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心愿

  千慕涵看了眼累了的白晚晚说:“晚晚是不是累了?子夜让人先送晚晚回寝殿休息吧。”

  苏子夜看她恍恍惚惚的伸出手托了托她的小脸挥手让侍女来:“送公主回寝殿好生陪着,十七等会一起带上你朋友用膳吧,我来时带了些野味野果交给小厨房。”

  白十七把魔音唤了出来还给千慕涵:“恭敬不如从命了,本想着去慕涵那里蹭个饭的你都这样说了那就答应了,我想带子洋换套衣服好去吃饭就先退下了。”

  “去吧带着来玩一趟别亏待了人家显得我们失了礼数不太好。”苏子夜对白十七还是很客客气气的。

  拉着缪子洋起来的白十七向他行礼之后就连忙走了,缪子洋拘束的不行:“规矩太多了,真是累的慌,我见那个子夜还不错啊,怎么就一肚子坏水了。”

  拍拍衣袖的白十七抬起头说:“他是冥王的独子送来魔族养育着笼络魔族和妖族,看起来没什么实际上什么都能做的出来。”

  正说着白十七看到李世慌慌张张的:“舅舅这是怎么了?”李世停下脚步略带欢喜的像他行礼说着:“是喜事王后娘娘怀了身孕了,臣正要去妖族告知殿下的父君。”

  眯起眼的白十七勉强一笑着说:“那舅舅先去报喜吧,晚些时候我亲自去贺喜。”

  看着他走远缪子洋忽然问他:“这是好事怎么看你不太高兴?”“有什么可高兴的,多少人虎视眈眈盯着姑姑这肚子,这孩子来的不是时候如果是个男孩子很可能影响到慕涵的地位,公主还好就怕是个皇子。”白十七显然想的长远。

  “这样啊那的确是没什么可高兴的,生不下来还好生下来了就得看是男是女了。”缪子洋无奈的叹口气。

  一边走着的白十七看着来来往往行礼的侍女说着:“按理来说都是嫡长子继承帝位,可偏偏有了姑姑这个先例所以才会不安。”“你就不怕你母亲给你生个弟弟?”缪子洋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这样问了。

  他忽然就笑了几声:“怕什么呢?我本来就不想继承父君得帝位,父君有意想将魔族妖族合并退位交给慕涵,一开始说好的就是妖族的帝位是慕涵的只是姑姑不愿意罢了,做个王子王爷的不好么?有姑姑在先每任帝君都是很强大的就连如今妖族都有曾经的公主党羽支持姑姑继位,我只想做个辅佐君王的臣子安分守己就好。”

  缪子洋一瞬间就不太明白他了,白十七和千慕涵仿佛像两个世界的人,白十七浑身上下除了自带的皇族气质完全就痞气十足,而千慕涵温和谦虚一看就像做帝王的人。

  换着衣服的白十七让侍女服侍着,他里面搭配着两件白色里衣配上紫色的长袍长发束起拿着腰间系着九尾狐玉佩笑起来坏坏的却格外迷人。

  早就换好衣服的缪子洋看着他出来时也会看的呆住了他衣服上绣的九尾狐栩栩如生,金丝钩出的九尾狐闪耀夺目又不张扬,走进来的女子妖娆美艳穿的暴露走像白十七挽着他胳膊:“殿下回来了也不找璇儿了是吗?殿下有没有想奴婢啊刚才听说殿下回来了奴婢想的很立马就来了。”

  “这是.....”缪子洋尴尬的走也不是坐也不是白十七一把抱住女人腰一双手不安分的在她胸口捏了一把邪笑着靠近她耳边舔了舔她耳垂:“慕涵不是说了么,哪个女人敢跟我亲近就赐死的,你不怕死吗?”

  女人撒娇的伸出手抚上他胸膛往下游走暧昧的说:“奴婢不怕死就怕殿下不喜欢奴婢了,殿下女人那么多难不成都赐死嘛,殿下说了等到能纳妾的年纪就纳璇儿为妾的。”

  一挑眉的白十七点着头松开了她说:“喜欢我是吧,好,来人拖出去杖毙!”

