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接近

  苏子夜叹了口气看向白十七:“吃像总是那样难看你看看缪公子斯斯文文的,在慕涵身边待了那么久还没有学乖。”

  白十七大口吃完擦了擦嘴行着礼说:“我吃完了先走一步了,三位慢吃,子洋吃完就和慕涵一起回吧,住我那里就行。”

  千慕涵见他要出去想叫住他:“哎十七!”

  “你叫他干什么他总不是惦记着南苑的那位公主,别是兴趣来了玩玩就行,好歹也是位公主睡了不给名份可不行的,他爱胡闹你也是依着他胡来,该说的还是要说。”苏子夜吃着菜,缪子洋一句话都不说。

  院子里的温玉拿着折扇跳着舞,白十七跑去的时候她拿着折扇掩着脸,看呆的白十七站在原地她忽然移开折扇俏皮一笑对上了白十七的眸子吓的取下来行礼:“见过十七殿下!”

  他随意的把手在衣服上擦了擦行礼:“公主客气了,我们位份相同实在担不起公主这礼以后就免了吧,公主跳舞真是好看,用过膳了吗?”

  温玉微微一笑摇着头:“还没,下人们还在准备我也不太饿,十七殿下要不要进来坐坐我泡了茶十七殿下可以来尝尝。”

  “那真是打扰了,我也正好没吃可否在公主这里蹭个饭?”白十七笑望着她,温玉抿嘴笑了起来:“寒舍没有什么可以招待十七殿下的如果不嫌弃我倒没什么的,不过是多双碗筷。”她转身要走不小心踩到了裙摆,白十七连忙伸手揽住她的腰,温玉错愕的摔进他怀中和他四目相对红了脸颊。

  白十七耳朵都红了移开目光扶她站好:“事出从急不是故意要沾公主便宜的。”

  吃完饭的苏子夜擦着手和嘴:“要是十七真的是喜欢温玉公主,就替他清理干净吧,那些祸害不除万一传到温玉公主耳朵里就不好了,温玉公主是个好姑娘。”

  千慕涵没有反驳:“我也是如此想的,温玉公主品行端正若是十七能娶到也不错,正好改改他这三心二意的性子。”

  扔了手帕的苏子夜站起来说:“这件事我就不出手了你来就行,作为兄长我得说说,但他毕竟是妖族的我也不好怎么说的过了,你是他亲兄弟还得你来。”

  “说的是我会严加管束十七的。”千慕涵想起来送他苏子夜把他按下去了:“陪好缪公子,我回去看看歌舞就歇了。”

  等苏子夜走后千慕涵松懈了下来:“还吃么不吃就算了,晚上等十七回来让小厨房再做一些给你们吃就行,他晚上得吃点的。”

  缪子洋鼓着嘴看着满桌子好吃的:“有点可惜了,对了你准备怎么处理十七那些女人?”

  他笑了笑没有说话,傍晚缪子洋进来想跟他说说话,只见地上跪了十几个穿着妖艳的女子哭哭啼啼的模样:“慕涵,这是怎么了?”

  坐在榻上的千慕涵翻着书头也不抬:“勾引皇子罪不可恕,来人全部赐死。”一时间门外冲进来几名拿剑的侍卫,缪子洋吓的爬上榻,千慕涵冷眼旁观着屋里的女子仓皇失措的逃窜。

  “这都是十七的?”缪子洋畏畏缩缩开口千慕涵放下书看着侍卫大肆戮杀:“一共十二人全部在这里。”

  所有女子都在躲唯独一个穿着粉色长裙的女子安静的跪在地上不哭不闹,千慕涵挥手示意别动她:“每个人都在求饶和逃窜为何你不哭不闹也不逃?”

  她只是抬起头看着千慕涵眼里有泪也有不甘和眷恋:“奴婢四千多那年被侍女侮辱,是十七殿下上前相助,奴婢心生敬仰和感激只想远远的看上十七殿下一眼就足矣,三年前十七殿下醉酒宠幸了奴婢,那时奴婢就心想哪怕没有名份奴婢也想这样陪在十七殿下身边,慕涵殿下奴婢不怪您,也是凉薄之人如何偕老,十七殿下心里没有奴婢就算死了也无所谓吧!”

  地上尸体遍地血都染红了地毯,缪子洋不禁可怜起她:“凉薄之人如何偕老?慕涵,她怪可怜的要不放过她吧?”

