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得罪

  白夭夭见是她倒觉得奇怪:“你怎么突然来了也不打个招呼的?”苏寒施法困住了顾久:“我听说顾久来了魔族猜到应该是出了什么事,所以过来看看热闹,李世动手吧,两百鞭呐。”

  缪子洋没想过苏寒和白夭夭一模一样:“我去为什么阿音的娘亲和慕涵的娘亲长得一样?你们不会认错吗?”

  苏子夜淡淡的说:“偶尔也会认错吧!”

  千言聪摸着白晚晚的头道:“等会打完你顺便带顾久离开,见到他便心烦。”

  “那杀了吧,反正你看着也烦,倒不如我杀了他你眼不见心不烦的。”苏寒说着就要拿白夭夭的折扇去杀他,苏子夜急忙拦下:“别别别姑姑别....他死了我们怎么给天族交代。”

  苏寒一挑眉推开他:“这点胆量都没有?人是我杀的跟夭夭和言聪有什么关系,让开让开我杀了这狗东西。”

  白夭夭按住她的手轻轻摇头:“留着他还有用处的,苏寒你现在的杀心怎么那么重?”

  她撇撇嘴抱着胳膊说:“没有啊,只是因为你不喜欢他想让他死罢了,我杀了他只会找到昆仑山去,跟你们没有半点关系,大不了就开战谁怕谁,天族如今时局动荡,天君连凤凰族都无法笼络还想骑到妖族和魔族头上来?迟早天族易主我就看着他们能嚣张多久。”

  “你也是神,冥界也是神族,你怎么那么仇视神族?顾久得罪过你?”千言聪搞不明白她有时候比白夭夭下手更狠。

  坐下来的苏寒不论气质还是举手投足神态和模样都跟白夭夭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他向夭夭提亲就是得罪我,夭夭不喜欢他我也不喜欢他夭夭想他死我也想他死,这样的人成了天君就是废物一个。”

  叹口气的白夭夭双手背在身后:“是是是你眼里就没有谁不是废物的。”

  “当然有了,你就不是,年纪小小一统妖族成就了魔族,扶持言聪和阿真坐稳妖王和魔君的位置,又是最年轻的帝君和妖神,就连你祖父都没法跟你比,盘古大帝要在的话定会对你赞不绝口收你为义女的。”苏寒望着白夭夭眼里充满期待和敬仰。

  这么一说缪子洋也来了兴趣对她的过去更是想知道些什么。

  提起这事白夭夭的眸子暗了几分:“这些荣耀是妖族众将士和父君母妃阿姐祖父的性命换来的有什么可值得骄傲的,哥哥本来就很优秀能独自撑起妖族,言聪生前就是一国之主打理魔族也是顺手拈来的事情,我不过是锦上添花。”

  “妖族遭受灭族之灾又不是你的错,是天君不满利用了你寻个借口罢了,从前的我没有你一半的能力如今也是没有。”苏寒本想着安慰她。

  岂料触碰了她的伤心事:“若不是我的任性和固执他们就不会死了,到底是因为我才给了他们可趁之机,我要是没那么任性和固执....”

  千言聪毫不犹豫的说:“就算夫人没有任性和固执神族也会找别的理由和借口开战灭了妖族的,夫人不该自责。”

  “那么多人在我眼前死去,我那么无用他们却一心要保护我,整整两次,他们那么信任我可我害死了他们,两次遭受灭族都是阿郁我们才能逃过一劫,否则妖族真的就毁在我手上,我自愿去炼狱洗刷掉我的罪恶,他们就是不肯放过我放过我的孩子我的族人和家人,我到底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让他们纠缠不休?”白夭夭一想起那些死去的人就心痛如绞。

  咬破舌头的顾久强行解了禁语咒:“你是活该国破家亡,你不该觊觎上神大人也不该活在这个世上,每一任妖神最终的归宿就是魂飞魄散你注定和你祖父一样!”

  白夭夭笑了起来看向他:“你们所有人都说是我觊觎南庆宇,为什么不说先来招惹我的人是他?我从来要的只是安稳的生活,你以为我想做妖神吗?想做帝君吗?我只要我的家人平安我的孩子健康成长有错吗?你们都想我死,全部都想要我的命,到底我做了什么让你们恨之入骨?我倒想问问你们我是起兵谋反还是害过谁?”

  匕首毫不留情的刺进他左肩,千慕笙冷眼旁观着千慕涵拔出匕首白十七和千慕笙微微弯腰行礼:“今日家宴姑姑累了,姑父送姑姑回去歇着吧这里交给我们这些晚辈就好。”

  千慕涵擦了擦脸上的血冷漠的说:“这种人不劳烦母亲和父亲了,儿子恭送母亲父亲洛娘娘和凌娘娘还有姨娘!”