  这个操作令缪子洋看傻眼了,女子没想到他翻脸无情惊恐的拽着他:“殿下您不能这样对奴婢的你答应过奴婢的,殿下殿下....”侍者走进来按住了女人白十七伸手捏住她下巴说:“答应你什么了?纳你为妾?你配吗?不过是与你玩玩而已还当真了,慕涵前段时间不是就说了么,你不是说不怕死嘛,那就带下去吧!”

  “不要不要殿下殿下您不能这么对我的,白十七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

  看着女人被拖下去惨叫声不绝于耳白十七毫不在意的看着镜子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缪子洋怯生生的说:“这就是你拒绝惠子的理由?还是你对谁都是这样?”

  白十七低头一笑对上他眸子:“既然给不了未来就别挡了姑娘的好姻缘,惠子是个好姑娘这些女人都是为了荣华富贵才乐意讨好我的,如果我不是皇子她们可看都不会看我一眼。”

  千慕涵听着惨叫声走进来看了缪子洋一眼默默开口:“子洋身上沾染了你的妖气,你准备就留他在这里?母亲那边派人来过了,你怎么想这件事的。”

  拉着缪子洋坐下来的白十七慵懒的躺在榻上玩着玉佩说:“这孩子生不生的下来都是回事再说了又不是我添弟弟妹妹,子洋是我带回来的我自然会护他周全你无须担心。”

  “什么意思?”千慕涵坐到椅子上盯着他坐起来的白十七舔舔嘴角:“你以为他们会让这个孩子降生?我知道你心疼弟弟妹妹们,也不舍得这孩子出事,可是就算我们不做什么这孩子也是活不下来的。”

  门外的千言聪听的一清二楚他推门进来令白十七和千慕涵还有缪子洋震惊的连忙跪了下来行礼:“父亲!”“姑父!”“君上!”

  千言聪手上还端着吃食放在桌上倒没有半分的怒气:“十七说说吧为什么这个孩子不能生你不希望再添个弟弟吗?”

  白十七咽咽口水吓的不轻不安的说:“姑父是十七失言了,十七知道错了,再不敢了。”

  他坐在椅子上又看了看千慕涵和缪子洋敲了敲桌子:“刚才不是说的很好怎么就不说了,本君就想听听为什么不可以要这个孩子。”

  “父亲息怒十七他只是一时口无遮拦的,儿子也有错不该纵容他胡说。”千慕涵拱着手低着头紧张的不行,白十七一咬牙狠下心说:“姑姑要是生下妹妹还好要生的是弟弟势必长大之后会成为慕涵的威胁,若是天资愚笨倒不成为威胁天资聪颖的话……可能会抢走属于慕涵的,十七惶恐慕涵一向疼爱弟弟妹妹当然不敢做什么,但此子要是真的威胁到慕涵……”

  听明白的千言聪笑了笑没有责怪:“真的威胁到慕涵本君相信十七不出手子夜也会出手,冥界可不希望这帝位假手于人。”

  跪在地上的白十七没有否认:“是十七便是这个意思,多少人盯着姑姑的肚子等着看魔族和妖族的笑话此时姑姑产子时机不对。”

  满意的千言聪示意他们起来:“不错,这孩子本来就是用来利用的,夫人也想试探一下你对慕涵的真心和你的机灵劲儿,压根就没有什么孩子只是本君和夫人还有你父君商议之后做戏。”

  千慕涵犹豫着起身垂着眸子说:“是真的儿子也不会因为嫉妒伤害母亲腹中孩子,更会好好照顾弟弟妹妹的。”

  “父亲向你保证就算真的有了那孩子也不会威胁到你的地位,你是本君和夫人最爱的孩子当年若不是你来的及时本君也不会和夫人在一起所以是本君感谢你,慕涵是贵子又聪慧果敢天生就是做帝君的料。”千言聪对千慕涵寄予厚望。

  一阵后怕的白十七摸着后脑勺,侍者走来行礼说:“君上,神族送了位公主来说是让君上自行处置,放下轿子就离开了。”

  千言聪眯起眼点了点头:“看来夫人预料的不错神族此时送来公主怕是有意让本君纳为妾室来安抚魔族的,慕涵十七此事本君不便出面你们去安顿好公主别亏待了。”

