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母子离心

  千慕涵痛心不已提高了声音:“是吗?可儿子只看到了母亲为护妖族魔族不惜把自己的儿子推向了那把剑!”

  南庆宇看不下去了:“够了慕涵,怎么跟你母亲说话的?”

  “你不是吗?你也维护天君想让我死,你们都是一起的都想牺牲我怕我连累妖族魔族,母亲儿子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千慕涵擦了把眼泪头也不回的走了。

  苏寒看着白夭夭和南庆宇:“他还是个孩子他当时是该有多绝望啊,他所依靠信赖的母亲狠心将他推向了天君。”

  白夭夭心疼的揪了起来难以表达的痛苦可她就是做了:“他们都可以不理解我,苏寒连你也不理解我吗?我这么痛恨天族却为了自己的儿子对天君下跪甘愿臣服,苏寒,你明白一个做母亲的心吗?”

  “我理解你,但不明白你在怕什么。”苏寒这一刻觉得似乎真的太不明白她了。

  苦笑不得的白夭夭说:“开战之后呢?生灵涂炭要死多少人?阿郁呢?她是神你让凤凰神族如何立足,天族易主换哥哥还是言聪还是苏云斯即位?最终天君的位子还是神来坐,这是更古不变的道理,你知道祖父为何要死吗?就是为了遵循盘古大帝的意愿,我从前也不明白,直到我成为了妖神才知道祖父当年为什么自愿为妖籍统领妖族了。”

  叹口气的苏寒平息了怒火:“你的顾虑太多了还是想想如何向阿真他们交代吧!”

  回到魔族时他们都知道了,白真当真孩子们的面似乎不顾及她的身份给了她一耳光,话还没说出口的白夭夭跌在地上脸瞬间红了一片。

  千慕涵欲言又止,千慕笙和白十七白晚晚苏子夜一起跪了下来:“父亲息怒!”“三叔息怒!”

  江舒婉急的拽住白真的胳膊:“君上,孩子们还在呢,君上这是做什么。”

  “从前你年幼无知作为兄长我可以允许你胡来任性,但这一次你用自己的儿子来保你的权势地位你有多狠心才会这样做?你根本不配为人母我以为你长大了懂事了,结果你做了什么。”白真气的扬手又要打她。

  摔在地上的白夭夭跪了起来说:“哥哥知道顾久是谁杀的吗?慕涵是替十七顶罪,顾久是十七杀的,小五不敢说什么,手心手背都是肉只因慕涵是小五的儿子,他必须替十七担着,如果是十七小五真的不敢保证能护下十七,但慕涵不同他是小五的儿子,小五有把握保住他的命,哥哥只知道我把儿子推向天君,我的心不疼吗?那是我十月怀胎从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小五知道哥哥心疼孩子,这些孩子也是我看着长大看着他们一步步走到今天的。”

  白十七抿着嘴拽着白真的袖子:“父君顾久是儿子杀的,慕涵是帮儿子顶罪的,纵然姑姑用错了方法但姑姑是真心想护着慕涵的,父君都是儿子的错,是儿子莽撞了,父君息怒。”

  白真挥开了白十七:“好,真好无论是谁杀了顾久都无关紧要,既然你不要这个儿子仍然任性妄为那我这个做哥哥的也不好说什么,今日起这些孩子我带回妖族抚养,从此跟你白夭夭和魔族没有任何瓜葛,慕笙慕涵就是我妖族的皇子公主日后我这帝君之位也是给慕涵的。”

  抬起头的白夭夭眼神中的错愕和痛苦刺痛了千慕涵的心:“哥哥明知道这些孩子是我的命却要带走他们?慕涵出生时哥哥想带在身边抚育我是一万个不乐意,慕笙出生也差点被哥哥抱走好在嫂夫人有了身孕才罢休,哥哥,我知道哥哥生气可这些孩子不能让哥哥带走,子夜在魔族生活太久他.....”

