔君曾经可是想把帝位传给他的,竟因这一句话他失了宠爱,魔君杀不了他甚至整个魔族也没人杀的了,这些年他隐忍不发自然是有原因的,母亲扶持他不是因为他有多忠诚而是认为他值得尊敬。”

  缪子洋听的入了神:“当真这么厉害?那他确实值得尊敬,为何他又与公主分开了呢?一个那么爱公主的人愿意为她舍弃性命,怎么熬了许多年就散了?”

  千慕涵说到这里也显得遗憾:“不然你以为他为什么隐忍不发了,天君以温玉公主性命要挟陆勋他才怕了,他那么爱温玉公主怎么舍得温玉公主死,爱一个人不是为了得到她而是为了让她更好的活下去,陆勋知道这一点他才不爱了,不是不爱是不敢爱了。”

  “说够没有,你想告诉我温玉公主和陆勋是真心相爱好让我知难而退是吗?”白十七脸色难看的很。

  看向他的千慕涵否认了:“不,我想告诉你的是无论陆勋为温玉公主付出了多少他们两个都不可能在一起的,你如果介意就不要爱公主,你爱的是温玉公主这个人还是她的过去?陆勋输在他太倔强太想要个结果,可现在时局不一样了你又是妖族皇子,只要你想你就可以和温玉公主在一起。”

  白十七捏紧茶杯对上他的眸子:“我再喜欢温玉公主也抵不过她和陆勋过往的故事,我能看出温玉公主看他的眼神带着光,她喊他一声四爷时是欢喜的,就连分别她都掉了眼泪,温玉公主还爱他。”

  南音一挑眉认同的说:“经历的事情和那么相爱的过往怎会忘记呢?如果我说晚晚喜欢陆勋你们会信吗?既然温玉公主无法忘记,那陆勋和晚晚在一起了会怎样?”

  “你怎么来了?阿音是说陆勋和晚晚,那怎么可能呢?”千慕涵见到她欣喜的站起来却又因为她的话感到怀疑,千慕涵清楚的明白白晚晚对自己是有过心动的。

  缪子洋没有见过陆勋倒是对他很想见,白十七立马站了起来:“你在说什么?”

  她不以为然的看着白十七:“我觉得挺好啊陆勋为人处事都很不错,表哥对他也是赞不绝口如果真能成的话也算一段佳话。”

  “不可以,那是我妹妹,陆勋和温玉公主有一段情如今又和晚晚在一起算什么意思?他在哪里我要去找他。”白十七挥开千慕涵,南音没有阻拦:“西苑和表哥在一起。”

  见千慕涵想拦他南音伸手拽住:“话不说开了你让十七怎么面对温玉公主,只能让陆勋自己亲口告诉十七他已经和温玉公主不可能了。”

  千慕涵心慌的厉害:“我怕他和陆勋打起来十七的脾气你也知道,陆勋又有些心气太高了万一打起来了怕是会不好。”“你在担心这个?不用担心陆勋不会跟他动手的,陆勋虽年少轻狂但也知道现在是谁的天下。”南音扬起嘴角轻笑。

  苏子夜刚准备给陆勋倒茶,白十七冲上去揪住陆勋的衣领就是一拳打在他脸上:“你和温玉公主纠缠不休现在还想和晚晚勾搭吗?谁给你的狗胆接近晚晚的。”

  被打了一拳的陆勋跌在地上擦了擦嘴角的血看了几眼:“你在胡说什么?”

  “我胡说?你敢说和温玉公主没有什么吗陆勋你真把自己当回事了?我今天就要狠狠的教训你一顿。”白十七说着要动手,陆勋毫不畏惧的对上他眸子:“你敢!你算个什么东西,敢对我动手,不过是依仗着身份胡作非为的皇子,我和公主有什么也轮不到你一个晚辈说三道四辱了公主的清誉,自己的妹妹也胡说八道。”

  白十七气的点头指着他:“好啊,你威胁我以为我不敢动手是吗?”

  爬起来的陆勋不屑一顾的盯着他:“不过是杀了个顾久就真把自己当回事了?有撒泼的功夫不如想想如何为妖族立下功德,我容忍你不是因为你是皇子而是看在王后娘娘的面子上。”

  拦下白十七的苏子夜脸色难看的很:“十七你想干什么?他可不是你能胡来的人。”

  唤出剑的陆勋一挥手将苏子夜定住了:“你要狠狠的教训我?就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吧!”白十七一眼就认出他的剑来:“降灾?”他唤出剑快速出击。

  苏子夜拍着结界:“住手住手,十七你打不过他的,陆四爷,何必和一个孩子动手。”

  “闭嘴!”陆勋周身被红光围绕眸子红的嗜血毫不客气的一剑划伤他的腿,吃痛的白十七单膝跪地剑挡着他的剑,陆勋压住他的剑一脚把他踹到树上摔在地上,白十七捂着小腹吐出一口血陆勋提着剑没有想收手的意思:“就这点本事也敢和我动手?不知死活!”