  缪子洋都现在了还没有缓过劲来等千言聪走了白十七才拍拍他肩:“你还是在这里歇歇等会随我们一同用膳吧,你们两个伺候好子洋。”

  没有拒绝的缪子洋也没那个心情了:“那行我在这里等你们回来。”

  轿子周围没有一个人,白十七左右看了几眼小声说:“这公主怕是不受宠才送来的,天君怎么舍得把自己闺女送给姑父呢,又是可怜。”

  “明知还不是故问,去把帘子打开请公主出来吧。”千慕涵伸手推了推他,白十七听话的上前撩开帘子,里面坐着的女子握着短刀瑟瑟发抖的缩着脸上还挂着泪珠,长着一张小家碧玉的容貌不算出众可是很耐看,白十七顿时看呆了心跳也不自觉的加快愣愣的盯着她。

  温玉抹了把眼泪见到是他的时候也是愣了半会才试探的开口:“可是妖族王子十七?”

  回过神的白十七慌忙的干笑两声:“是,还请公主移步把短刀收回,我们不会伤害你的。”

  吞吞口水的温玉犹豫着收起短刀被他扶下轿子千慕涵上前行礼:“公主一路奔波劳碌辛苦了已经收拾好了寝殿供公主歇息的。”

  她也像千慕涵回礼:“失礼了,我太害怕了才会那样做的。”“换做是谁都会害怕的,无缘无故被送来魔族让公主受委屈了,还请公主暂且放心的住上一段时间,不过话说回来公主可是认识十七的?”千慕涵对于刚才温玉的话起了疑心。

  “嗯,少时多得南庆宇上神的照拂所以时常去拜访,不过是远远的见上过十七殿下几次,也对南庆宇上神和妖神君上的过去觉得惋惜,所以才十分不乐意来魔族,可我人微言轻父母早亡只剩下我一人被养在天宫封的个公主。”温玉紧张的不知所措。

  白十七的目光一直在她身上千慕涵看了眼白十七魂不守舍的模样:“原来如此,不知是哪位公主,我对天族的事情不太知晓请见谅。”

  温玉垂着眸子轻声说:“温玉是我的名字二位殿下年纪轻轻自然是不知道的。”

  皱起眉头的千慕涵想了想道:“公主的双亲可是一万年前仙逝的南海水君?”“正是,阿爹阿娘向来本分从未沾染过妖族人的血,也对天君的作为不以苟同。”温玉以为千慕涵会误会她的父母也参与对妖族的杀戮和排斥。

  “公主的双亲是值得尊敬的神,我们两个小了公主一万来岁自然是晚辈,公主不必挂怀仙人已逝还请节哀。”千慕涵对温玉还算是客气。

  饭桌上苏子夜还没来缪子洋看到白十七发着呆轻轻推了推千慕涵:“十七怎么了?”

  他看了眼撑着下巴说:“看到温玉公主许是倾心了。”“公主?哪儿呢?”白十七一听到温玉的名字立马活了过来,苏子夜走过来敲了敲他脑袋坐下来:“公主?说的可是温玉?十七你喜欢温玉公主?她可长了你一万多岁且不受宠爱的不然也不会来这里。”

  白十七失落的玩着筷子:“温玉公主挺可怜的其实,因为不受宠才被利用。”

  “哪位公主不是用来联姻的?也只有狐族一直是女尊男卑的,不过温玉公主品行端正你要是喜欢就向舅舅讨来就行,等你到了能娶妻的年纪娶了也好也算是了却天族的心愿。”苏子夜挥手示意上菜。

  缪子洋吃的斯斯文文只有白十七狼吞虎咽着苏子夜夹着菜说:“怎么缪公子吃的这么少,你看看十七活像是几百年没吃饭似的,今日家宴不需要客气。”

  似乎是苏子夜自带的强大气场令缪子洋有些害怕他笑了几声掩饰尴尬:“我胃口小吃不了多少的十七喜欢吃就多吃点。”

  千慕涵换了双筷子给缪子洋夹了菜,缪子洋这才看到原来一个皇子的确是自带气质的,苏子夜往那里一坐就像是不凡的,他就这样哪怕没有生气都给人一种压迫感宛如天生的王者。

心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