  “难不成妖族就养不好冥界的皇子?慕涵慕笙子夜你们回去收拾东西跟三叔走,十七晚晚你们也回家不许来魔族。”白真说着要走。

  江舒婉死命拉着他:“君上,为人母的哪个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君上也是父亲怎能看着骨肉分离的痛苦,小五若是有心用慕涵换取权势地位的话,那慕涵怕是早已经没了命君上何苦为难小五。”

  沉默着不开口的千慕涵跪下来了:“三叔慕涵不走,慕笙和子夜也不会走的,我们是魔族的皇子公主,父亲知道了也会伤心的,母亲也许有她的苦衷慕涵虽然不能理解但她是母亲。”

  白真执意不愿意把他们留下来:“本君心意已决来人给皇子公主们清理行李!”

  “若慕涵是魔君呢?”千言聪走进来跪在了白夭夭身边握住她的手,白夭夭急的直掉眼泪望向他:“言聪?你怎么来了。”

  千言聪轻轻替她擦去眼泪目光坚定:“弟弟相信夫人不会害自己的儿子,起初弟弟不理解可夫人走后弟弟就明白了,夫人是拿命在赌,如果天君敢动慕涵夫人一定会和天君拼命,这一步棋虽然危险可最为有效,天君怎会想不到这一点所以慕涵才能平安的回来,即日起慕涵为魔族帝君继位典礼择日举行,慕涵和慕笙是弟弟和夫人的孩子,夫人不愿意弟弟也不愿意。”

  白夭夭动容的垂着眸子眼泪止不住掉下来的说:“小五愿把一身修为传给慕涵,小五不做什么妖神也不做什么王后,小五只想两个孩子留在小五身边。”

  江舒婉拉着白真的胳膊跪下来说:“自古皇子都是需要成年才能继承帝君之位,君上怎舍得让孩子和母亲分离呢?君上,舒婉求求您了不要让两个孩子离开小五,做为母亲小五她做错了什么她不过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活下去,君上舒婉虽然没能看着小五长大可她的心始终没有变过舒婉心疼孩子们更心疼小五,她也只是个孩子却背负所有的使命,她才三千多岁啊,她自己都是一个孩子。”

  千慕笙也是苦苦哀求着:“三叔,慕笙不想和母亲分开,母亲爱哥哥把所有的宠爱都给了哥哥慕笙是看在眼里的,母亲总说哥哥是母亲的第一个孩子不求他荣华一生但求平安一世。”

  本就伤过眼睛的白夭夭此时只觉得眼前一片的模糊不清了,她的眼睛早已经分不清色彩的颜色如今更是模糊了,千言聪看出她眼睛的不对劲她的眼睛没有了光:“夫人,夫人别哭了,王兄夫人伤过眼睛不可再大喜大悲,也见不了强光照射若夫人再掉眼泪会彻底瞎掉。”

  晕晕乎乎的白夭夭直直的倒在了地上晕了过去千言聪慌忙的抱住她:“夫人!夫人!”

  “小五!”白真和江舒婉心急的去看她。

  白十七白晚晚苏子夜也担心不已:“姑姑!”

  千慕涵伸出的手悬在半空,千慕笙跪了过去哭的稀里哗啦:“母亲,母亲您怎么了母亲。”

  白真给她把脉愣了一下:“小五怎么会有心症?这是什么情况?”“夫人.....最近总是身子不舒服缺让我放宽心。”千言聪抱起白夭夭说完这话就往寝殿赶去。

  傍晚的凉风吹的很舒服,温玉站在凉亭跳着舞白十七远远的走过去,石头上的千慕笙手握紧多了把弓和箭,她眯起眼一袭红裙长发被风扬起千慕笙拉紧弓瞄准着走向温玉的白十七。

  “你....在干什么?”缪子洋愣愣的看着石头上的千慕笙又看了看白十七:“你想杀他?他是你弟弟你不能....”缪子洋还没来得及阻止千慕笙的箭就飞了出去,跳着舞的温玉看到飞来的箭收了手跑向白十七:“十七殿下!”

  白十七回过头时看到箭眸子放大显然是被吓到了,温玉抱住他箭划伤她胳膊从她身边呼啸而过插在树上,白十七跌在地上温玉摔在他身上疼的哼了一声:“十七殿下没事吧?”

  他捂着脑袋看到她的胳膊:“公主伤着了?”