  苏寒没有说什么只是和千言聪带着白夭夭走了宫洛洛看了眼侍女示意扶着上官凌离开。

  缪子洋吞吞口水跑到白十七身边,顾久被李世打的浑身是血,千慕笙拿过鞭子推开李世愤恨的看着他:“谁给你的胆子侮辱母亲和妖族,你们才是恶人欺软怕硬。”她用力的抽打着顾久。

  “你们这些小孩算个什么东西,等本太子回天族了就要你们好看!”顾久吐着血被苏寒施法了无法动弹。

  忍不下去的白十七来的时候就听说了这件事唤出剑,苏子夜想阻拦:“十七!住手!”

  白晚晚震惊的望着他:“哥哥!”千慕涵挥手拦下苏子夜,剑狠狠的刺进顾久的心脏,他不可思议的嘴角渗出血,白十七眸子红的嗜血,顾久伸出手指着他:“你....你敢....唔....”

  白十七更加用力的把剑刺穿他的心脏,李世反应过来:“十七殿下?”

  “为什么不敢?这是魔族容不得你撒野,残害公主死罪一条,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怎得这妖族公主就不是公主了?”白十七拔出剑血溅在他衣服上,缪子洋受了惊吓没想过他这么狠。

  千慕涵握住他的手淡淡的说:“李世传本王子的旨意,天族太子意图杀本王子,为自保本王子与他交手不幸误杀,晚晚公主和十七王子被太子殿下打伤,为此本王子表示遗憾,愿听凭天族发落!”他抢过白十七的剑一剑刺在白十七的肩上,白十七闷哼一声没有躲开:“慕涵?”

  他明白白十七的意思拔出剑来:“我为兄长凡事你需听我的。”

  苏子夜挡在白晚晚面前摇头:“慕涵,你冷静一点,晚晚身子弱禁不住的。”白晚晚自责的掉着眼泪:“对不起!”

  “让开!”白十七红着眼眶冲苏子夜喊,苏子夜挡的死死的:“十七,她可是你亲妹妹,你到底想干什么,想害死妖族和魔族吗?慕涵不该为你顶罪你知道多少人想他死吗?你无疑是在致他于死地。”

  缪子洋也开口劝道:“慕涵不要这样。”

  闭上眼的千慕涵睁开眸子无奈的说:“她也是我妹妹我也心疼,子夜你让开。”

  千慕笙绕到苏子夜身后唤出剑从后刺伤了白晚晚,她疼的脸色苍白倒在苏子夜怀中:“都是我的错,慕涵哥哥把我交出去吧,我不要你替哥哥顶罪一切都是因我而起的。”

  “你干什么千慕笙?”苏子夜一把推开她。

  收起剑的千慕笙看向他说:“哥哥可以揽下一切罪责为什么她不可以受点小伤?舅舅还劳烦你送太子殿下的遗体去天族告知不幸。”

  李世一挥手将顾久的尸体收起来:“几位殿下可要三思也许王后娘娘和两位君上都护不住几位殿下的。”

  白十七捂着伤口走到千慕涵身边眼眶湿润的轻轻摇头:“慕涵....是我做的,我不能让你一个人扛下,人是我杀的,跟你没有关系。”

  千慕涵望着他笑了笑:“你做的跟我做的有什么区别呢?十七你为我做的我都看在眼里就像你信我一样,我也毫无保留的信任你,我们是家人是兄弟,今日的事情就按我说的做,妖族承受的够多了,母亲会保我的。”

  “什么?慕涵杀了顾久?”千言聪听到消息气的摔了茶杯,苏寒不以为然:“杀了就杀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一个顾久难不成天族敢开战?”

  白夭夭眯起眼格外冷静,宫洛洛倒是跪在了地上说:“君上慕涵那孩子绝不是故意的,嫔妾以性命担保,若非要给个交代嫔妾愿意替慕涵顶罪,嫔妾看着那孩子一点点长大已经将他视如己出了,君上,您不能把自己的孩子推出去!”

  玩着折扇的白夭夭沉默了一会站起来:“我要见南庆宇,苏寒带着千慕涵去天宫。”

  千言聪伸手拦住她:“夫人这是做什么难不成真的想把自己孩子推出去吗?”