  “凤竹,凤竹!”跑来的白十七气喘吁吁的踹门进来当他看到地上一群尸体的时候退了两步又看到了想要自杀的凤竹,他一把抢过匕首红着眼眶看向千慕涵:“哥!凤竹和她们不一样,哥十七从来没向你要过什么,哥,凤竹安守本分从来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哥,你杀了她们我没话可说,但凤竹不是,是十七的错不该她死的哥。”

  跪着的凤竹望着他满眼的爱慕:“十七殿下是奴婢的错,错付了真心错爱了人,是奴婢不该妄想和十七殿下白头偕老生死与共的,从前是奴婢以为十七殿下凉薄无心不会爱人,原不过是奴婢错了。”

  白十七掀开长袍跪在了她身边:“是,是我负了你,我要早知道会有今天这样我就不会碰你了,哥十七没有向你开过口,唯独她不行,凤竹和她们真的不一样,她是喜欢我的是真心的她满心满眼都是我,我知道她的心却一味的忽略她视而不见,可她不怨我不怪我,哥,凤竹留下来给我吧,我知道你们是怕温玉公主听到关于我浪荡的事情才要灭口,但这是我的错我要担着,我求你把凤竹留给我。”

  “起来吧,她归你了,只是她出身低贱纳为妾室也缺了点,改日我向父亲替她讨个位份许她在你身侧侍奉左右。”千慕涵架不住他哀求还是心软了。

  凤竹摇着头拒绝了这番好意:“奴婢出生卑微不敢奢求,只求青灯佛塔相伴一生为十七殿下祈福,奴婢知道十七殿下心中其实有光的了,奴婢心满意足了。”

  声音哽咽的白十七望着她心疼了:“凤竹从前我诸多不对你原谅我这一次,以后我会好好对你我们重新开始,我也是许久之后才知你的心意我不是故意的。”

  她落着泪笑了伸手抚上他的脸:“我的十七殿下,能陪你这些年奴婢无悔,奴婢没有恨过你也不想误了十七殿下的前程,殿下不爱奴婢只是可怜奴婢的,奴婢都知道。”

  拼命挽留的白十七握着她的手含着泪像是乞求:“我错了凤竹我真的错了你原谅我,你原谅我好不好凤竹,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凤竹,我来的时候听到慕涵把你们都抓来了我就害怕,我真的错了凤竹你不要,不要走不要走。”

  缪子洋以为他是爱玩的殊不知他也有真心对女人的时候,凤竹默默的拿开了他的手冲着千慕涵磕了个头。

  白十七拽着她衣角眼泪打转:“凤竹!”

  她站起身犹豫了一下头也不回的要走,刚到门口时一把剑刺进她身体。

  “凤竹!”白十七疯了似的爬过去,千慕涵和缪子洋都震惊了,宫洛洛拔出剑看着抱着凤竹的白十七:“生在皇室做为皇子你是失败的,慕涵斩草除根这道理你不是不懂,不要因为一时心软葬送了你弟弟的前途,妖族君上对十七的所作所为早已经耿耿于怀。”

  悲痛的白十七抱着凤竹怒视她:“洛娘娘当年你入魔宫为侧妃一晃这么多年十七哪一点为难过您,为什么,洛娘娘就这么容不下她。”

  千慕涵拱手行礼也是有些情绪:“洛娘娘这姑娘不像那些女人,她是真心的。”

  宫洛洛收起剑蹲下身看着白十七:“本宫听说了你今日和温玉公主一同用膳甚是尊敬,你若安心做你的皇子本宫不会为难温玉公主,本宫容得下这侍女你父君母妃姑姑姑父容得下吗?你恨本宫也好不恨本宫也好,你们是本宫看着长大的本宫不能让你们一步步走错了路,温玉公主现在没名没份的在魔族,你觉得有多少人看着妖族和魔族灭亡?”

  捏紧拳头的白十七红着眼垂着眸子:“洛娘娘是在用温玉公主威胁我吗?”