  千慕笙捏紧弓跺跺脚:“该死!让他躲开了不然中了我的箭早就没命了。”

  缪子洋见她还要动手挡在了她面前:“他是你弟弟你要杀了他?”“他害的母亲晕倒哥哥和母亲离了心,明明就是他杀的顾久与哥哥有什么关系,伤害哥哥的都该死,你让开否则我对你不客气了。”千慕笙把箭瞄准着他。

  “停手!”苏子夜飞了过来制止了她,千慕笙握着弓盯着他:“苏子夜你也要拦我?”

  苏子夜皱着眉护住缪子洋:“慕笙,十七和慕涵是兄弟他是自愿为弟弟顶罪的,你要杀了十七妖族和魔族就彻底无法和解,姑姑她是妖族的妖神,你该为她着想,那是她的家,你忘记姑姑怎么对你们说的吗?无论何时都要拼命的护着妖族绝不能背叛妖族。”

  不屑一顾的千慕笙拿着弓说:“又如何,等我杀了十七我一样护着妖族,魔族本就比妖族强盛他十七又算个什么东西,让开!”

  千慕涵默默的走了过来开口道:“慕笙。”

  “哥哥?你不是.....”千慕笙想收起弓奈何他已经看到了,千慕涵看着她说:“我不是该喝了你送来的茶昏睡是吗?我的妹妹是魔族最尊贵的公主她是神,她有铮铮傲骨不该为了这些而变成擅于心机的女子,我的慕笙是高高在上的公主骄傲自信更不可变得耍着手段背后害人!”

  拿着弓的千慕笙目光躲闪的捏紧弓:“哥哥收了委屈就该隐忍吗?伤害哥哥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他。”

  伸出手抚上她胳膊的千慕涵拥住了她:“他是我的弟弟随我出生入死拼过命的交情,慕笙哥哥希望你能活的自在潇洒,所以这些年无论你多任性哥哥都是护着你的,因为哥哥知道你本性不坏迟早会成为像母亲一样的女子,在我眼里你和十七没有区别,哥哥想把最好的给你,不想看到你变成现在这样。”

  收起弓的千慕笙紧紧的抱着他在他怀中放声大哭:“我怕,我怕母亲父亲还有哥哥都离我而去了,哥哥被带去天宫时我怕极了,我害怕哥哥和母亲再也回不来了,我也不想,可我只要想到哥哥是为了十七才受委屈我就忍不住。”

  “我都知道,我的妹妹是全天下最好的妹妹她虽然没有晚晚那样的舞姿但她的箭练的极好和父亲一样,她没有阿音妹妹的端庄大方但她天真浪漫随意洒脱和母亲一样。”千慕涵抚摸着她的长发任由她在自己怀中大哭。

  苏子夜拱手向缪子洋行礼:“多谢缪公子不然慕笙要真杀了十七怕是酿成了大错。”

  缪子洋慌忙回礼:“应该的,我和慕涵十七都是很好的朋友和兄弟,而且慕笙公主她只是太维护哥哥了可以理解。”

  点着头的苏子夜轻叹一口气:“是的,慕笙自小受着宠爱难免有些高傲了些,自古以来的公主都是娇生惯养的你多担待,她的心不坏。”

  醒来的白夭夭撑着身子坐了起来,端着粥的千言聪看到她醒了眼眶红了放下碗大步走过去俯下身狠狠的吻住她的唇,白夭夭被他吻住无法喘气,千言聪揽过她的腰硬是不舍得松开。

  “答应我不要离开我!”千言聪声音哽咽的抱着她,笑起来的白夭夭靠在他肩上:“我们是夫妻你是我的夫君,涵笙这辈子就和你在一起了生死不离。”

  给温玉包扎好伤口的白十七换来侍从:“查到底是谁想要在魔族害本王子!”

  温玉忙按住他的手示意侍从退下:“十七殿下仔细想想,这魔族谁敢动十七殿下,一来这是魔族二来还有王后娘娘和妖王在,除了主子想要害十七殿下谁还有那胆子,慕涵殿下与十七殿下是亲兄弟不会害十七殿下的,可若是公主因慕涵殿下倒是会的,为何只是一箭而不是连着想要害十七殿下,许是有人阻拦,十七殿下未曾得罪过谁,子夜殿下事事以慕涵殿下为主也是不会加害十七殿下的,此事若闹大对妖族和魔族不利更会伤了妖王和王后娘娘的情分,可能公主只是气不过想发泄发泄,到底是亲兄妹话说开就好了。”

母子离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