  宫洛洛哭着拽住白夭夭的衣裙:“王后娘娘慕涵可是您的至亲骨肉啊,非要选一个人死王后娘娘就把嫔妾交出去吧王后娘娘。”

  “他是我的儿子,他犯错就要为自己的错赎罪这合情合理,我的儿子我信他。”白夭夭挥开宫洛洛和苏寒要走,千言聪声音哽咽:“夫人真要亲手送上自己儿子的命吗?我不同意,我做为他的父亲应当替自己儿子受过。”

  转过身的白夭夭盯着他双眸道:“言聪,我答应你会把他带回来,苏寒我们走。”

  南庆宇惊的喝茶的手都抖了抖:“慕涵杀了顾久?怎么可能?夭夭你当真没说错?”白夭夭淡定的很:“本来没有这事我还真打算和天族拼个你死我活的,但这件事错在我们,所以我愿意向天族低头,能帮我的只有你,我求你无论如何保住我儿子的命。”她提着裙摆跪了下来。

  忙去扶她的南庆宇仍是放不下她:“你起来慕涵是我看着长大的,我怎么会不帮你,你我的情分摆在这里于情于理我都要帮你。”

  “那好,你随我去天宫,苏寒已经带着慕涵估摸着快到了,你只管把罪责夸大,让众神责罚慕涵,剩下的就交给我。”白夭夭的这做法他虽然不明白可也答应了。

  天宫门口苏寒安慰着千慕涵:“别怕姨娘会护着你的,不管他们要做什么都别怕。”

  千慕涵没有一丝的惊慌:“儿子不怕,儿子知道母亲和姨娘会护着儿子,是儿子做错了事情儿子愿意受罚。”“说的好,不愧是我儿子,你信母亲吗?”白夭夭和南庆宇走了过来。

  “若是母亲都不信儿子还能信谁呢?儿子相信母亲不会害儿子的。”千慕涵此时完全没有任何的害怕,白夭夭摸摸他的胳膊点着头:“你不要恨母亲,无论母亲要做什么都是为了你,进去吧不要怕。”

  宫殿里天君怒不可遏的盯着进来的白夭夭和千慕涵,顾久的尸体就摆在大殿上,众神议论纷纷都在想着如何让千慕涵伏法。

  南庆宇行礼说道:“本上神听闻太子殿下遇害心痛不已,魔族皇子千慕涵的确是太过放肆不把天族放在眼里,依本上神所见杀人偿命求天君杀了千慕涵给太子殿下讨个公道!”

  苏寒错愕的看向他:“你在说些什么?南庆宇你到底要干嘛?”

  千慕涵站在白夭夭身后一言不发,白夭夭冷冷道:“妖族妖神白夭夭带着不孝子前来给天君赔罪,还不跪下!”

  默默跪下的千慕涵垂着眸子说:“太子殿下伤了晚晚和十七,是我的错为了保护弟弟妹妹和太子殿下动手了才误杀了太子殿下。”

  天君气的大发雷霆:“白夭夭,本君本想和魔族妖族和解,但出了这等事你让本君如何视而不见?此子太过放肆,众仙家的意思呢?”

  “求天君杀了千慕涵为太子讨公道!”

  白夭夭拦下苏寒跪了下来望着天君:“夭夭知道此事无法挽回不求天君原谅,夭夭愿携妖族魔族对天君俯首听命,有违此誓言不劳各位仙家动手,夭夭定会已死谢罪,若这些都无法让天君和众仙家平息怒火的话....我的儿子就在这里要杀要剐我绝不阻拦。”她站起身拉起千慕涵推了他一把。

  天君拔出剑一步步紧逼,千慕涵不可置信的望着白夭夭:“母亲?”他从未想过白夭夭会把自己推出去任由宰割。

  苏寒心疼的想上前:“白夭夭你做什么那是你的亲儿子!”“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既然我的儿子杀了太子那就该偿命,哪怕是为了自保他也是杀了太子。”白夭夭狠下心按住千慕涵。

  “母亲说会护着儿子的,为什么要骗儿子母亲,我是你的亲骨肉母亲为什么如此狠心。”千慕涵绝望的落泪。

  当剑指着千慕涵时他的心痛的像刀割,南庆宇和苏寒的心揪了起来。

  最终天君还是没有动手:“好,王子犯法庶民同罪此事本就是久儿的错,本君希望妖神能记住今日的话对天族礼敬而言,否则本君来日定会亲手杀了你们母子替我儿讨回公道。”

  白夭夭悬着的那颗心算是放下了,她跪下来拱手磕头:“是,夭夭谨记今日之言,妖族和魔族子民绝不侵犯天族,定会俯首听命。”

  出了天宫白夭夭心都揪着想要去抱千慕涵他红着眼躲开了:“姨娘尚且知道护着儿子,母亲却把儿子推了出去任由宰割,儿子从小到大在母亲眼里是不是就不重要?儿子以为母亲是爱儿子的但母亲所作所为儿子真的不知道了,权势地位对母亲这样重要吗?胜过儿子的命?”

  “慕涵?在母亲眼里权势的地位一点都不重要怎会胜过你的命?母亲爱你疼你,若不这样如何能护住你的命?母亲不是故意推开你的,慕涵做为母亲有什么能比自己孩子重要?”白夭夭心碎的望着他。

得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