  “算是吧,反正非得选一个,本宫就替你选好了,怎么说她都是位公主权衡利弊她值得,你若不干本宫有的是法子让她成为侧妃,那样你便失了心头爱。”宫洛洛站了起来也不看他。

  白十七看着凤竹的尸体消失也站起来愤恨的想对她动手千慕涵慌忙拦下:“洛娘娘,十七还小这事不该让他知道。”

  她轻笑一声对上千慕涵眸子:“国难当头他有什么资格安稳度日?他是皇子你也是,如今神族步步紧逼随时会开战,你母亲三百岁时立下大功他父君三千岁时与他母妃同来魔族为妖族争的一份荣耀,小?哪位先辈不是这般走来,冥王一千岁占领冥界成为一方帝君守到今时今日,你们这些晚辈还不知所云,把酒言欢,他是皇子这些事不让他知道还能让谁知道,日后如何能把妖族安心交付于他?你母亲想用自己的命换你们这些孩子而你们此时此刻还在做什么?”宫洛洛恨铁不成钢的盯着他们两个。

  千慕涵咬着唇觉得愧疚:“洛娘娘教训的是儿子不会了,十七.....”

  “是,侄儿鲁莽冲动了,是侄儿混账没为妖族和长辈们考虑,关键时候侄儿却一心想着花天酒地,洛娘娘说的对,侄儿不恨洛娘娘,是洛娘娘点醒了侄儿。”白十七被千慕涵搀扶着难掩悲伤可宫洛洛的用心他也是明白了。

  宫洛洛缓和了语气:“本宫知道你对温玉公主也许有了心,本宫会替你说话的,只是有时候也替你父君母妃和姑姑姑父想想,好了王后娘娘身子不大好本宫去看看,你们歇了吧。”

  瘫软在地上的白十七自责的抱着脑袋缪子洋走过去手搭在他肩上:“十七,没人想这样的你别怪自己了。”

  关上门的千慕涵不知道说什么好:“洛娘娘不是有心的,十七洛娘娘说的不无道理。”

  白十七懊恼的敲打着脑袋:“不是我强行宠幸她凤竹就不会死了,她说的对凉薄之人如何偕老,她连机会都不愿意再给我。”“你和她在一起之后温玉公主怎么办?纳她为妾你让温玉公主怎么想你?”千慕涵揪住他衣领质问。

  “那也不该让凤竹丢了命,你杀了她们我没什么可说的,凤竹又做错了什么?”白十七悲痛的捏紧拳头。

  千慕涵松了手居高临下的盯着他:“说到底是你自己朝三暮四招惹是非,如果你不主动招惹就不会有这些事了,你若对温玉公主如此神族也不会姑息的。”

  地上的白十七红着眼望着他:“连你也怪我这些年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谁?我为什么装着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你心里没数吗?我把什么都给你了,你想要的想做的我无一不支持赞成,所有人都可以指责我,唯独你千慕涵没资格!”

  “最有资格指责你的人只有我,十七,你知道他们怎么说你吗?是谁一次又一次替你摆平是非的,只有你付出我就没有?十七,我多累你明白吗?我是你哥哥,我也是皇子,我也想像你们一样在该玩的年纪享受一切,可我不行,你有没有体谅过我的感受,谁希望双手沾满鲜血为你我愿意。”千慕涵也动了怒气的不行。

  缪子洋伸手拽了拽白十七:“你们是兄弟非要闹的这么难堪吗?十七,你们都是互相在乎对方的何必呢?”

  爬起来的白十七扶着桌子:“对不起!”

  怒气消失的千慕涵有了些心疼,他轻轻拥住他长发散落搭在白十七肩上:“该说对不起的是哥哥,我不该对你发脾气的,十七,我也心疼你也明白你,对不起。”

  走进房间的千慕涵和缪子洋一眼就看到了想要寻死的温玉,缪子洋还在发呆时千慕涵就快速上前和温玉抢匕首,温玉显然是哭过眼睛还是红红的:“还给我还给我!”

  “公主想做什么?放手!”千慕涵大力一扯温玉一下没拉住短刀狠狠的扎进他的胸口,缪子洋傻眼了:“慕涵!”

  温玉惊恐的望着他摇着头哭着说:“我不是故意的,慕涵殿下.....我真的不是.....”

  他拔出短刀还好不是很深没伤到心脏,千慕涵捂着伤口尽量平缓语气:“死不了,公主有什么事情想不开的,子洋先扶公主起来。”千慕涵按住伤口在穴位上点了几下止血。

  捏着裙摆的温玉红着眼眶说:“我见到魔君和王后娘娘了,他们都是极好的人,我不想让他们为难,反正我贱命一条死不足惜,我只怕连累了魔君和王后娘娘。”

  “公主身份尊贵这些胡言乱语的话公主怎能说出口,父亲母亲要是知道定会替公主惋惜,公主岁月正好年纪轻轻还有大好时光,多少人羡慕不来的。”千慕涵给她倒了杯茶让她压惊。

接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