  一声带着哭腔的女声传入他耳朵里,温玉提着裙摆红着眼眶跑过来:“四爷!”

  红光消散陆勋猛的一震闻声望去:“公主?”

  温玉跑到白十七面前挡在他身前哭着对上他的眸子:“四爷不要,我知道四爷心中很多愤恨和委屈可他只是个孩子,四爷好不容易苦尽甘来非要再踏进去吗?”

  陆勋收回剑眼泪落了下来:“为什么,为什么连你也要用你的性命要挟我?你明明知道我最在乎的是什么你还要逼我?”

  “如果四爷不是为了我也不会沦落至此,应该也会是像妖神那样厉害的人吧,四爷为温玉做的够多了,四爷还记得最初四爷说的话吗?四爷说想做五界最厉害的人让五界再没纷争,不管妖族魔族冥界还是神族都能和平相处,如今四爷变得一无所有可还曾记得这些话?我都替四爷记着是温玉阻碍了四爷的人生。”温玉跪在地上泣不成声的看着他。

  他捏紧拳头却没办法对温玉发脾气:“不过是年少轻狂说的混账话罢了,我何德何能成为那样的人,王后娘娘再厉害也没能实现。”

  摇着头的温玉哽咽着说:“不是的,四爷是很厉害的人,这些年四爷被压制全是因为我,王后娘娘是为了妖族,四爷你不同,你是心系天下为了五界,四爷强行克制住魔丹不愿继续修炼不然早就可以和冥王打成平手了,四爷可是七千岁的时候就能与南庆宇上神成平手的,四爷,算温玉求你,不要再堕落下去。”

  默默落泪的陆勋望着她的目光深情又遗憾和不舍:“我自甘堕落与你无关!”

  温玉拼命的摇头跪上前,可她每跪前一步陆勋就后退一步:“四爷?不要四爷....”温玉声嘶力竭的喊着他的名字。

  陆勋扯下身上的玉佩扔在地上眼泪止不住的滑落那是温玉赠的定情信物:“现在起.....你我便不再....有任何瓜葛,我的事情跟你无关,再见你时我权当做不相识,三千年了,你我早就该断了一切念想。”

  “四爷?承蒙四爷不弃相伴数千年,温玉忘不了四爷说的话,哪怕四爷不愿意,温玉也绝不敢忘,四爷!”温玉跪下来重重的磕头,陆勋擦干泪一挥手苏子夜恢复过来,他大步离去再没有片刻的犹豫。

  苏子夜跑过来扶起白十七,他看着地上去捡玉佩的温玉强忍怒火:“还捡它做什么?”

  抚摸着玉佩的温玉看向他红了眼眶:“为什么要去招惹四爷,为什么要断了我最后的念想我以为无论怎样四爷都不会扔下我的,偏偏是你断了我所有念想,连一丝机会都不给我,好不容易我能再见到四爷,不过是因为一些误会四爷怎么可能觊觎晚晚。”她站起来要走。

  白十七推开苏子夜叫住她:“不是因为晚晚而是因为你,我喜欢温玉公主,我没想过公主会和他.....”

  “你的喜欢我担待不起,就算我和四爷永远不可能了,那他也曾经说支撑我活下去的所有希望,他是个很好很好的男子,就像君上一样值得任何女子托付终身,还请十七殿下别再来招惹我也别有一丝的心念。”温玉伤心欲绝的离开。

  快到宫门口时陆勋见到了宫洛洛,她像是早就等着他了:“阿弟。”

  陆勋抬起眸子微微行礼:“侧贵妃娘娘。”

  宫洛洛心疼的替他整理衣冠:“何时你我如此生疏了,温玉公主来魔族了,君上未给她任何名份就是惦记着你顾及你的颜面,君上说愿意为你们赐婚成全你们,阿弟,她不是你最喜欢的姑娘吗?你也能娶到心爱的人。”

  “呵,心爱的人,我高攀不上公主,君上的好意我心领了,公主会有更好的人,我的心已经死了,也不愿和公主在一起,难不成还想像从前一样受尽苦难吗?公主跟了我只会吃苦我给不了她幸福不如放手。”陆勋抿着嘴说出这些话。

  难以置信的宫洛洛以为他那么爱温玉一定会高兴的:“你不是爱她吗?阿弟付出这么多就想要放弃了。”

情窦初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